吾生也有涯

副刊版 2020/03/26

分享:

周星馳在電影《大話西遊》裏有一廣為傳誦的金句:「如果非要在這份愛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從中可想到,人類對塵世間的愛是如斯眷戀,我們的生命因着愛而變得有意義。而對愛有熱情奔放的行為表達,非意大利人莫屬。因此,每天看着意大利因瘟疫出現大量死亡個案,如今已是全球最高,面對摯親突然消失,未可見最後一面,說聲再見,即使有濃濃的愛,也不能言語、未得觸碰,這是何等淒涼啊!

人生短暫、生命脆弱,一個巨浪捲走多少生離死別?!即使愛有一萬年的期限,亦是個期限,有始便有終,世事萬物即使死物,都有緣盡時刻,吾生有涯是也。因此,透過世間災劫、時間流逝、人事變異,體會到無常的存在,其中以生死最令人感觸。

此刻,我想到兩則故事,一個載於佛經。昔有一婆羅門的兒子七歲時因病而死,婆羅門不忿,千辛萬苦去見閻王,懇求讓他兒子復活。閻王說:「你兒子正在東園玩耍,如果他願意,你就可以帶他回去。」婆羅門直朝東園奔去。兒子見了他,不理睬,甚至還呵斥道:「你這不明事理的愚癡老頭,我只是暫時寄住你家,所以被稱為你的兒子。現在我在這裏已另有父母,你還是打消妄想,早點回去吧!」婆羅門悵然離去。

另一故事出自《莊子》,某擁有使人復活異能的智者,把死者找來,稱可把他們帶回陽間,但大部分死者都不接受他的「美意」,表示他們死後的世界頗愜意,不欲再理塵世紛擾事。

沒錯,我們認定死不如生,遂有秦始皇追求長生不死術。生死或許只不過是由一個世界跳到另一世界,生者沒經歷過便無法判斷,但願死者得安息、生者得撫慰,主佑意大利。

撰文 : 張翠容

欄名 : 大地旅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