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行賞 龍城演義 美東邨清拆前懷舊遊

副刊版 2020/03/27

分享:

疫情下大家無法外遊,但其實香港區區有故事,有心發掘就覺得驚喜不絕。這次由「the_blanks x維城觸蹟」帶大家遊走九龍城區,如九龍寨城公園及快要清拆的美東邨美東樓,從昔日「三不管」的地段到懷舊屋邨行,再到活化為冰室的前藍恩記石材廠,半天遊最是合適。

主打本地掌故遊的維城觸蹟,將在明天舉辦「香港情懷導賞團:龍城演義」徒步團,路綫除了土瓜灣,還由九龍寨城公園、美東邨、楊侯古廟及石屋家園等景點。記者先邀請他們的導賞員翁漢輝陪我走一次,沿途聽掌故、與街坊閒話家常,實在獲益良多。

第1站:九龍寨城公園 衙署庭園風情

如今已消失了的九龍城寨,是香港歷史極重要的部分。九龍城寨長期處於「三不管」的狀態,中國政府不能管、英國政府不想管、香港政府不敢管,結集黃賭毒、無牌牙醫、山寨工場等,又與平民生活並存,如迷宮般的窄巷及違章建築,成了外國人眼中神秘而具獵奇色彩的地帶。

九龍城寨清拆工程於1994年4月完成,現已變成「九龍寨城公園」,一片青葱景致。公園分為「獅子窺園︱邀山樓」、「八徑異趣」、「歸璧半亭」等景區,具中式庭園韻致。個人覺得「南門懷古」最為可觀,翁漢輝表示:「寨城的牆是由清政府在1843年所築,1994年進行的挖掘工程中,南門的牆基和兩塊分別稱為『南門』和『九龍寨城』等字樣的石頭被發現。我們常叫『九龍城寨』,其實歷史上這是『九龍寨城』。」至於那些「廢墟feel」的鋼筋水泥柱,其實是戰後的樓宇地基,拆九龍城寨時遺下一片以作保留。

翁漢輝還指出一塊「龍津義學」的石碑。「義學由九龍司巡檢許文深於清朝道光年間開辦,跟九龍城寨同期建成。現時門前的公園入口,還有一對對聯嵌有『龍津』二字。」

另外「衙府緬昔」亦具可觀性,原為九龍巡檢司的衙署,與寨城同於1847年建成,1899年清朝官兵撤離後,衙門曾被不同的教會團體租用,包括老人院。「門口還有一個Almshouse(救濟院)的名字,保存了其用途原意。」

此衙署還有個小小的九龍城寨歷史展覽,還原當年的庶民生活--這不得不感激日本人對城寨的熱愛。港人眼中的城寨,是藏污納垢之地,但在清拆前,不少日本雜誌攝影師特意來城寨作了一趟深入的記錄。展覽的「大相」所用正是吉田一郎所著《九龍城探訪魔窟で暮らす人々》,他曾挨家逐戶拍了城寨不少相片,當中有牙醫所、士多、水井等,今天看來都極度珍貴。

﹏﹏﹏﹏﹏﹏﹏﹏﹏﹏﹏﹏﹏

九龍寨城公園

開放時間:6:30am-11pm

網址:www.lcsd.gov.hk/tc/parks/kwcp

---------------------------------

關於維城觸蹟

成立於2016年的「維城觸蹟」(HeritageFootprints.hk),是一個學習、研究、推廣「香港學」的組織,成員都是喜歡學習和研究歷史與文化,在正職之外,更是香港多間政府博物館的「初代」導賞員。組織定期舉辦各區的導賞團活動,如3月28日下午2時至4時半,就有「香港情懷導賞團:龍城演義」徒步團,費用為非會員價$150,可瀏覽其fb專頁(www.facebook.com/heritagefootprints.hk/)查詢。

作者:馮柏偉

責任編輯:馮柏偉、鄺素媚

九龍寨城公園的「南門懷古」,保留了戰後的鋼筋水泥柱地基作為歷史見證,充滿廢墟美感。(馮柏偉攝)

在 90 年代的挖掘工程中,在南門的牆基發現「南門」和「九龍寨城」的石碑。(馮柏偉攝)

在「龍津義學」石碑前的入口,有副對聯:「其猶龍乎,卜他年鯉化蛟騰,盡洗蠻煙蛋雨;是知津也,願從此源尋流溯,平分蘇海韓潮。」蠻煙疍雨是指蠻夷之地,但經教化後就成「蘇海韓潮」,即指有蘇軾和韓愈的文采。(馮柏偉攝)

「衙府緬昔」有不同的房間,以投映形式介紹昔日九龍城寨內的各式行當。(馮柏偉攝)

「衙府緬昔」有不同的房間,以投映形式介紹昔日九龍城寨內的各式行當。(馮柏偉攝)

九龍寨城公園有不少庭園,在疫情下可來散步抖抖氣。(馮柏偉攝)

欄名 : 本地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