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失常

副刊版 2020/03/27

分享:

我是一個很容易被周遭環境發生的事情而分心的人,所以,我好佩服那些一邊工作、一邊聽音樂,又或者開住電視的人。求學時期,每逢考試,我都不能聽住歌、收音機去溫書,甚至旁邊有人傾偈,我都會豎起耳仔聽。我通常會離家出走,去附近公園,一個人坐長凳上,在鳥語花香、寧靜平和的環境下溫書。

如今作為一個創作人,經常要寫故事大綱、分場及劇本,我習慣跟編劇們理順故事結構後,就找個地方匿起來起碼三五七日,與世隔絕,我稱之為「閉關起壇作法」。在這段日子,絕少與外界聯絡,甚至連手機也轉到靜音模式,為了不想自己被房間電視機引誘,一入房就會拔掉插頭。每天一早起床,吃過早餐後,就把自己困在房間內寫呀寫,寫累了就小睡片刻,醒來又再開工,三餐盡量在房間內叫room service。

這種閉關的選址,要符合兩個條件:首先就是靜,第二是肯定方圓十里沒有夜市,就算晚上肚餓,都不會心思思落去吃宵夜,預先買些生果充飢便足夠。我需要絕對寧靜的環境搞劇本創作之餘,還需要一個沒有旁人在身邊的地方,因為我在創作時,經常會自言自語,親自演繹每一場對白,然後質疑自己的創作,自己跟自己嗌交、討論、分析,如果讓旁人見到,一定會以為我神經失常。寫這篇稿的時候,我又要閉關了,又開始神經失常了。

撰文 : 鄭丹瑞

欄名 : 依然快樂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