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全球流行 中國宜出3招谷經濟

評論版 2020/03/28

分享:

新冠病毒疫情在中國國內得到初步控制,但病毒全球大流行會成為影響中國經濟的新因素。為了防止第二輪爆發,中國不得不延長防控措施的時間。全球供應鏈中斷和外部需求疲軟,加之國內生產停滯,都會延緩中國供給和需求的恢復速度。這不可避免地要求中國政府採取更強有力的政策。

疫情全球蔓延 中國經濟續受壓

隨着病毒在中國的傳播達到頂峰,中國經濟在過去兩個月內陷入低谷。零售額和固定資產投資分別下降20.5%和24.5%,出口大幅下降了17.2%,這些均表明2020年第一季度GDP已經出現負增長。隨着疫情蔓延全球,中國在第二季度增長暫時無法迅速回彈至正常水準。換言之,迅速且完全的V形反彈也很難在短期內實現。

因此,2020年的增長前景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政府的政策回應,不僅在於中國推出的刺激措施的規模,也在於世界其他地區對大流行的政策反應。本文主要討論在當前情況下中國可能使用的政策工具,以及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貨幣政策救火 滯後性削效用

在過去幾個月中,中國人民銀行推出了多項措施。包括降低MFL利率和LPR利率,並下調存款準備金率,以幫助削減融資成本。此外,政府建議國有銀行支援企業貸款,尤其是中小企業。

世界方面,美聯儲和歐洲央行都宣布了大規模的流動性注入計劃。中國人民銀行也不例外,但鑑於傳導機制的有效性偏弱,政策傳導機制能否成功建立寬鬆的流動性環境,還是風險規避將繼續加劇,並全面提高融資成本,仍然有待於時間檢驗。離岸市場不確定的融資狀況可能對中國金融機構以及民企(即房地產開發商)產生負面影響。

鑑於上述情況,中國需要採取更多不同以往的貨幣刺激措施。例如放寬監管環境,鼓勵中資銀行向實體經濟貸款。具體而言,央行可能需要放寬宏觀審慎評估體系,特別是關於目前對中小型銀行資金來源的限制,因為中小型銀行是民營行業的主要信貸來源。

此外,央行可能需要通過為金融機構發行的永久債券設立的互換額度,暫時擴展可收購的資產類型,以直接向市場注入流動性。這方法尚未成為成熟的量化寬鬆政策,但目的相近。

勢推更強力財政刺激措施

不過,由於此次疫情本身的性質和政策的作用具有滯後性,貨幣政策工具的力量有限。人們對疫情的擔憂和自發採取的防禦方式,很難僅僅通過降低融資成本來扭轉。中國迫切需要採取更多的擴張性財政政策,以提高經濟實力,雖然勢必會增加公共債務和槓桿,但在這一特殊情況下,去槓桿的目標可能會暫時弱化。

事實上,部分財政政策已經開始實施。如中國已大幅削減了中資企業的社會保險繳納額和增值稅;地方政府也出台了一些措施,例如一些城市發放消費券以支持耐用品消費。在全球經濟困難中進一步刺激經濟,中國需要實施更強有力的財政政策。我們預計有以下三種刺激增長的有效措施。

對消費進行補貼 谷基建投資

第一個有效措施是對消費進行補貼,尤其是耐用品。一月和二月耐用品零售額大幅下降,汽車和家用電子產品下降幅度分別達37%和30%。加強耐用品消費不僅對支援企業十分必要,而且有助於維持就業率穩定。不過非典時期的經驗告訴我們,消費刺激措施的作用或許有限,因為消費增長已經持續幾年都處於結構性減速的狀態。

第二是基礎設施投資。這雖然是老生常談的增長措施,但確實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支持中國經濟高速增長。但2020年前兩個月,基礎設施投資增長率下降了30.3%,這是生產活動暫停的自然結果。如果要改善這種局面,政府可能需要允許加大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的發行,並放寬對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自籌資金的要求。

這意味着近期為遏制影子銀行激增而實施的監管限制將需要放寬或推遲(尤其是對銀行表外活動的資本要求)。這是政策行動的一個重要逆轉,但為了刺激基礎設施投資,進而緩解疫情對經濟增長的負面影響,這一措施十分必要。

放寬購房限制 免金融骨牌效應

第三,可能也是政府最艱難的選擇,中國可能會放寬購買房地產的限制。這一點至關重要,因為房地產業不僅是經濟增長的引擎,而且也是中國金融穩定的基石。如果房地產業陷入困境,違約率上升可能會使整個金融市場陷入多米諾效應。

但政府給予房地產業的靈活政策可能會被視為對「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一原則的挑戰,因此政府需要在經濟目標和社會目標之間取得平衡。

總而言之,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很可能會再次影響中國經濟。中國不可能完全與世界隔絕。這一點,在今年前兩個月經濟遭受如此大的打擊之後尤為重要。政府可能會出台更多刺激措施以支持經濟增長,但可能仍然落後於先前設定的增長目標。

V彈難現 GDP年增長難超3%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我們上述的所有政策均被付諸實施,迅速且完全的V形反彈也很難在短期內實現。由於第一季度負增長幅度較大,加之疫情對全球經濟造成的嚴重負面影響,因此中國2020年增長很難超過3%。

如果第二季度過後全球疫情還未得到控制,那麼增長率會進一步下降。但無論如何,只要全球經濟受到的衝擊不會一直持續下去,在2020年的基數效應的作用下,中國2021年的經濟增長率應該可以超過5%。

全球供應鏈中斷和外部需求疲軟,加之國內生產停滯,都會延緩中國供給和需求的恢復速度。這不可避免地要求中國政府採取更強有力的政策。(新華社圖片)

撰文 : 艾西亞 法國外貿銀行
徐建煒 法國外貿銀行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