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反應遲緩 各國反思教訓

評論版 2020/03/28

分享:

今年2月初,彭博新聞社發表評論文章,指香港已出現「失敗國度」(Failed State)徵兆。當時,香港新冠肺炎個案達到兩位數字。其他海外媒體也報道香港的恐慌性購買行為,包括市民如何搶購甚至打劫廁紙。

港疫情早響警報 歐美未行動

香港當時確實存有恐懼和不確定性因素。在口罩供應及限制從中國大陸人士入境方面,政府都備受批評。然而不足兩個月,類似的情況在西方國家相繼出現,超市貨架被搶購一空。更糟糕的是,隨着一些城市的醫院擠滿大量新冠肺炎患者,人們的反應愈發驚慌。

過去幾個星期,西方媒體在報道亞洲的一些地方包括香港成功透過測試、保持社交距離和出行限制等各種措施,遏制了疫情的傳播。2月時,不少香港市民向海外親友求助訂購消毒及保護等防疫用品,現在是香港向在西方的親友寄回。

我絕無意說誰的不是,我不認為世上有任何一個政府或社區能為這種大流行作充分準備。回頭看,香港政府當然可以做得更好。

但其實每個政府都可以做得更好。尤其令人感到困惑不解和驚訝的是,當香港疫情爆發並登上報紙及傳媒頭條,早已向世界發出警報後,在美國、英國和其他國家的官員和公眾卻沒有看到制定應對方案的必要。早在2月初已能明顯看到病毒正在中國大陸以外地方傳播。

內地重招封城 多國曾有保留

事件無可避免地變得政治化。這些國家的評論員和政客有些迅速責備自己的國家領導沒有認真對待疫情,也沒有盡快採取行動。有些批評或許是十分合理,但我認為問題已超出個別政府領導人的能力。

中國內地所採取的措施包括大規模封鎖整個城市,但這在大多數的社會是難以想像的。限制出行、關閉學校和企業、強烈建議市民留在家中亦是艱難的決定。

這不止涉及對社會的不便,關閉大部分的經濟生產就算是一、兩個月也會造成巨大的財政損失。估計在香港,我們將會看到數以千計的小企業倒閉,失業人數可能激增。

可以理解,各國的領導人都對類似的抗疫行動有所保留,以免為市民的生計造成威脅,尤其當這些威脅似乎頗為遙遠,讓人錯覺以為只是另一種感冒。即使到這刻,外國仍有評論員在考慮到經濟成本後,對保持社交距離的需要抱懷疑態度。

亞洲社區對2003年沙士一疫仍有深刻印象,疫情威脅對我們來得更加真實和直接。

我更加想到在當下艱難的時刻,正緊守崗位努力抗疫的醫護人員及所有香港市民,他們都是真英雄。作為社區的一分子,我們的集體行為對預防疫情傳播、阻止演變成公共衞生災難都起着關鍵作用。

預防措施勿鬆懈 防次輪感染

有時候政府不需多費唇舌去教育或說服公眾要怎樣做。數百萬普羅市民都確保自己勤洗手、清潔升降機按鈕、減少外出並採取其他預防措施。當我們看到病毒在世界其他地區急速傳播時,結果不言而喻。至今,我們也未至於要強制所有市民一律禁止外出家門等封城措施。

現時香港疫情傳播危機仍然未過。最近不少香港居民從海外回來,我們便看到第二波的感染。盡管我們當中有些人在預防措施或開始鬆懈,但政府顯然已率先採取行動,對外地回港人士、違反隔離令的人士、公開考試、公務員在家工作等都有新的措施和安排。

說到底,政府可以做的總是有限。但我期望若干年後,世界會把香港和我們的一些鄰近地方在面對疫症大流行時如何反應,看作是一個切實例子。

現時香港疫情傳播危機仍然未過,不少港人從海外回來,我們便看到第二波的感染。(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