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經濟」困局 須防衍生後遺症

評.析.天下版 2020/03/28

分享:

一場世紀疫情,令中國經濟接近停擺,經濟界有人稱1、2月間中國經濟處於「休克療法」中,而當局力推復工復產,一心一意結束經濟的休克狀態,目前中國經濟要研究的已不是休克問題,而是可能來襲的次生災害。

3月以來當局力促復工復產,經濟界中樂觀一族相信,疫情已至尾聲,復工復產成效顯著,中國經濟可以走出困局;但悲觀一族擔心,除了可能來襲的疫情第二波,還有可能來襲的疫情經濟第二波,因為有諸多次生災害蠢蠢欲動。

所謂次生災害,原來是說自然災害發生以後,常常誘發出一連串的其他災害,這種現象叫災害鏈。災害鏈中最早發生的起作用的災害稱為原生災害;而由原生災害所誘導出來的災害則稱為次生災害。

今次大瘟疫襲來,多個界別的學者都提醒要警惕次生災害,除了公共衞生和公共安全層面,還有社會、經濟層面等。

供應鏈或斷 復工者恐失業

對中國經濟來說,休克一段後的甦醒,在後疫情經濟中,現階段主要着手經濟修復和重建,但未來可能出現一系列經濟的次生災害,包括企業復產中供應鏈斷裂、復工中人員失業、復工復產中出現債務違約等問題,這次都被稱為自身經濟的次生災害。

經濟界比較關注的,是來自外部的自生災害,也有人稱為第二次打擊,即在疫情突然襲來的打擊之後,經濟自我重振中遭遇的外部打擊。

中國經濟近期特別關注美股的「史詩級」熔斷、美聯儲局「無底綫」的大寬鬆,有人認為這是多事,自己的事還沒有想清楚就跑去看別人的戲,也有人認為這種關注是自然而必須的,因為中國目前一方面要關心自己復工復產的路子走得對不對,還要關心外部世界的變化,因為目前的疫情是全球化的,疫情經濟也是全球化的,中國經濟特別要擔心的正是極有可能的外部風險。

所謂外部風險有多個側面,其中一個影響到中國經濟的是外部需求大變。去年中國進出口總額為31.5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出口總額為17.2萬億元。今年1、2月間中國因自己的企業停工停產,出口大受影響,但真正外部市場的停頓是3月開始,所以看外需變化,3月是個指標,但真正的大變可能是在第二季度。

外需轉弱 憂「脫鈎」外部市場

早些時間,中國經濟界和當局擔心的是供應鏈斷掉和外移的衝擊,以最新的數據看,有說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的復工率已達到90%以上,但開了工卻面對着自己無法做主的定單少,令開工率只有30%左右,有人稱之為斷供風險上升。

在中國疫後經濟的次生災害中,最受關注的還是「脫鈎」論。以前人們議論「脫鈎」,主要是指中美貿易戰中可能的中美經濟脫鈎,現在議論的「脫鈎」,則是作為世界第一製造業大國和第一出口大國,中國會不會與大面積的外部市場「脫鈎」,相信這已成當前的焦慮之一。

撰文 : 朗然

欄名 : 國情知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