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錯過了

副刊版 2020/03/31

分享:

昨天談及《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已是全球暢銷的「心靈雞湯」,其後更拍成電影。沒錯,每個時代都會出現屬於他們的蘇格拉底式拷問,特別在西方。中國有「萬世師表」孔子,那麼,蘇格拉底便是西方的「萬世師表」了。

蘇格拉底對人類文化上的貢獻,是第一次在哲學意義上發現了「自我」,並提出「認識你自己」和「美德即知識」的名言。他重視倫理學,是西方古代哲人中,第一個提出要用理性和思維,去尋找普遍道德的人,從而開拓了道德哲學,奠下西方人文精神的基礎。他強調道德應由理性指導,獨立思考,追求真理。他認為善出於知,惡出於無知。

沿用理性和思維去尋找普遍道德,便出現了社會科學的哲學家。對人類當代歷史進程有重大影響的馬克思,他也是最被西方污名化的社會學家,有不少人指控他用思想造成了當代的血腥歷史。不過,自二○○八年全球金融海嘯發生後,馬克思思潮又回來了。由法國經濟學家湯瑪斯.皮克提所寫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他再論馬克思思想,曾引起全球知識界一陣子的熱鬧。

到了現在,隨着疫情一再暴露了當前的資本主義危機,一百五十年前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預言,是否成真?人言人殊,但回首馬克思教誨,再審視今日經濟體制的運作,看不到前途,卻看到了人類的「歧途」。你種田、賣稻米,你用具體勞力賺取收入是「具體財富」;一家企業老闆並非針對生活需要而生產,只是透過虛假消費拉動得到的利潤,再圖更高利潤而進行投機及借貸得來的收入,即以「幽靈勞力」去獲取「幽靈財富」,其間的剝削,造就了富者愈富、貧者更貧的萬惡之源。

究意是馬克斯錯過了一個時代,還是我們錯過了馬克思?

撰文 : 張翠容

欄名 : 大地旅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