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友

副刊版 2020/04/01

分享:

十七年前四月一日的黃昏,仍然留在電台開會,跟同事討論第二天早上,我和毛舜筠合作的直播節目《爸爸早晨,媽媽早晨》內容,監製忽然推門而入,臉色蒼白,口震震說:「張國榮死咗!」我好記得自己當時的反應是:「雖然今日係愚人節,但係都唔好搵啲咁嘅嘢嚟開玩笑!」

然後,另一位同事衝入我的辦公室,講了同一句說話:「張國榮死咗!你快啲聽新聞報道。」接着,是不停的電話來往、不停地跟電台同事和各個部門開會,更改原有節目編排,改播張國榮的悼念特輯。十七年前四月一日的晚上,我徹夜失眠,輾轉反側,思前想後,一幕幕跟哥哥合作的回憶浮現。

我親眼見過他初出道在舞台上,向台下觀眾拋出一頂帽,觀眾不領情,拋回台上的場面。我負責編劇的電影《喝采》慶功,他在慶功宴上一直追問我幾時寫續集?「下次你要寫一個再重啲、再好玩啲嘅角色俾我!」我一口應承。但《喝采》沒有拍續集,三年後,一九八四年,我為張國榮寫了《緣份》,他擔演男主角,當時票房接近九百萬,是他從影以來,成績和口碑最好的一部,算是對他的承諾有所交代。

我跟張國榮可說是識於微時,我們曾經在麗的電視錄影廠外面等開工,談天說地講夢想,我記得他說過,要擁有一段精采的人生,他做到了。四月一日,愚人節,想起這位故友。

撰文 : 鄭丹瑞

欄名 : 依然快樂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