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問

副刊版 2020/04/01

分享:

「重要的是不要停止疑問,好奇心有其存在的理由。」這是愛因斯坦的名言。懂發問確實很重要,人類和社會的進步皆源於此。我喜歡跟小孩相處,他們有超強好奇心,會提出千奇百怪的問題,是很好的靈感泉源,也可令成人反思習以為常、人做我做、「係咁㗎啦」的想法和行為。

我曾被小孩問過以下問題:一、為何人會死?二、為何大人可以晚睡,小孩卻不能?三、為何大人要結婚?四、結婚是否即以後只能同一個小孩玩?若我想和另一個小孩玩,點算?五、人為甚麼要上班?六、上班好玩嗎?七、為何小孩上廁所要問老師,但大人就不用問大人?八、為何要考試?為何要背書?九、為何爸爸從不看書,但時常迫我看書?十、為何媽媽說不能沉迷打機,但她卻連夜煲劇?

這些問題很有趣,甚具哲學性和啟發性,若大人用心想想,或會恍然:「係噃!點解㗎呢?」面對天真又好奇的小孩,我從不阻止他們發問,亦不會緊張地要提供一個所謂標準答案。最重要的,是要保留小孩的好奇心,所以我會同樣提出古靈精怪、千奇百怪的反問,跟小朋友一起思考,大家時而認真探索、時而天馬行空、時而扭作一團大笑,共度好時光。我深信,做大人的,在小孩成長階段的最大貢獻,就是尊重他們發問的權利,不去扼殺孩子的好奇心。

若一個社會不鼓勵發問,或只能在容許的範圍內問容許的問題,又豈能前行?教育制度若不允許學生問奇怪的問題、若老師說的就是「標準答案」、若所謂「標準的」答案就是唯一且正確的、若學生只能學那些被大人給他們制定為「對的事情」的東西,那麼,這個社會將只會培養出不再發問,甚至連解決問題能力也喪失、只懂看着標準答案行事的一代。

若一個社會只想培養不要發問只需聽話的「乖」人,背後原因或是:一、有些問題連大人也不懂答,怕被問到口啞啞;二、「乖」人最容易控制;三、那個社會潛藏太多不能問的秘密。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