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界 大蕭條之爭

評.析.天下版 2020/04/01

分享:

自疫後經濟的討論興起以來,因應今次新冠肺炎已是全球性的,中國經濟界討論的眼界也早就放眼全球,而最熱門的就是三大話題,即危機、衰退、大蕭條。其中對危機和衰退的討論當顯溫和,有沒有發達經濟體或者說全球的經濟大蕭條,爭論激烈。

危機衰退大蕭條 3熱門話題

本來一場大疫症後,引發金融危機或者經濟危機是最關心,因為最直觀的是股市暴跌、滙率急變等金融市場的混亂,這些混亂由疫症而起,稍一處置不當,金融體系出了問題,很快就由金融危機轉入經濟危機。而經濟危機達到一定程度,就出現經濟的衰退,經濟衰退得無藥可救,就出現大蕭條。過去近百年來,不斷出現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也有局部和階段性的衰退,但真正意義的大蕭條,都是倒回去看1929年。

由於經濟界預警早,各國政府反應快、金融部門動作大,是以當人們議論到危機時危機已近過去,但由大疫症引致的經濟衰退看來避無可避,於是就爭論起這衰退會否引蕭條來。

或許是因發達經濟體面對大疫症有些手忙腳亂,中國經濟界最響亮的聲音就是大蕭條將臨論,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金刻羽的世界正面臨着類似1930年代經濟蕭條的前景之論。

金刻羽是中國投行掌門金立群之女,作為經濟學者,她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這次的大蕭條論。她認為是否會面臨經濟蕭條或衰退,要看疫情在全球的傳播會持續多久。又說像中國那樣處置她就不擔心,西方國家反應遲鈍,不僅是文化、政治制度、公共設施不同,人民也是不同。如出現二波感染爆發,則可能需要18個月,或直到治療方法和疫苗的出現才能恢復正常。倘世界主要經濟體出現12至18個月的經濟停滯,將面臨比大蕭條更嚴重的挑戰。

經濟學家許小年就說,相信有大衰退,但不信有大蕭條。話說得最重的是經濟學家沈建光,他直接質疑全球經濟大蕭條之說是警示還是誤導。

按沈建光的分析,雖然疫情短期內必將給實體經濟帶來嚴重衝擊,甚至造成一段時間的經濟衰退,但由於本次衝擊癥結不在於金融系統,而是疫情更多地類似於自然災害所引發的衝擊。考慮到當前全球經濟與大蕭條期間在貨幣制度環境、宏觀政策理念、全球貿易情況、銀行體系健康程度、以及社會保障體系等方面都迥然有別,全球經濟重歸大蕭條的擔憂其實是一種誤導。

爭論全球經濟大蕭條。最後落腳點還是在中國經濟。金刻羽的展望較貼近中國建制主流,認定中國國內的經濟規模足以防止產出出現大幅下降,當中國經濟恢復正常時,世界其他地區將陷入困境,而中國出於戰略利益和道德要求,有了施以援手的機會。

但許小年等人不那麼看,除不信有大蕭條,還認定中國無法關起門來自己玩。中國經濟第一大功臣是開放政策。如果自己關門搞,沒有希望。

撰文 : 朗然

欄名 : 國情知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