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最可信?

副刊版 2020/04/02

分享:

世姪女跟我特別投緣,我們無所不談,從來沒有輩份之分。她是典型的「BBC」,即British-born Chinese,曾居於香港、能操流利廣東話,現與丈夫居於倫敦。

我跟年輕人相處,無時無刻都會奉行兩大戒條:一、是嚴禁「想當年」,當你第一萬次重複千年前的威風史時,年輕人早已避之則吉怕了你。二、是忌扮演老pat pat角色擺出一副「我識你唔識」的模樣,現今年輕人絕對不會買你帳的。

可是,於新冠肺炎病毒席捲全球之際,基於情急,我同時犯了兩大禁忌。

二月,世姪女於fb的帖文引起了我的關注,內容大概是她反對世人歧視中國人,指摘他們是帶菌者。也許是響應有位中國女子於意大利某廣場發起「抱抱運動」,呼籲遊人跟她擁抱,毋須畏懼她吧!

我不禁皺眉,種族歧視這課題固然是需要處理,但凡事都該分先後序,此刻病毒來勢洶洶,我們地球這邊已陷入水深火熱中,當務之急不是應該先談防疫嗎?

我急急給世姪女傳信息,表達我的憂慮,誰知她給我轉載了一篇文章,內容談及美國每年平均都有三萬人死於流感。又是這個偷換概念!我急了,立即回覆提醒她,這新冠肺炎病毒傳染力強,絕對不能輕視,我們香港曾有對抗沙士的慘痛經驗,我囑咐她要立刻準備口罩……

她是這樣回覆我的:「我時常讀WHO的資訊,專家說只有病人才須戴口罩。」然後,她就再沒有理睬我了。未幾,英國淪陷,我難過極了。

撰文 : 鄧藹霖

欄名 : 會笑媽媽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