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讀書好時光

副刊版 2020/04/02

分享:

對習慣了忙着上班趕着下班、晚晚高朋滿座夜夜笙歌的都市人來說,一下子改了在家上班、實施社交距離、酒吧戲院食肆不是休業就是半休業,的確是怎一個悶字了得?

那天看新聞,刑滿出獄的陳健民對記者說,他在獄中一年內看了四十五本書。在這疫症蔓延的日子中,我也特別挑了些書來看,包括重讀川端康城在一九六八年奪諾貝爾文學獎的三本作品(《雪國》、《古都》和《千羽鶴》),現在正開始讀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何國慶的《萬曆駕到》和史景遷的《改變中國》。

同時,這年多以來,我正忙於編寫我的第二本關於利瑪竇在中國的書籍。第一本是十年前,利瑪竇逝世四百年,出版後(天地圖書)重看,自覺寫得不好,於是萌生執筆寫第二本的念頭,並在三聯書店安排下,走訪了北京市委黨校多次(利瑪竇的墓園就在黨校內),也去了利氏故鄉意大利的馬切拉塔省(Macerata),當然也去了他踏足中國的第一站肇慶。

拖拖拉拉懶懶散散,二○一八年決定開工,預備二○二○年四月底由萬里機構出版,今年剛好是利瑪竇逝世四百一十年,也是中意建交五十年。抖擻一下精神,請來十三位中外利瑪竇專家賜稿,包括了意大利駐港澳總領事、鄭培凱教授、耶穌會中華省會長周守仁神父、梁卓偉教授等。

撰文 : 李韡玲

欄名 : 任瑩在此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