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正義

副刊版 2020/04/02

分享:

隨着海外的香港留學生回港,香港自三月中以來,每天的新冠肺炎確診數字都以雙位數字增加,有人開始埋怨,質疑身在先進國家的留學生為何紛紛選擇離開?他們實在有所不知,不少留學生住在宿舍,一封城便孤立無援,況且歐美國家的醫療體系不是我們想像中完善。

一位身處英國的香港留學生,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如果自己染病都希望可在香港醫治,在英國沒人理會,特別是外國人,除非你十分富有。她此話不假,這令我想到前年初,一名二十一歲在倫敦上大學的澳門學生,將近畢業之際,有天突感不適,發燒喉痛兼四肢無力,還有暈眩。他跑到醫院急症室候診,等了五個小時也未能獲醫生診治,一名護士促他自行在外買感冒藥了事,結果在得不到應有的護理下,於單人宿舍孤獨病逝。

英國有免費的全民醫療服務(NHS),在符合一定條件下,外國學生也可享有服務,但質素每況愈下,加上過去十年實行緊縮政策,整個歐洲的基層醫療系統早已響起警鐘,人權未必能在公共健康領域中得到保障。

其實,至今各國對人民的「醫療人權」有不同的詮釋,對其內涵亦沒有一致定論。歐洲因二戰後受國家福利主義和社會人權思潮影響,逐步把健康權納入憲法,成為政府責任。但富裕如美國,則普遍偏重經濟效益多於保障,而在憲法中更沒有甚麼法規落實醫療人權。

世衞(WHO)在組織宣言中,企圖為醫療人權定調:「享受最高而能獲致的健康標準,為人人基本權利之一。不因種族、宗教、政治信仰、經濟或社會情境各異,而分軒輊。」換言之,全民醫療是人權不是特權。但今場疫情暴露了不少國家的醫療系統問題,痛苦地出現年齡歧視。待疫情紓緩後,有必要在第一時間檢討醫療正義的面向。

撰文 : 張翠容

欄名 : 大地旅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