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流轉

副刊版 2020/04/03

分享:

記得三個月前,武漢爆發新冠肺炎疫情,旋即蔓延全國。當時歐美只有零星個案,皆作壁上觀,不少評論更指這可能是中國版的切爾諾貝爾災難(烏克蘭八六年核爆),或導致中國共產黨倒台,中國崩潰論一再甚囂塵上。

三個月後,切爾諾貝爾2.0仍未出現,但歐美卻接力了瘟疫的下半場,表現混亂。日前有留學生拍了一段視頻,請大家不要自作多情送口罩給法國警察,他們不僅不會感謝你,還會懷疑你私藏過多的醫療物資,真是啼笑皆非。

有法國朋友在社交媒體慨歎,本來直至二○一一年,法國儲存了十億個口罩,後來覺得管理費太高,便一次過銷毁了。政府認為,倘有需要的話,向中國購買便是,結果現在要重金購口罩。此外,法國的公共醫院床位一年比一年少,就是因為法國精英,無論是左或右,都吸收了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意識形態,以及金融壓倒一切的思想,背叛了二戰後的法國模式,即國家有責任保護一種互助互愛的社會模式。

從法國可得知多個西歐國家亦如是,就是去國家化和大規模私有化,包括公共產業,並偏重金融業和高度依賴全球化生產鏈,當危機來臨便難以應付。此刻,中國出乎意外地凸顯了一種優勢。作為世界工廠,地大物博,基本物資可以自給自足,迴旋的餘地很大,能夠用空間換時間,加上中央一個命令,各地方政府不得不執行統一防疫措施,疫情才得以暫緩。

最近,中國借勢大肆宣傳其國家治理模式。這令我想到美籍日裔學者福山,他對備受批評的「歷史終結論」作出修正後,發表《政治秩序和政治衰敗》,後者雖有表述「法治」及「民主問責」,但更強調「國家治理能力」,令他一時間深受中國知識界歡迎。

撰文 : 張翠容

欄名 : 大地旅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