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直擊 2020 Spring Summer Haute Couture

CHANEL 憶往情深

副刊版 2020/04/03

分享:

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幾乎令各行各業停頓下來,時裝業亦不例外,就好像今年6月舉行的男裝周和高訂周(Haute Couture),甚至CHANEL原定於5月份在意大利Capri所舉行的度假系列,全部都要叫停。就在這個世界彷彿停頓了的日子,帶大家去到早前在巴黎舉行的CHANEL春夏高訂時裝展,期望你我從容地面對世紀惡疾。

無論是已故的Karl Lagerfeld,還是今天CHANEL的新任主帥Virginie Viard,當她/他們埋首為品牌設計時,似乎無可避免都要在Gabrielle Chanel過往的歷史裏尋找靈感,畢竟這位時裝大師的一生所經歷就是一個大時代才可以出現的傳奇。這一次Virginie Viard不再從她的愛情史上取經,反而追溯到Gabrielle Chanel更久遠的童年時代-奧巴辛孤兒院(Cistercian abbey of Aubazine)。

童年時的Gabrielle Chanel並不是含着銀匙出生的貴族子女,誕下兩男三女的母親去到32歲就離世,因此,父親不得不將3位女兒送去奧巴辛孤兒院代為寄養,正所謂性格控制命運,Gabrielle Chanel在這漫長7年的孤兒院生活中,塑造了如像男孩子般的爽朗和叛逆性格,其思維亦直接影響了她日後成為一位時裝設計師,埋首計出一件又一件破格的作品,Virginie Viard就是想到大師這一段世人不太知道的歷史,將它實體化成為時裝業界內最高級的高訂系列。

整個系列瀰漫着來自修道院的情懷,在細節上看得出的是服裝上不乏有着如像修道服罩衫的領口、領口的形狀呈多元化,包括荷葉邊ruffles、配上喱士刺繡的尖領口、又或是人手編織的crochet領口等,徐徐覆蓋着修長的tweed孖襟外套或裙子,好不漂亮。與此同時,修道院玻璃窗的花飾、正方體拼湊的小石路、一草一木都轉化成服裝上的繁複刺繡或是柯根紗面料上的圖案。

配飾上,Virginie Viard將品牌的殺手鐧手袋暫且放在一旁,取而代之是重新演繹富標誌性的two tone shoes,而最重要的落在一對two tone loafer上,配合一雙厚厚的白襪子,清純的學院味撲面而來,為本是「熟女」形象的香奈兒,帶來一陣令人看得心曠神怡的青葱歲月。

作者、責任編輯:何偉雄

每一次的 CHANEL 時裝展,大家都期望品牌將巴黎的 Grand Palais 變成甚麼模樣,這一次 Virginie Viard 重塑了 Gabrielle Chanel 童年時住在修道院的一草一木。(法新社圖片)

雖然整個系列以黑和白為主,偶有顏色運用,例如這件 tweed jacket 的圖案靈感來自修道院內人手吹製的有色圖案玻璃窗。(法新社圖片)

壓軸的一件婚紗,由模特兒 Rebecca Longendyke 演繹,有別於常見的華麗款式,以清純的設計壓場。

孖襟的 tweed jacket 上有着大型的對稱領口,靈感取材自修道服的領口。(法新社圖片)

Gabrielle Chanel 有着男生的反叛性格,品牌著名的 tweed jacket,當初就是從男生身上的 tweed jacket 取得靈感,所以這一身的白色版本特別來得有型有格。(法新社圖片)

小白襪和 two tone loafer 為這個系列帶來點睛作用。

CHANEL 的創作總監 Virginie Viard。(法新社圖片)

以前 Karl Lagerfeld 在生的年代,火箭發射台,甚至南極的冰山都搬到 Grand Palais,這一次興建一個噴水池和掛着修道院白色棉麻床單以作裝飾,實在是牛刀小試。

以前 Karl Lagerfeld 在生的年代,火箭發射台,甚至南極的冰山都搬到 Grand Palais,這一次興建一個噴水池和掛着修道院白色棉麻床單以作裝飾,實在是牛刀小試。

欄名 : Fashion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