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鷹派疫戰失利 反華聲浪續高漲

評論版 2020/04/03

分享:

早前美國總統特朗普以「中國病毒」攻擊中國,意圖將美國疫情失控責任甩給中國,引發兩國外交緊張,最終以他收口而告一段落。美國在中國購買第一批醫療物資於本周一亦順利抵達美國,中美關係暫見緩和,然而美國鷹派借疫情打壓中國,在疫情過後仍會再來。

中國疫情初爆 美國只顧「看戲」

特朗普的意識形態不強,往往只從短期及個人利益考慮與中國關係,但他身邊一批高層盡是反共反華鷹派,這包括副總統彭斯(Michael Pence)、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賴恩(Robert O'Brien)和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他們都將中國視為頭號敵人,不單希望外交圍堵中國崛起、軍事遏制中國擴張,還意圖藉經濟促成「邪惡」中國崩潰。

美國鷹派視新冠肺炎為重挫中國的良機,因這可能是中國的切爾諾貝爾時刻。所謂切爾諾貝爾時刻,是指1986年蘇聯切爾諾貝爾核電廠大爆炸,蘇聯官方對此隱瞞,並造成更大死傷,惹發人民憤懣,被視為蘇聯解體的先兆。

華防疫漸見效 美反確診第一

本來中國爆發新冠肺炎,若造成國民重大死傷,美國便可照辦煮碗,宣傳中國隱瞞疫情,挑動中國國民反對政府,美國輿論亦幫忙渲染中國封城封社區措施、將人民健康分級和監察,是專制政府剝削人民自由的行為。相信是在看中國「好戲」的心態下,中國疫情1月底大爆發時,美國政府不單沒有給予任何援助,還是大國中首個對中國封關、在中國撤僑,又呼籲美國在華工廠遷回美國。中國視此為落井下石,故外交上一直以強硬姿態與美國針鋒相對。

可是疫情發展並沒有如美國鷹派的構想發展,中國經歷一個半月的艱苦疫戰,有效控制了疫情,反而美歐疫情爆發,美國更成為全球確診人數第一,特朗普的政敵希拉莉(Hilary Clinton)就揶揄特朗普如此的「美國第一」。

美歐疫情大爆發,不止衝擊特朗普管治威信,並在國際上給予中國一次翻身機會。中國成功抗疫,其堅決和果斷決策贏得讚賞,並平反了中國限制人民自由的專制形象,全球不得不模仿「中國模式」;中國疫情受控而全球大流行,中國有剩餘能力生產全球急需的醫療物資,已向至少80多個國家提供援助。

此外,國家主席習近平挾中國抗疫成功形象,在G20會上提出了整套抗疫戰策略,包括短期中國向全球提供醫療物資,中期敦促全球出錢出力解救經濟,長期則建議國際合作框架,整合各國資源建立全球及區域性聯手防疫系統。歐美等國際大國被國內疫情弄得一團糟之時,就讓中國在全球抗疫上佔得主動地位。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西方惱羞成怒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譽之所至,謗必隨之」,中國成功打贏疫戰,將新冠肺炎壞事變成國際機遇,自亦惹來反彈,尤其中國的成功,不單影射了歐美政府對疫情視若無睹的失敗,且衝擊西方普世價值,暴露其中的不足,這包括民主政府未有以人民健康為最重要思考,在顧慮人權、自由下,遲疑推出嚴厲防疫措施等。

無論是因為西方惱羞成怒,抑或中國仇口多,中國出力外援全球時,就被指摘居心叵測,目的是擴張外交連結,中國出口部分檢測劑和口罩出現問題,亦遭西方媒體放大攻擊等。美國鷹派更為緊張的是,疫情不單未能成為中國的切爾諾貝爾時刻,反被指為美國「蘇彝士運河時刻」。美國前助理國務卿坎貝爾(Kurt M. Campbell)和布魯金斯學會總監多希(Rush Doshi)在《外交》雜誌撰文,指疫情對美國猶如1956年導致英帝國衰落的「蘇彝士運河事件」。當年英、法與英國前殖民地埃及開戰,爭奪蘇彝士運河控制權,但在美蘇壓力下,英法被迫退兵,英法在全球殖民地亦相繼成功獨立,標誌着英法衰落,美蘇兩大新霸主崛起。

美國鷹派當然不容許出現美國蘇彝士運河時刻,白宮早前發出指引,要求官員利用一切機會,指摘中共隱瞞疫情、打壓知情者,只顧共產黨聲譽多於人民生死。這時亦是特朗普不斷公開用「中國病毒」之時,這除了要將疫情卸責給中國,還要借疫情繼續打擊中國形象。

特朗普說了兩三天「中國病毒」後就收口,相信原因是他的生意人心態作祟,衡量過現時與中國合作,取得中國醫療物資,有助遏止疫情,這得益會大於只求卸責中國,畢竟他首要的是走出疫情困境,而非與鷹派般只圖打垮中國。特朗普因重視個人短期利益,與鷹派產生分歧,已不是第一次,之前他亦不理鷹派反對,簽署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收割中國讓步的利益,為選情助威,而非如鷹派般要用貿易戰一舉打沉中國經濟。

鷹派未能駕馭特朗普,亦未能擺布國際盟友,蓬佩奧上周在G7外長會堅持聯合聲明要用「武漢肺炎」字眼,終令聯合聲明流產,這些美國盟友現在都需要中國提供抗疫物資,沒理由給蓬佩奧當槍使,攻擊中國、惹怒中國。

台灣議題限制出口 陸續有來

美國鷹派用疫情打擊中國,暫時失利,但動作不會停下來,只待更有利時機。可以預見,若疫情危及特朗普選情,他也可能會利用外部矛盾轉移國民視綫,中國這「敵人」會是他的首選;美國甚至有言論提及美國之所以能擺脫1929年大蕭條,皆因有第二次世界大戰。雖然現時中美開戰機率極微,美國鷹派可能樂於推動這些危險論調。

若美國平安度過疫情,將是鷹派向中國算帳的時機,納瓦羅已借疫情指出美國醫藥太依賴中國,已埋下伏綫要加力推動美中脫鈎,打擊中國在全球供應鏈的地位;鷹派在國會的參眾議員盟友亦已提議案,要調查中國隱瞞疫情,並要求中國賠償。

由於西方國家今次受疫情衝擊最大,無論是其執政黨要減低自己輕忽防疫責任,還是疫情催化民族主義情緒,這些國家的右翼反華聲浪亦必然高漲,如英國約翰遜內閣已傳出疫後要追究中國的聲音,這些西方右翼政客將成美國鷹派的最佳盟友,助長國際反華聲浪。

此外,美國鷹派亦加緊在其他議題為難中國,最突出的是新國防部長埃斯珀去年中上任後,與國務院配合大玩台灣議題,今年以來已多次派出軍艦和軍機飛越台灣海峽,聲援台灣、威懾大陸;另鷹派提議限制飛機引擎出口中國及打擊華為在外國採購有美國技術的零件,雖給特朗普否決,但近日又傳出鷹派要復活有關措施。

中美關係未來仍是步步險情。

中國成功打贏疫戰,不單影射了歐美政府對疫情視若無睹的失敗,且衝擊西方普世價值。(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