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物收費條例 還要再等25個寒暑?

評論版 2020/04/04

分享:

記者問,本屆立法會7月休會前,能通過廢物收費條例嗎?我答:「要有奇迹。」

廢物收費的討論,前前後後經歷了25個寒暑。這些年間,筆者頂上黑髮早已斑白。當年曾經考慮穿睡衣、抱攬枕來請願,寓意條例等你等到「蚊都瞓」。到了今天,倘若再要上街,恐怕還得扮禿頭睡公主,情何以堪。

內會還未選主席 通過需奇迹

草案藍本好不容易在2018年11月提交立法會,同年12月初成立《2018年廢物處置(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反覆開了11次會議,仍在加強回收及配套、執法、教育等問題上兜兜轉轉,未進入審議條文的流程。就算審理完畢,立法會內會還未選出主席,要在不同草案當中爭逐上大會的優先次序;4、5月間,還有冗長的財政預算辯論。要在7月中休會前的僅餘時間通過廢物收費,要是沒有奇迹,談何容易?

香港以效率著稱,但對於廢物收費政策,速度卻似比龜速還慢。早在1995年,港英政府便委託顧問研究徵費,十年晃眼過去,當時的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承諾,在2007年把法案送交立法會,結果耗了另一個十年,政策仍未兌現。後來換梁振英當特首,收費計劃被拋給了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又是一輪公眾諮詢。委員會主席陳智思預計法案可在2016年落實,惟一張張的期票,均以彈票收場。時至現任環境局局長黃錦星,也說過2017年上半年把草案遞上議事堂,但到2018年底才告實現。

政策歎慢板 已虛耗25年光陰

寶貴的光陰,就此流逝,事至如此,這條該有而未有的法規,極可能胎死腹中。假如你在1995年呱呱落地,今年也該二十有五了,早就離開了大學校園,投入社會工作。

條例過不了,白白浪費了前人為時四分一世紀的努力,環境局責無旁貸。然而,很多政黨、議員雖嘴說監督政府,但往往政治凌駕政策,把環境質素一併犧牲,可恥可恨。

這一屆立法會既無法通過,政府惟有推倒重來,最快要待9月選出新一屆議會後,始能重新提交草案,但要再走一輪諮詢、討論、再諮詢的程序,特區政府是不會、也不夠時間再花費心力去做。換言之,真要提交議案,還視乎下屆特首是否敢觸碰這個燙手山芋。

棄置垃圾續免費 堆填區迫爆

棄置垃圾若果繼續是「免費午餐」,環境局肯定無法達致2022年減廢4成的目標,遏止不了居高不下的都市廢物增長量,更難提升近年疲弱的回收率。可以預計,堆填區的廢物處理壓力,只會有增無減。

別以為條例過不了,大家可省一筆,說穿了,不過是用公帑去為垃圾製造者和大嘥鬼埋單找數。而這些財政收入,本該投放在教育、醫療、社福等有需要的環節上。

再過25年,香港會有廢物收費政策嗎?我不確定,但確切知道的是,若有人為香港這段廢物政策作結,一定會把一些人釘到歷史的恥辱柱上。

棄置垃圾若果繼續是「免費午餐」,遏止不了居高不下的都市廢物增長量,更難提升近年疲弱的回收率。(資料圖片)

撰文 : 朱漢強 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

欄名 : GREEN FORUM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