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教育 為青年創造階級流動

評論版 2020/04/04

分享:

被社會運動和新冠肺炎疫情折磨得死去活來,香港政府無奈地妥協,選擇了派錢,700多億分一分,每人1萬港元安慰獎。1萬元可以做甚麼?不夠國際學校1個月的學費,不夠中產家庭1個月的房租,不夠一家人進行1次飛機旅遊,人的慾望實在是很難滿足的。

既然下定了決心要花這700億,能不能換個思路,給香港的年輕人創造一個實實在在的機會呢?

國際就業競爭 香港落後20年

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大都市,高度自由法制之地,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才和精英,香港居住人口的宗教信仰結構也是異常之複雜,超出一般人的想像,據報道連被美國擊斃的伊朗軍事領袖蘇萊曼尼的家人和孩子,都是選擇居住在香港。因此本地華人雖是香港人口的主體,但過度的本土排外思想卻不可助長,要安居樂業,惟有不斷鞏固教育,保持人口素質,參與國際化的就業市場競爭,而這方面,過去20年是落後了的。

知識改變命運,每年香港只有數萬中學畢業生,扣除能升讀本地大學和比本地大學更好的國外大學的人數,以及扣除不想學習不願讀書不求上進的人數,夾心層的年輕人每年最多也就是2萬至3萬人。如果他們願意讀書,可以去內地升讀大學,可以去東南亞讀大學,也可以去日韓讀大學,也可以去英聯邦體系比較差的大學,還可以邊讀書邊打工,不論去哪裏,只要他們能申請到正規大學的offer,就可以領取政府全球留學獎學金,很多地方一年的學費生活費有數萬港元足矣。

假設每年中學畢業生中有2萬人申請,每人讀書4年,人均資助每年3萬港幣,總計支出每年不過24億港幣。

若把700億港幣設立全球留學獎學金儲備基金,利息所得也足以應付這個項目的開支。我相信,投資全民教育,尤其是為基層年輕人創造教育和發展機會,走出去看一看闖一闖,應該絕大多數港人都不會反對吧,這些接受了更多教育的年輕人可是香港未來的希望。

香港作為資本主義社會,產生階級固化,原本並沒有問題,況且階級固化本就是社會發展成熟的標誌。BBC就對英國社會劃分出七個階級進行分析,上流社會看歌劇,中產階級看電影,工薪階層看YouTube,只要人人都能夠安居樂業,互不干擾,也挺好。

青年乏上流機會 成不滿根源

但可惜的是,過去的20年,香港的基層收入停滯不前,實際購買力甚至下降,加上令人困擾的住房條件,無法達到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安居樂業的標準,這時的階級固化,年輕人喪失向上流動的機會和信心,就成為社會不滿情緒積累的根源。

我很慶幸,女兒今年9月才將上小學,沒有成為2019年9月那些入學即失學的一年級學童,這麼不愉快的童年記憶,如同剛剛起跑就重重摔了一跤。還有那些今年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學生時代畫下這樣的句號,還會有美好的畢業旅行嗎?

有個優秀的本地年輕人告訴我,對未來沒有信心,覺得無論如何努力都可能是一無所有,安居樂業的生活得不到,向上流動則更加不可能。未來的香港政府,一方面要繼續改革政策,推動房屋等問題的逐步優化,更希望政府能着眼未來,為年輕人參與未來的全球化競爭,提供資源,積極培養,做好準備。

女兒,加油吧!香港年輕人,加油吧!

撰文 : 耿春亞

欄名 : 新香港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