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就是幸福

副刊版 2020/04/06

分享:

「三月尾了,東京今早降雪。」日本友人上周大清早用電話傳來了信息,屋頂、電綫杆、小路旁都一片白,密密的雪花從天飄降。「昨天下午還是暖和的,我還穿着短袖T恤,但到了晚上十一時左右,天,冷得像要塌下來,十分反常。」友人繼續寫道:「樓下公園的櫻花都開至如雲似霧。」

大自然彷彿有些地方搞錯了,因為我那位在紐約的親戚,日前來電說紐約今個冬季未下過雪。等待着等待着,屋前小花圃的洋水仙還未回過神來,綻放了,告示着春天來了。幻想着雪花飄下時,夾着凋落的櫻花瓣,一下把賞花人的視綫迷糊起來,那才真是浪漫啊!我似乎未遇過這情景的。

去年四月與日本友人在靜岡賞櫻,正好遇上櫻花祭,平日寂靜的小道一下子人頭湧湧,暖和的春日把剛好踏正中午的市鎮,烘炙得以為夏天已悄悄來到。猛一回首,覆着皚皚白雪的富士山就在眼下,近得以為伸手可及。我們舉起相機,把櫻花與富士山嶺一同攝入了鏡頭,那是第一次的相遇。如今回看,恍如昨天。

撰文 : 李韡玲

欄名 : 任瑩在此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