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後經濟多路不通 救市錢從何來?

評論版 2020/04/06

分享:

新型冠狀肺炎疫情持續多月未有平緩迹象,最近每天都有雙位數確診個案,陰霾處處,特區政府連忙出招,「限聚令」之後是「關閉令」,關閉酒吧、卡拉OK及麻雀館等。

美港經濟模式 救市選項有限

在疫情肆虐及各種禁令下,市面一片蕭條,企業執的執、裁員的裁員。連洲際酒店都以大裝修之名遣散全體員工,是很響亮的警號。在惡劣疫境下,特區政府除了要盡快推出第二輪「抗疫防疫基金」來「撑企業,保就業」外,還必須果斷地推出宏觀救市方案來刺激經濟。

可是,特區政府的可行選項並不多。我最近閱讀了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國際經濟學教授馬克布烈斯(Mark Blyth)刊於《外交》雜誌(Foreign Affairs)的文章The US Economy is Uniquely Vulnerable to the Coronavirus,指出在疫情打擊下,美國的經濟增長模式顯得特別脆弱,救市選項也不多。我認為借鑑香港,情況雷同。

相對德國等歐洲國家,香港與奉行自由市場的美國情況更為類近。文章指出,雖然美國有很多出口產品和服務,但基本上是依賴個人消費來推動經濟增長。美國人喜歡享受,靠簽卡、借貸來消費、買樓、買車,美國人及美國家庭均普遍負債,然後靠工資來抵債。可是,美國疫情慘重,目前已有八成州份實施居家隔離令,失業率急升至百分之二十,試問沒有收入哪來消費,美國經濟飽受重創,特朗普政府只能推出二萬億美元救市方案,支援航空業等,又和特區政府一樣,向人民直接派錢。可是,有評論指二萬億美元僅能救市一星期,可見美國經濟堪虞。

不同於美國,德國設有完善福利網,同時是製造業大國,以貿易及出口為主,靠全球經濟來鞏固內部經濟增長,因此,德國的抗逆措施集中保企業,而不是補工資。

泛民窮追猛打 難靠基建翻身

香港的經濟模式則與美國相近,依賴基建、地產及金融來推動增長。自從90年代港督衛奕信推出玫瑰園計劃、興建赤鱲角新機場,到時任行政長官曾蔭權於2007年《施政報告》中提出《十大建設計劃》,即港珠澳大橋、沙中綫、西九文化區、高鐵等「十大基建」,再到林鄭月娥建議的「明日大嶼」填海計劃,均是以政府投資基建項目來帶動整體經濟發展。

可惜立法會長期爭拗不斷,泛民議員一直對基建項目窮追猛打,特區政府未來再企圖靠基建翻身形同妄想。

仇中情緒高漲 自由行難再打救

金融業的人均生產總值雖然高,但金融業屬高端行業,就業人數少,即使持續保有優勢,但財富只聚於少數人之手,未能惠及基層市民,遑論撑起整體經濟。

2003年「沙士」一疫後,時任行政長官曾蔭權推動「自由行」刺激經濟,當時他說「香港想窮唔得窮」。可是在反修例風波後,香港仇中情緒高漲,傷及內地人民感情,即使今次疫情過去,我們也不能像「後沙士」年代那樣,靠「自由行」打救了。

靠科技撑經濟又如何?可惜香港的科技發展起步甚遲,而且缺乏配套。雖然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任後投資千億推動科技,包括於落馬洲河套地區興建港深創新及科技園,可是該項目僅佔地87公頃,規模有限。

最近單是長期停課搞網上教學,也鬧出各種配套支援不足問題,可見靠科技撑經濟仍然路遙。

雖然有謂蹺唔怕舊,但以香港的情況看來,上述舊蹺路路不通,特區政府必須加倍努力,挖空心思,跳出框架,找出全新的宏觀經濟措施來推動疫後經濟發展。

分直接間接影響行業 共度難關

短期救市措施方面,推出第二輪「抗疫防疫基金」已是逼在眉睫。我認為特區政府要在各行各業中,區分出「直接受影響」及「間接受影響」的行業,提出針對性賠償或津貼,累計出「基金」所需金額。

我在上周四(4月2日)與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會面,提出了18項建議,包括調低利得稅及薪俸稅,全面寬免未來兩年的差餉、免收各類政府牌照費、要求業主減租、暫停強積金供款、補償酒吧食肆、資助補習社及教育中心、支援旅遊批發物流業界及服務行業、協助外傭中介公司等等。希望特區政府接納我的建議,協助業界度過難關,急救廣大打工仔生計。

2019年香港本地生產總值為2.87萬億港元。若如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所言,特區政府或需要再關閉更多場地、行業,可能影響香港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七十,那麼特區政府需預留2萬億港元來救市,這對特區政府來說將會是個大難題。錢從何來?

美元是國際儲備貨幣,在疫市下不跌反升,美國政府開動印鈔機便解決問題。可是香港不同,我們受限於聯繫滙率,每7.8港元都要1美元支撑,若濫印港元,聯繫滙率會走向弱勢,甚至遭到狙擊。

回顧香港的經濟模式,由二戰後的轉口港,發展到輕工業模式,再轉變到以基建及服務業為主,能提供高端金融專業服務,也有養活大多數人的旅遊服務,走到今天一點不易。

可惜的是,回歸20多年來,每年的財政預算案只是照單執藥、分配資源,卻沒有哪位財政司為香港的經濟發展模式做過深刻檢討及研究,也沒提出過經濟大藍圖,沒發掘過新動力。到現在遇上史無前例的嚴峻逆境,便顯得相當脆弱。

新型冠狀肺炎疫情持續多月未有平緩迹象,推出第二輪「抗疫防疫基金」已是迫在眉睫。(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劉淑儀 新民黨主席、立法會議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