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信

副刊版 2020/04/07

分享:

面對危機的應變處理中,正考驗一個現代國家的領導能力。美籍日裔學者福山指出,這種領導能力或許先要跳出唯體制論的二分法框框,才能有更深刻的思考。例如美國,作為第一民主大國,為何對今次疫情表現得如此糟糕,而同是民主體制的南韓則有效地處理了一場疫症危機。說到底,國家的能力起着決定作用。

原本美國也能釋放巨大的國家能力,因為它有強大的行政部門,在必要時可獲下放而來的權力,以保護社區、維持公共秩序和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務。不過,這也需要有個基礎,就是政府和人民之間的互相信任。

首先,人民必須相信行政部門具有專業知識、技術和能力,能夠秉公做出最好的判斷,而不是由任人唯親的政治家組成。第二個基礎是對最高領導人的信任。另方面,政府也得信任公民社會,汲取和採用來自公民社會的思想和信息。因此,信任是決定一個社會命運的最重要因素。

不要以為這種互信必定存在於民主體制裏,看看現在的美國,政府和人民的互信正被侵蝕中,特別是特朗普當政後,他沒有修補另一半選民對他的不信任,還向他的選民灌輸了關於「深層政府」(Deep State)的陰謀思維,即凡是不積極支持總統的專家都不值得信任。他遂不斷詆毁和破壞他認為敵對的行政機構如情報界、國家安全委員會等。

就好像今次疫情危機,特朗普竟把圍繞對新冠病毒的恐慌,歸咎是民主黨推翻總統任期的陰謀,然後委派非醫學專家的副總統彭斯領導抗疫行動,結果問題百出,帶來另一場危機:政治信任危機。

因此福山表示,應對危機重要的不在於政體類型,而是這些領導人是否領導着一個稱職而有效的國家。對於一直大搞裙帶關係的特朗普政府,可說是正逐步蠶食美國的國家治理能力。

撰文 : 張翠容

欄名 : 大地旅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