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授40年春風化雨育英才 退休致力寫作分享正向人生

副刊版 2020/04/08

分享:

大學教授游紹永博士,2018年離開從事40年的教育界,現今依然忙碌,皆因他退休後致力寫作,差不多每天寫1,000字,內容主要向兩位仔女談談生活瑣事外,還分享60多年來崎嶇不平的人生──自小失去雙親,靠半工讀養活自己,後來成為大學講師,在人生事業最高峰時卻突然腦中風,左邊身體永久殘障,但康復後便很快重回工作崗位,繼續作育英才直至退休。

「我人生有高高低低,但我仍樂觀面對,希望藉着寫作分享我的故事,讓香港人充滿正能量。」在新冠肺炎嚴峻疫情下,大家也需要有正向的思想。

今年65歲的游紹永(游老師),是家中大哥,有一弟一妹,一家五口生活愉快,可惜在12歲那年,家中卻遭逢巨變。「1967年我第一天的學校暑假,爸爸在早上回公司上班,我跟媽媽及弟妹就到姨媽家玩及過夜,第二天早上姨丈買報紙回家,發現北角有一宗車禍,死者名字跟爸爸很相似,後經證實真的是爸爸。」但惡運並沒有停止,還再接踵而來。「當時媽媽患有癌症,可能因太傷心,令癌細胞快速擴散,不到兩個月便離世了。一個暑假內我失去了父母,成為孤兒。」

母親臨終時,把三個子女交給姑姐姑丈照顧。「姑姐本身已有4個小朋友,加上我們3個,一家共九口,當時只有姑丈工作,入息不多,於是姑姐便送我到慈幼中學寄宿。」後來游老師預科轉到觀塘半山的慕光英文書院,更開始替學生私人補習賺取學費,他更直言在慕光的兩年感覺到人間有情。「學校知道我家庭背景,便允許我在工人宿舍居住,並讓我協助當時身兼立法會及區議會議員的校監葉錫恩繙譯書信,以及接見市民,每個月更給我300元薪金。」

他更幸運遇上一位恩人,是學校校工華姐。「華姐除了要做一般校內工作外,更要為20多位老師準備午餐。她知我是孤兒,每天沒像樣的三餐,於是便主動向我提出一起食晚餐,是她在煮老師午餐時預留下來的餸菜,我當然求之不得。每日放學後更協助華姐清潔課室、洗手間、倒垃圾,然後一起食晚飯。」

同一時間做5份工作

游老師預科畢業並考入理工學院修讀高級會計文憑,日間在理工上課,晚上回慕光宿舍,大約1年後華姐回鄉生活,雖然他跟華姐分隔兩地,但仍每月把部分薪金匯給華姐。「華姐在困境中幫助我,無私的照顧了我3年,我很感恩,我記得媽媽說過:得人因果千年記,得人『一飯』萬年香,所以我一定要報答華姐。」

1978年游老師在理工畢業,兩年後結婚。「當時供樓之餘,加上我一對仔女出世,開支很大,於是我便不斷做兼職,我最高紀錄是有一份全職會計師工作、一份在工廠當兼職會計、3份兼職英文及會計老師工作,同一時間做5份工作,每周返工7天。」游老師說自己是超級工作狂,或多或少受家庭影響。「因自小失去雙親,覺得自己要自強不息,不能夠靠人,要靠自己的一雙手。」

堅決投身教育界

不斷搵錢的游老師,又並非愛錢如命,皆因他放棄了當前途極佳的會計師,選擇為人師表當老師。「我6歲便開始經常發着一個夢,是揸住藤條在教書。其實在理工大學讀Year 2時,我已經做夜校老師,發覺自己很喜歡教書。」游老師又自覺在工商企業當財務及管理會計工作接近6年,卻感性格跟商業環境格格不入,於是便重新思考自己路向。「當時1983年職業訓練局招募首批講師,我便膽粗粗申請,更成功獲取錄成為摩利臣山工業學院(即現今的摩利臣山專業教育學院IVE)的會計學講師。」

在任期間,游老師更發生不少難忘的事,還因一件事立定志向終身投入教育工作。「當時我在工業學院任教的第二年,其中一班是秘書班,共有36位女生。當時我太太誕下細女,我便請假1星期,放完假後回到學校,當我步入課室,全班女學生起身拍掌,班長隨即上前送給我一大束鮮花,她恭喜我說:『你又做爸爸了!』當我行上講台及放下教材,轉身看黑板,發覺學生用彩色粉筆畫上花朵及BB女,還有很多祝福語。我當時十分感動,還深深感受到只要老師疼愛學生,必會得到學生的尊敬及愛護,就因這班女學生讓我更堅定從事教育工作的意向。」

突然中風改變人生

2006年,他當時正任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商業金融學院副總監,經常要往返內地工作,每星期工作超過100小時,缺少休息。某天在一個工作聚餐中忽然腦中風,送入醫院後做開腦手術,還昏迷了3天。「醫生說我有6成機會死亡,更說我可以醒過來,腦袋又是正常,絕對是奇迹,不過左邊身體會永久殘障。」當時游老師聽到這壞消息,頓感晴天霹靂。

後來,游老師得到家人的支持,便收拾心情,積極做物理治療,留院4個半月後回家,他再在家休息約5個月後,便重返工作崗位,由半職開始再回復全職,繼續教導學生。

中風後僥倖生還的游老師,覺得若如此離世,便沒有甚麼東西留給後人,於是決定開始寫作,記下自己的生活及人生。「我中風後在醫院時,每天寫日記及自傳,回到學校上班後,又開始在學校網頁寫會計專欄,後來在2012年更出版自傳及人生分享的書籍,以及多本會計教材書。」後來他更獲傳媒機構邀請撰寫專欄,由當老師時寫到退休,由於他很喜歡寫作,雖然去年已沒有再為報紙寫專欄,但現在仍盡量堅持每天最少寫1,500字。「退休後生活清閒,早上起身會打開電腦寫日記給我一對仔女、女婿及新抱,談談我跟太太日常生活情況。我每天會閱讀不同的中英文報章,見到好的文章會摘錄出來,再加自己經驗一起結合起來。」他自言雖然行動不便,但腦袋思路清晰,加上近年香港面對不同的挑戰,希望藉着正向的文章,帶給大家正能量。

---------------------------------

攝影:曾耀輝、被訪者提供

作者:招美寶

責任編輯:鄺素媚

游紹永博士教學40年,粗略估計最少有2萬個學生,他笑說:「我經常在街被人截停叫游Sir,我會笑着問他\她是哪一間學校。」

兩年前游老師在明德學院退休,同事為他送上紀念冊。

兩年前游老師在明德學院退休,同事為他送上紀念冊。

1984年於灣仔摩利臣山工業學院,游老師跟任教首班兩年制會計學文憑學生一起打籃球。

1998年游老師(後排右四)於香港城市大學與愛丁堡龍比亞大學合辦之會計學士課程畢業典禮上,跟學生合照。

攝於1975年,游老師跟慕光英文書院中七同學的畢業聚餐。

游老師剛畢業後,便在商業機構當會計師,同時更做4份兼職賺取生活費。

游老師跟藍鴻震同於1999年成為香港特許秘書公會(HKICS)的資深會員,一起參加公會舉辦的證書頒授典禮。

游老師共出版了多本書籍,包括《分享的人生.一位大學教授的香港奮鬥故事》、《會計通識101》。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