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大原因 疫境經濟復原期漫長

評論版 2020/04/08

分享:

在疫情衝擊下,世界經濟的前景備受關注,同時各國均出重招救亡,G20聲明也包括成員國合共出台5萬億美元的刺激經濟政策,實效為何多有爭議。看來全球發展,又走到百年一遇的關口。

歐美衰退恐U形 要長時間回復

疫情衝擊,令許多專家都表達擔憂。前聯儲局主席耶倫怕疫情拖長,令美國經濟陷入長期衰退。羅奇教授則指世界將面對二戰以來最嚴重衰退。之前大行摩通又發表了「末日報告」,認為今次衰退將可比上世紀大蕭條,悲觀評論比比皆是。

更具體的探討,是判斷衰退的深度、長度及形態。深度主要看疫情及政府的封城措施力度。對美國次季GDP預測有跌一至三成,中國首季則跌約一成。長度主要看疫情變化而定。一個典型是中國,疫情在發病三個月及封城兩個月內受控,繼而經濟可「V形反彈」,外圍問題只影響反彈幅度而不致打亂反彈形態,乃最佳走勢。

至於歐美很可能是U形,要經較長時間才見回復,甚或是L形,即陷於長期衰退。表現較差的主要原因,是封城太遲、封得不嚴、疫情已擴散過多。當確診人數達百萬級住院人數達十萬級後,醫療體系已難承受可被拖垮。隨之疫情便失控死亡人數急升。一般來說確診者二成要入ICU,當中八成要呼吸機,如確診達到百萬級,根本不可能有足夠的醫院、病床、設備及保護用品供給。

物資中方可生產 缺醫護更堪憂

更關鍵者是醫護人員,由於初期保護不足已大批倒下,如西班牙有1.2萬確診,意大利也有8,000,且死了不少醫生。物資還可加工生產,中國更可成「大後方」,但人員培訓不能速成,但在無辦法下,意大利醫護學生都上了第一綫!在這情況下檢測及確診也無用,因為隔離不了、醫治不了,得個知字,卻束手無策。如此下去將被迫而非選擇性的走上「群體免疫」之路。

一直低估疫情的特朗普也開始明白,說在嚴控下如死10萬人便算做得好,否則要死200萬,國防部正準備10萬屍袋。當疫情失控後,疫期必定拖長。一是封城等禁令要延長,英國官員已說要半年。本港學者梁卓偉指疫情會長達年半,美國政府不公開報告亦指會長達12至18個月,影響可比1918年大流感。二是所造成的經濟影響將長期化,如李顯龍說要幾年才消散。事實上疫情中經濟若受創很深,回復期將漫長而進度緩慢,原因有:

經濟打擊面廣 供需鏈雙斷裂

(一)經濟所受打擊廣泛全面,絕大部分產業、企業均受波及。因疫情直接衝擊經濟,且從供需雙方同時入手,造成供應鏈及需求鏈雙斷裂。

(二)金融及經濟體系經海嘯後的超級擴張政策促成了諸多泡沫,被疫情引爆後難以回復之前的虛假繁榮。

(三)疫情衝擊,觸發多項深層矛盾及結構性缺陷浮現,帶來了痛苦的調整,疫後也不會回復前狀。涉及的問題包括人口老化、債務負擔過重、槓桿度過高,體制僵化、基建投入不足、勞動生產率增長緩慢、貧富懸殊擴大和中產受壓等等。

財富損失礙投資 開放政策逆轉

(四)疫期中由經濟受創帶來的巨大收入及財富損失,令消費及投資能力大減。

(五)高度全球化下的國際交往因封關而突然逆轉,令市場及供應鏈受到深重干擾及大幅震動,之後未必能完全恢復。歐盟等地區性協作組織、油國組織及各國的開放政策或將有重大調整。

上述各種因素的滙集,令疫期拖長,疫後復原也難見V彈,最惡劣的情況是國際性衰退將引向有如上世紀的大蕭條。當時美國GDP累計跌三成,失業率曾升至二成多,道指則跌掉九成。很難說這些景象不會再現,估計美國季度GDP跌幅可逾三成,失業率可升至二到三成,道指亦曾急跌二成多。與大蕭條不同者是,這次乃由疫情而非金融風險觸發,令經濟震盪或更大,調整或更深更急。

各國救亡政策 如飲鴆止渴

最近各國均急於出台救亡政策,美國乃其中表表者。國會剛通過2.2萬億美元財政支持方案,特朗普及民主黨又已尋求其他的新方案。儲局已緊急減息1.5厘至見底,又承諾以無限量買債作為新量寬。但這些政策均無法改變疫情從而刺激經濟,最多只能為經濟下跌築底,減少增長及就業的下降幅度。更根本的問題是這乃飲鴆止渴:實際上是大幅擴大財赤及發債,再由聯儲局印鈔填補。

若疫情持續,發債及印鈔必日多,便有可能觸發美債及美元大調整的終極危機。目前仍有錢多人傻的外國投資者大量持有美債等美元資產。

儲局已緊急減息又承諾以無限量買債作為新量寬,但這些政策均無法改變疫情從而刺激經濟,最多只能為經濟下跌築底。圖為歐洲排隊申領失業救濟的人群。(法新社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