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製作+科技 虛擬主播有錢途

實時動態捕捉 企業疫境料加碼宣傳

要聞版 2020/04/08

分享:

分享: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為減低傳播風險,民眾紛紛保持社交距離,並盡量減少外出。不少企業亦順勢加大網上宣傳的投資,經營「虛擬主播」的紅點子創作(Redspots Creative)視之為中長綫的發展機會,相信疫情使更多企業重新考慮「虛擬」範疇的可能性。

紅點子創作從事有關AR及VR的內容製作,算是「內容製作+科技」的創作公司。一年多前已推出以動態捕捉(Motion Capture)、低成本製作實時動畫的技術方案「i0工作室」。商業應用方面,主要覆蓋教育、推廣、電競及直播4大範疇。只需要有一名聲優及一名電腦操作員,即可製作實時動畫;換鏡、燈光等均可同步完成。

公眾減聚集 轉投網上世界

紅點子創作曾承接不少品牌推廣活動,例如去年肯德基的電競比賽,同樣以虛擬主播為亮點之一。

受疫情影響,不少綫下的大型推廣活動均取消。創辦人暨行政總裁李嘉俊坦言生意必然受影響。加上因應出入境、交通等限制,本來到海外洽談的行程全部取消,改為視像會議,使海外發展步伐稍微減慢。

然而,正因大家減少聚集、留在家中轉投網上世界,李嘉俊認為有危有機,疫情反而長遠有助虛擬偶像、虛擬主播等技術為人認知。他解釋,疫情當下,更多潛在客戶重新考慮虛擬相關技術的可能性,並視之為現階段網絡推廣方案之一。

說到虛擬偶像的技術,必然會想起日本。當地早於十多年來推出「初音未來」——一個會推出音樂作品、舉行演唱會的虛擬歌手。此與紅點子創作的「i0工作室」實際上有何分別呢?李解釋,當時的初音未來是預先錄製的內容,且主要創作電子音樂。而紅點子創作的技術方案則可以做到實時動態捕捉,甚至更高階的光學同步。演員所做的所有動作,均可即時轉化成動畫;而表情則可即時選擇配上內置的表情系列,或以面部識別技術處理。

該公司在中國、香港及澳門合共擁有百多個客戶。中國的直播及影片平台眾多,李稱目前有近8成是使用紅點子創作的虛擬主播技術,包括抖音、酷狗及嗶哩嗶哩等。

實時動畫製作 省時成本降

他透露,現時影片、直播平台的片長變得愈來愈短,若以傳統模式製作,成本非常高昂,且不能應付如此龐大的製作量。「以前拍攝一條5分鐘動畫短片,連同後期剪接、配音等工序,可能需要兩至三星期。若使用實時動畫製作方案基本上兩日內即可完成。」

他補充,即使是要製作非常高質素的動畫,亦可有70%內容使用「i0工作室」,另外30%使用傳統技術,時間及成本亦可以大幅減至四分之一。

該公司認為,未來要集中吸納用家使用軟件,「始終直播平台有限。」現時該方案亦有以「B2B2C」的方式運作,即由紅點子創作經直播平台,向該群用戶提供虛擬主播軟件。軟件的功能主要是業餘性質,只以近鏡拍攝肩膀以上畫面。李希望隨着用戶增加,市場趨普及,可以為中國有關內容制定質素標準。

教育心理輔導 拓應用層面

除了直播平台上的應用之外,虛擬主播技術同時可應用在教育及心理輔導層面。李透露,公司正與非政府機構商討,研究可否供心理治療師使用,輔導患有自閉症的小童。同時亦有跟本地中小學校探討,用作教學工具。加上現時5G技術應用,可以使遠程直播教學更具彈性,「VR場景可隨着老師的教學內容而轉變。」

李嘉俊指,短期內將會繼續發展其他市場,包括已落地的台灣、正在物色合作夥伴的北美等。去年收入達千萬,純利約數百萬。企業客戶當中,大部分是以20萬至30萬元買入整套軟件及裝置,亦有些是以年費10萬元訂閱軟件。大型直播及影片平店則是以「補底」加分成的模式運作。

作者:葉泳珊

責任編輯:蔡偉強

「紅點子創作」創辦人暨行政總裁李嘉俊相信疫情下有危有機,長遠有助虛擬主播等技術為人所知。(黃建輝攝)

「紅點子創作」製作的虛擬角色可參與教育、推廣、電競及直播4大範疇,亦可製作品牌獨有角色。(紅點子創作網站截圖)

Imma是日本製作的虛擬模特兒,不時參與潮流品牌的宣傳活動。(Instagram截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