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欲除世衞 重塑新國際秩序

評.析.天下版 2020/04/09

分享: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世界衞生組織作為全球公共衞生機構的領頭羊,實在責無旁貸,繼英國國會後,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更威脅停止撥款世衞。領導西方的美英兩國先後開火,危在旦夕的豈止世衞,更是為全球化體制敲響喪鐘。

疫情去年底在中國武漢爆發後,短短兩三個月之間便傳遍整個地球,主要歸咎於各國未有及早對疫情最初爆發地的中國封關。而當初力阻封關的世衞,自然成為最大罪人。

世衞應對差劣 疫災責無旁貸

平心而論,在今次新冠肺炎疫情處理上,世衞的做法確實存在重大偏差,就像當初反對公眾戴口罩,而明目張膽地介入政治,並放棄以守護公共衞生作為首要考慮。

例如,封關防止傳染病散播,本來就是常識之內,世衞卻顧慮會否傷害某個群體感情;病毒以最初爆發地取名,是舉世接受的慣例,世衞卻宣稱形成歧視。諸如此類事件,都顯出世衞做法離題萬丈、越俎代庖,跟公共衞生的本業毫無關係。

在疫情之下,美國落得「雞毛鴨血」,包括金融中心的紐約在內,全國40多個州被迫封關,令美國經濟在大選前夕陷入癱瘓,爭取連任的特朗普自然怒不可遏。美國作為資助世衞最多的國家,出手懲罰世衞只是時間問題。

回首過去,全球化在二戰後和冷戰後開始加速推進,西方國家在世衞及其頂上組織聯合國體制,引進了愈來愈多的發展中國家,並賦予更多權力,讓後者領導各個組織。

然而,這些全球化組織就恍如辦公室政治,人一多,便產生各式各樣的小圈子,是非隨之而生;各國也一樣,彼此背負不同價值觀和利益,形成一個個利益集團,在聯合國和世衞當中互相較勁。

全球化組織變質 利益較勁

全國化組織大體都是採取一國一票(當中也有例外,包括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否決權),以致發展中國家得以仗着「國多勢眾」的優勢,逐步從已發展國家手上取得組織的主導權,所顧及的利益也隨之轉移。

世衞的不堪盡現人前,成為美國為首的已發展國家整肅世衞、以至其他全球化組織的契機。親密盟友英國亦開始為此鋪路,英國下議院外交委員會提交報告,倡議成立「二十國集團公共衞生組織」,實行破舊立新。

畢竟,特朗普本身就不是全球化的擁護者,並視之為眼中釘,故此另起爐灶,對他來說是毫無包袱,甚至樂見其成。

當世衞瓦解,之後輪到哪個組織,目前尚且說不準,但肯定是,潘朵拉盒子一旦打開,一眾全球化組織勢將如骨牌般相繼倒下,並重塑新的國際秩序。

在今次新冠肺炎疫情處理上,世衞的做法存在重大偏差。(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絕頂

欄名 : 國金札記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