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俄油價血拼 全球政經大執位

評論版 2020/04/09

分享:

沙特阿拉伯與俄羅斯上月因油價「話不投機」而爆發石油減價戰,看誰支撑不住而先倒下。沙特有的是平油,並擁有3,200億美元的主權基金作後盾,又有美國撑腰,在持久戰上佔了優勢。俄羅斯主權基金只有1,250億美元,石油開採平均價是40美元一桶,比沙特的貴一倍有多,而油產能力也只是油組國(OPEC)的三分一,強弱懸殊,但仍要不惜一戰。

俄圖迫美岩油出局 挑戰美元霸權

強人普京就是要迫使市場份額日益上升的美國頁岩油破產出局,而由俄羅斯油產取而代之,爭取石油定價的話語權,挑戰美元霸權地位!

石油定價是近代史上的一個強權政治,美元在上世紀40年代末去金本位後,找到了石油為美元之支柱,以軍事保護沙特作為條件,換取油組國接受全球石油交收用美元單一貨幣結算,其他產油國無論產量多大,都無話語權。而美國就算無產量卻是定價者,這個奇怪現象,就有如全港10大地產商都可以不停建屋,但樓價每呎多少只能由「四叔」一個人決定,並且指定要用他發行的股票交收及存放入他指定的銀行交割,否則隨時會被檢控!

故此誰有石油定價的話語權,誰就擁有天下!而強人普京深明此道,這次俄國與沙特鬥平賣油,表面是要淘汰美國頁岩油出局,但其深層目的就是要重整石油定價的話語權,最終挑戰美元霸權的地位!

80年代沙特降價增產 累蘇聯解體

這個說法並非無因,因為俄國在911後積極在中東經營及軍事介入,與伊斯蘭什葉派系石油國家整合,與美國及遜尼派的「龍頭」沙特分庭抗禮,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也門的胡塞叛軍、伊朗的真主黨、甚至土耳其的埃爾多安政府,利比亞的內戰,都可見到俄國的身影。俄國以自身日產1,000萬桶石油的力量,再加上中東這些什葉派系石油國家的產量,就是3,000萬桶一天,媲美油組國的產量,有權問鼎中原!

普京知道假若盧布能取代美元為石油貨幣,俄國的經濟將飛漲百倍,在西方可遏制美國的霸權,而在東方則可凌駕中國經濟的崛起,在國際就可重拾威信,一箭三鵰!普京這一次可謂兵行險着,是自2005年入侵烏克蘭後,再一次把自己及俄國的政治前途作豪賭!

因為在80年代中期,沙特也曾試過降價增產,以圖遏制正在上升的英國北海油田產量,但可惜事與願違,遏制不成反而拖累前蘇聯的石油收入大出血,導致其後蘇軍要敗走阿富汗,克里姆林宮政變,葉利欽出來平亂及其後的蘇聯解體,戈爾巴喬夫臨危受命出來收拾殘局!而盧布的幣值一再貶值至今,只有當年的11萬分之一!

美國勢以法案 打擊油價壟斷

今次會否再次惹起社會動盪歷史重演,我們只能拭目以待,因為油價在20美元時,俄國每天的收入就少了接近4億美元,而大數更怕長計。

在另一邊廂,沙特的「頂爺」美國也同樣作出部署,現在有條法案叫《非產油及石油出口組織法案》(NOPEC:No Oil Producing and Exporting Cartels Act),正在等候議會及總統特朗普通過,法案是授權美國法院可以檢控全球任何組織意圖壟斷或控制石油生產,以左右油價升降。再者,美國國內也有聲音要求美國與油組國合作,自成一個卡特爾(Cartel)集團,供應平價油給予成員友好國家,進一步鞏固油價的話語權及美元霸權力量。

若談判無果 油價恐挫至9美元

沙特減產促銷可謂生不逢時,遇上百年一遇的新冠病毒疫情,全球用油估計每天可減少2,000萬桶,而全球「用油大戶」的中國,也供過於求,各國的儲備已經爆滿至極限,變成「平油無人要,物賤鬥窮人」的局面,故筆者估計假如近期談判無結果,今年內油價有可能會重見98年亞洲金融風暴時的9美元一桶超低位,然後才作急促V形反彈。

不過石油是燃料也是原料,現代物料缺此不可,加上疫情終會有一日減退,因此油價最終會返回40至50美元這個理性價格,使各方都可以接受及生存。業界一般認為油價不可能長期在20美元或以下出售,因為如果這樣,全球政經將會大執位。

首先是海上石油及頁岩油將會壽終正寢,而造成供應短缺,使原材料如塑料乙烯及天然氣等價格急升,因而以天然氣發電的電價也飈升,直接影響各行各業及新能源行業。而化肥是以天然氣合成而來,化肥升價導致農產品,甚至肉類價格上升,造成通脹。

油價最終會返回 40至50美元

油價下跌,資源大國如加拿大、澳洲收入將會減少,幣值受挫而進入衰退。二三綫的產油國如委內瑞拉、伊朗、印尼、利比亞、尼日利亞及中東各小國,將會是受害者,在無外資投入的情況下,要變賣資產換取美元。就算大的產油國也不能倖免,沙特、俄羅斯、英國、挪威都可能要拋售主權基金的投資或黃金套現,而眾多油國拋售資產,資產價格短期便可能受壓。

美國現在是產油一哥,與沙特媲美,同時又是油價拍板者兼美元印刷者,故此影響輕微,最多是頁岩油產暫時萎縮不振及美國石油公司虧本經營而已,現今美國經濟以金融及高科技產業主導,傳統石油經濟只佔美國GDP大約2%而已。

中國是用油老大,日用1,200萬桶而七成是進口,平油價有利中國,可減輕疫症帶來的經濟壓力,給予喘息的機會。在亞洲方面,日本、韓國、印度、甚至北朝鮮這些用油國也會得益不少,唯一不快的就是越南,因為越南海上的石油出口佔其GDP的8%,為主要的美元來源,油價跌將對越南經濟收益造成影響。

油價低迷對再生能源行業,甚至電動車,鋰電池等都會影響投資意慾,使價格不振。而歷史證明,低油價將會使中東政局不穩,戰亂再起,而只要全球石油樽頸霍爾木茲海峽(Hormuz Strait)一旦受到封鎖,全球4成石油停運,油價又會在一夜之間彈上100美元一桶,全球政經又再一次洗牌!

沙特減產促銷生不逢時,遇上百年一遇冠毒疫情,全球用油估計每天可減2000萬桶,年內油價可能重見98年金融風暴時的9美元超低位,然後才急促V彈。(路透社圖片)

撰文 : 鄺社源 高級石油工程師、久康國際控股執行董事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