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自救 倡MPF允提應急錢度難關

評論版 2020/04/10

分享:

政府宣布「保就業、創職位」,計劃向合資格僱主提供僱員薪金補貼,補貼薪金一半,上限最多9,000元,為期6個月;同時又宣布指政府未來1年會在公營及私營創造3萬個為期一年月的職位。獅子山學會認為,比起政府推動一些措施對抗逆境,政府應適當地拆牆鬆綁,讓香港人民間自救,效果比起由政府主導更佳。

港人靈活變通 導遊轉做外賣員

就以令全球政府手足無措的疫情為例,今次香港抗疫的路上,明顯見到,香港人不信權威,憑沙士的經驗及生活累積的常識,全球專家反對戴口罩,香港人一於少理,人人戴口罩自救,民間用最高規格來處理,一度引來其他國家官民恥笑反應過敏,但誰人笑到最後,還得看確診感染人數。在人口密集的香港,確診感染人數之低,可說是世界前列,由最先排名榜的頭十位,現已大幅下降,甚至連世衞亦要轉軚,指戴口罩可能有助抗疫,外國傳媒亦報道香港人抗疫方法以作借鏡,全都是香港人民間自救的成果。

在經濟上亦一樣,香港人靈活變動,有朋友本來任職導遊,疫情封關後已零生意,立即轉型改為任職手機外賣程式的外賣員,幫補家計,靈活變通地尋求出路,總比被動地等待政府宣布措施,來得快及有效。

事實上,早已有人因為疫情而失業,即使放寬綜援限制,亦總會有人短暫失去收入,更重要是,代僱主出一半糧,未能針對真正的問題。倒數一年前,不少行業在科技及自由行轉勢的情況下,早已有轉型的需要。

疫情下的實況,不是薪金及租金的問題,而是需求問題,多留在家中、減少出外及聚會,出國旅行公幹更不用提,結果便是消費減少,失去生意。類似的經濟危機約十年發生一次,每次有企業倒閉,同時亦衍生更具效率的生意模式,以應對逆境,從而令經濟重上正軌。

政府代出半糧 難助經濟轉型

政府代出半糧,勉強為其吊鹽水,沒有需求對生意亦無幫助,長遠也無助香港經濟轉型,情況就如上述的導遊朋友一樣,如果苦等政府推出措施,到今日仍然無了期等待。

當然,一旦失業,直接面對頓失收入的困境。政府過去一直保留財政儲備應急,打工仔一直有一筆不能用的錢,那就是強積金。積金局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底,強積金總資產淨值為9,694億元,以287萬名僱員及自僱人士計算,推算人均有強積金約33.78萬元,今年初全球股災,理柏計算,首季強積金人均蝕37,318元,即人均約剩下30萬元。

政府代支半薪,從銀碼上看得出政府不想太早耗盡庫房,然而,打工仔失業危機迫在眉睫,何不讓打工仔自行提取強積金,按自己的需要自救,同時又不會多花庫房半分錢。

倡強積金改救濟金 失業可提

強積金本屬打工仔的錢,因條例所限,才要夠65歲才能提取。問題是,65歲後提取的原意,就是到時沒有收入,所以要預先儲錢。若果現在已經沒有收入,為何不能將自己的錢先行應急,度過危機後,才再重新為65歲的將來打算?

政府可以立即取消強積金,讓打工仔自行提款度過寒冬,又或修例改為個人失業救濟金,一旦失業便可從強積金戶口中提取同等份額的工資,直至找到工作為止。至低限度,亦應可取回僱員自行供款的部分,即平均每名打工仔約15萬元的資金。

至於政府增加短期職位,合約完結後還得面對現實,倒不如早點放寬條例,特別是政府過去對一些新型的經濟模式採取抗拒態度,甚至打壓,例如新型電子煙及共享經濟,連帶相關的工作機會亦減少。

外賣逆市擴張 共享經濟應鬆綁

共享經濟大行其道,例如共享汽車,香港卻是少數官方會主動打壓共享汽車的城市。疫情之下,同樣是共享經濟的外賣程式卻逆市擴張。先不論現時共享汽車有沒有足夠乘客,放寬後至少讓企業來港投資、請人,透過新科技提供機會。疫情過後配合科技,甚至可以令香港變成一個更方便旅客的城市。

又例如新型電子煙或加熱煙,英美澳紐等外國有例子,將之視為戒煙工具。撇除權威,只講經濟民生,出售相關產品的零售點便會租舖販賣,報販及其他商戶有多一種產品出售,亦是一種收入來源。至於電子煙有沒有害?能否戒煙?其實民間心中有數,一個有疫情會全民戴口罩、如此注重健康的城市,這個選擇權應還給市民決定。

香港人民間抗疫,令舉世關注及學習,有這種質素的人民,政府不用主導,應盡量利用民間自發的能力,疫情過後的經濟復甦,還是令人相當期待。將廣州大媽的一句更改為:「相信人民,唔怕」,就是香港經濟復甦的原動力。

香港人不信權威,憑沙士的經驗及生活累積的常識民間抗疫,令舉世關注及學習。(資料圖片)

撰文 : 高明輝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