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停課開考DSE 3大挑戰

評論版 2020/04/10

分享:

昨天特區政府再次推出防疫令加強版,將所有限聚令延長至本月23日;原定三月底開考的中學文憑試(DSE),亦因疫情延後至本月24日開考。

考場防疫比食肆嚴 理應開考

教育局長楊潤雄在《局長隨筆》稱「424開考仍是最好選擇」,但同時指出仍有可能延期開考,甚或取消DSE而改用新評估機制。應屆DSE考生面對考期的不明朗,同時中五的準考生亦因停課而要追落後,更有大學生因停課而面對不同挑戰。由學生視角,疫下停課的3個挑戰:

首先,DSE的考期。楊局在《隨筆》中稱對DSE持「開放態度」,其背後意思即是「開考決定處於被動和流動的動態」。公眾理解延考DSE是基於公共衞生考慮;然而,從防疫角度,對比現在餐廳和考場的措施:如現在餐飲處所限制四人一桌、桌距1.5米、食客要搓手量體溫方可進入﹔縱使食客進食時必然除罩,但仍可營業。

相對考場布置,除了已依足食肆限制外,更要求考生全程戴罩及申報健康,局方亦已增加座位距離至1.8米。就算由於增加座位距離而需要額外考場空間,參考2019年DSE只借用約356間校舍為試場計算,現時就有超過400間中學及500間小學停課閒置,在尋找額外校舍實綽綽有餘。

如此看來,考場的衞生情況比食肆更有保障。況且,現在本港口罩市場供應漸趨穩定,如果局方為5萬考生提供口罩及其他防疫用品,比起原定3月開考之時亦稍稍容易﹔譬如最近投產的一間本地口罩廠,單日已可生產50萬個成人口罩。

延期開考的不確定性已對考生應考心理造成壓力;除非疫情突然急轉直下導致連食肆也要統統打烊,否則,既然食肆開得,考場理應也可開考。

評估「往績」如搬龍門 勿急就章

局方指出,若因疫情而取消考試,考評局會制定新評估機制,以考生校內成績及各校過往表現調整。可是,此「估分」方法本為因病未能應考的個別學生而設計,並非用以估算所有考生成績。而且,估分方法要以考生校內成績為基礎,可是不少學校原定農曆年後的中六模擬試已告取消或改為網考,根本無從估算。

再者,考前發力的考生為數實在不少,評估個人往績而未能事前知會,是給人「搬龍門」的感覺。加上用「同校歷屆成績推算調整個別學生的今屆分數」,更凸顯對所謂「在評級稍遜學校考出好成績的學生」的不公平。

因此,單憑校本評核成績,根本不可能準確判斷考生本來能力。突然改變一個國際及本地認可的公開試評核方法,實難以用公平道理說服考生和教育界持份者。與其急就章變法,當局不如與一眾考生勇往直前去辦好是次疫下DSE。

課時損3成 中五應優先復課

第二,DSE的「準考生」即中五學生,亦面對停課挑戰。按現時全港學校不會早於4月20日復課,而今學年學生因去年社會事件及現時疫情影響,粗略估算,停課已超過50天;若以教育局《高中課程指引》高中每學年最少授課190天計算,目前已經起碼損失接近3成課時。不少老師和同學已經在着急如何為應付DSE而追回學習進度。因此,若果因應疫情而分階段復課,中五學生應獲優先可獲考慮。

大學生受累疫情 須予支援

第三,雖說停課不停學,不過大學學習場景仍受停課影響。當中以非本地學生反應最激烈;他們要一年付十多萬學費,可是由去年社會事件到今年疫情停課或改成網課,基本上是非正規學習,也與正常的學習期望有差別,狀甚不滿,甚至要求索回部分學費。

從院校行政角度,明白就算學生停課,院校仍要支付教職員以及一切設施維護開銷;雖然難以退款賠償,不過院校仍需要思考如何作出彌補。

另一挑戰是一些需要合乎臨床實習要求的本地大學生,例如﹕醫科、教育、社工等,疫情下其實習亦未能配合﹔就算是其他商科或社會科學的同學,亦因為整學期處於非正常學習狀態,令他們難覓暑假實習(internship)。凡此種種,局方和院校可以思考如何在疫後支援。

疫情對教與學造成前所未有的挑戰;從正面意義看,停課彷彿是對整個教育系統做了一次壓力測試,如何從中改善學習,將會是疫後一個重要課題。

疫情對教與學造成前所未有挑戰﹔從正面看,停課彷彿是對整個教育系統做了一次壓力測試。(資料圖片)

撰文 : 陸瀚民 為正策士召集人、前公共事務顧問
劉健宇 為正策士成員、香港教育大學三年級生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