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不要好報

副刊版 2020/04/10

分享:

若問小孩為甚麼要做好事或善事,大部分會說:「好心有好報。」若問有信仰人士為何做好事,回應可包括上天堂和再世輪迴,但到底我們實在為何要做好事?

做好事理應有好回報,哲學上稱之為Moral Desert(道德上的應得)。請留意,是Desert不是Dessert,要不就變成「道德甜品」,Desert含有「應得」的意思。做好事應得到好回報很合理,但問題是,若只求回報的好事,又是否真正的好事。

疫症令全球數萬人喪失性命,是天大壞事,惟疫境更會讓人性顯現,不少好事也由此而生。世界各地醫護面對生命危險仍勇敢地照顧受感染病人,醫生醫人是好事,但這是有酬勞的差事,部分也是責任,只是沒有報酬和責任能比得上生命,願意負上犧牲危機去照顧病者,這行為早已超過「好心有好報」。

香港曾遇上口罩荒,其間不少義工捐出時間、金錢,在貧困社區派贈口罩給低收入人士,減少他們感染的機會,同時也減低社區爆發的風險。對義工來說,這並沒有任何直接好處,是純粹善心表現。在同類事項上,有人士建廠生產口罩,卻決意一盒五十一片,目的是宣傳政治理念。

困難抗疫的日子中,每人做點好事已能大大讓社會得益,我們理當推前一步,大家不計較個人利益、不互相利用、不再作假地做好。

好心,不一定需要好報。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