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疫扶危 合作是唯一希望

評論版 2020/04/15

分享:

全球正處於戰爭之中。敵人有韌性、無情、不可預測,也不區分種族、國籍、意識形態或財富。從普通工人到英國首相和王儲,它已經殺死了26,000多人,感染人數達560,000之多(編按:截至香港時間4月14日下午6時,全球確疹及死亡數字分別更新至192萬和近12萬)。導致經濟停頓、醫療體系不堪重負、並迫使數億人被困在自己的家中。而且敵人絕不退縮。

抗新冠病毒戰 與常規戰爭不同

與常規戰爭不同,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不是選擇、也不是競爭。無法達成停火,也不可能簽署條約。而且,由於沒有已知的疫苗或有效的治療方法,全球幾乎沒有能與之匹敵的武器。在找到更有效的武器之前,恢復和平(或至少避免系統性崩潰)的唯一方法,是啟動全政府、全社會及全球的抗疫統一戰綫。

當務之急是確保前綫不被壓倒。正如帝國理工學院的研究所提示,做到這一點的最佳方法是盡早並嚴格執行社會隔離策略:讓人與人彼此遠離,以減慢病毒傳播速度。其目的是將陡峭且指數級上升的「傳染病大流行峰值曲綫」壓扁,使嚴重病例不會超過醫療系統的負荷極限。

遺憾的是,「傳染病大流行峰值曲綫」扁平化並沒有在首戰之地武漢發生。由於當局最初並沒有充分理解COVID-19新冠病毒的病理及潛能,後來不得不惡補失去的抗疫時間,而這些延誤不可避免地增加了總死亡人數。同樣的悲劇也發生在意大利,導致其醫療系統不堪重負,死亡人數已經是中國的兩倍以上。

教訓很明確:政府必須緊急實施封城隔離措施。中國和意大利後來都這樣做了,而中國抗疫效果更好,其中有中國人口更年輕的因素,但主要還是中國採取了更為嚴厲的隔離措施,包括建立新冠病毒重症醫院和輕症方艙醫院。

封城隔離人命至上 經濟代價巨

然而,封城隔離的行動對於保護公共健康至關重要,但卻給經濟帶來了巨大壓力。封城隔離持續的時間愈長,大規模失業、供給予需求崩潰和經濟衰退的可能性就愈大,尤其是考慮到由零利率或負利率支撑的全球資產泡沫,已經存在了相當長的時間。

基於「低庫存即時供應」的全球經濟可能無法面對兩個月以上的封城隔離。這個擔心導致了金融市場的「明斯基時刻」:投資者恐慌性拋售,導致繁榮變崩潰、及泡沫破滅。西方股市曾暴跌。在美國,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即使最近有點反彈,但上月的表現為上世紀初大蕭條以來最糟糕的月份。

幣策及財策 財策更有影響

盡管迄今為止,中國的股市沒有暴跌,挺住了封城隔離的衝擊,其主要原因之一是它之前已經遭受了與美國的貿易戰衝擊,大量財富在新冠病毒爆發前已經被摧毁。2020年前兩個月,中國大中型企業工業增加值同比下降13.5%;城鎮固定資產投資下降24.5%;零售總額下降20.5%。而在2019年12月,這三個經濟變量都分別增長了6.9%、5.4%、和8%。

教訓很明顯:雖然封城隔離是必要的,但之後恢復生產和消費的強有力措施也很重要。在短期內,這需要積極的貨幣和財政政策。但這些措施的成效有限。正如美聯儲迅速採取減息並承諾注資數萬億美元的行動也未能阻止股市下跌。財政措施可能會產生更大的影響。

確實,當美國國會批准了史無前例的2萬億美元的經濟穩定方案後,其中包括直接支付給納稅人的現金、失業救濟金、以及用於幫助企業的5000億美元撥款,美國股市停止了暴跌。但是,如果封城隔離的時間太長,這些措施的有效性是有限的。

大多數工人和企業的現金儲備是有限的。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最近的一項研究表明,有44%的美國就業者拿低薪或時薪。2019年聯儲局的一項調查顯示,有40%的美國成年人無法用現金、儲蓄或信用卡支付意外的400美元消費,因為他們無法在短期內償還哪怕是金額不大的一筆意外費用。

2017年,歐盟人口的22.4%(1.128億人)生活在可能陷入貧窮或不被社會包容的風險中。這些人無法承受其家庭收入的長期中斷。而且,由於其中許多人的職位是無法通過遠程在家工作完成,長時間的封城隔離將逼得他們走投無路。

大多中小企業 現金儲備有限

實際上,家庭收入中斷的可能性非常大,因為許多僱主在無法開業的情況下將無法繼續向其僱員付工資。摩根銀行(JP Morgan)估計了一些行業的緩衝現金擁有量中位數:餐廳為16天、零售商店為19天、所有小型企業為27天、高科技服務為33天、房地產為47天。

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預測,新冠病毒大流行將減少530萬至2,470萬工作機會,而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導致全球失業人數增加了2,200萬。僅在美國,三月中下旬的一周就有330萬人申請了失業救濟,這比高盛估計的225萬多出三分之一。

現實是,沒有理由期望新冠病毒大流行會迅速而徹底地結束。根據帝國理工學院的研究,即使感染人數很快達到峰值,之後的疫情小規模復發也需要反復實施封城隔離,直到我們能夠開發、測試、製造、並廣泛分發有效的疫苗為止,而此過程至少需要12至18個月。

在此期間,全球唯一有希望可以抵消抗疫時刻的周期性經濟停頓及其嚴重後果的策略就是合作。這既包括協調各國經濟政策,也包括抗疫知識、經驗、和數據的自由交換與共享。

我們需要警惕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之前堅持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由此產生的憤怒可能將世界推向傳統衝突,造成更多破壞和痛苦。像任何戰爭一樣,與COVID-19新冠病毒之戰將極大地傷害那些本已脆弱的人。除非各國能夠擺脫破壞性的民族主義和小心眼的競爭,並展開建設性的合作,數以百萬計的百姓將在生命健康和經濟上遭受苦難。

像傳統戰爭一樣,傳染病大流行不在乎誰對(right),而是關乎誰還能生存(left)。我們需要全球聯盟來戰勝新冠病毒。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全球唯一有望可抵消抗疫時的周期經濟停頓及其嚴重後果的策略,就是合作。(路透社圖片)

撰文 :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傑出研究員、UNEP可持續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
肖耿 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20.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