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輪防疫基金 措施有何不足?

評論版 2020/04/16

分享:

政府推出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心意是好的,因為全球正在經歷一場戰爭級的事件。幸好香港這次的人命傷亡仍相對少,而基礎建設的破壞,只要守得住這幾個月,相信會有明天的。

抗疫保就業計劃 推出太遲?

這次最受打擊的是旅遊業,它包括了酒店、主題公園、旅行社、餐飲業、零售業、會展業等。不少企業在去年的社會事件後,已經陷入嚴重的財務危機,現在再來一次疫症,不少旅遊業相關的中小企已倒下。在政府的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下,旅遊業及餐飲業得到較多的津貼確實是無可厚非。

不是每一個行業也在疫情中受打擊,超市、送貨的業務便在逆市中有可觀的增長。這「抗疫保就業計劃」,似乎是遲了推出,而細節也未落實,到申請及收到款項時,相信有更多的企業倒閉。另一方面,大企業有更強的抗疫能力,他們似乎不大需要每月每位員工最多9,000元的工資補貼。

幫補薪金 還須處理租金大山

在疫情打擊下,企業最大的負擔是租金及薪金支出,後者可以和僱員商量,用無薪假、減薪等方式去延長企業的壽命,畢竟企業在沒有或極低的收入下,現金流顯得更相當重要,減少現金支出是上上之計,可以保住企業的命。

這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政府有幫補薪金開支,但沒有正面地處理另一個大山,即租金的問題,它只是在第一輪的防疫抗疫基金提出為科學園、工業邨及數碼港租戶寬免租金3.8億元,以及在第二輪中寬免政府物業中租戶的租金。

誘發展商減租 解釋補貼基準

相反,政府在財政預算案中卻有寬免2020/21年度非住宅物業差餉,首兩季以每戶每季5,000元為上限,其後兩季則以每戶每季1,500元為上限。

不少商務租客對我說,雖然有些業主認為租金不是最大的支出,但它的比重不容忽視。以食肆為例,最大的兩項支出為食材及薪金,租金是第三項最大的支出,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零售業,租金不是最大的支出,最大的是薪金及貨物本身,但租金仍佔了很大的比重。

政府可以考慮利誘發展商減租,方法是在寬免非住宅物業差餉的同時,加入減租的誘因,可惜政府從來沒有這樣做,給我的感覺是政府根本不敢碰這座大山,而正正是這座大山,令香港出現很多的問題。這些問題在疫情出現前已有,在疫情嚴峻的時期,更令不少企業倒閉。

除了租金問題,在第二輪防疫抗疫措施中,令很多人大惑不解的是津貼的基礎差異相當大。當然,在因《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下,麻將館、天九館、遊戲機中心受影響而獲10萬元,但事實上幾乎各行各業也受影響,很多人的質疑是雖然補習社沒有因為《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被要求關門,但卻因為停學而令學生大幅減少,為甚麼他們只獲4萬元?這4萬元是如何算出來的?餐飲業按面積計算補貼,電影業按多少塊銀幕,為甚麼補習社不是按面積或學生的數目去津貼?

免息借貸 首半年還息不還本

想維持企業的延續性,不一定要派錢。在預算案中,政府已建議在「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下,推出由政府作百分之百擔保的特惠低息貸款,申請期六個月。貸款額為合資格申請企業六個月的薪酬及租金開支,最多為200萬,還款期最長為三年,可首6個月還息不還本,政府會作最多200億元的信貸保證,其後再在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中加多300億。

其實較理想的做法是政府提供免息借貸,令企業特別是中小企可度過這數個月的難關,而有關企業的個別或全部董事,都要負上當企業不能還款時的責任,相信很多經營者不想其辛苦得來的業務倒閉。

總的而言,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出發點不太差,但對不準目標,應該幫補的得不到合理的金額,或根本沒有得到幫補,有能力的卻得到政府慷慨的幫補。

推半年津貼 助失業者度難關

當前中小企最大的問題是現金流,無論是透過借貸、津貼,要盡快做,否則結業以後便一定不需要這些幫忙了。而那些已失業的,政府其實也可以提供短時間如半年而有上限的失業津貼,幫他們度過難關。

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政府有幫補薪金開支,但沒有正面地處理另一個大山,即租金的問題。(資料圖片)

撰文 : 李兆波 香港中文大學國際貿易與中國企業課程(IBCE)聯席主任及會計學院高級講師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