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加強「法」力 堵泛民奪權

評論版 2020/04/27

分享:

雖然新冠疫情還未淡去,中央與泛民已擺開陣勢再戰,雙方手段及重點各有不同。泛民現時焦點放在9月立法會選舉,透過奪取議席過半數,實行「以點破面」,癱瘓政府、脅逼中央;中央則憑着手執憲法、《基本法》,加強「法」力,對反對派「四面包圍」,以法止暴、以法制亂。

泛民現時精力全放在9月立法會選舉搶位,位置就是權力,反對派在立法會還未過半數,已可拖延內會主席選舉半年,令立會幾近停擺,若能在立會過半數,那量變可帶來質變。

泛民戰略重點 鎖定立會35+

多次替泛民策劃選舉工程、儼如反對派「國師」的戴耀廷形容,泛民若在立法會過半數,等於擁有「大殺傷力的憲制武器」,可否決財政預算案,可與反修例運動連結,如特赦被捕者、責問警暴、重啟政改等。公民黨黨魁楊岳橋更具體提出,泛民若在立會過半數,特首林鄭月娥必須在10月施政報告回應五大訴求,否則他們會否決所有政府法案,包括財政預算案等,財政預算案被立會否決,特首需解散立會,如補選後立會依然否決預算案,特首必須辭職。

戴耀廷形容,現時機會「千載難逢、稍瞬即逝」,按他推算泛民在地區直選35席有望搶佔22席,功能組別35席搶得15席,共得37席,超過立會半數。

泛民將戰略重點鎖定在立法會選舉,因選戰目標及日期明確,有利凝聚內部團結、鼓動支持者、爭取外國聲援。反對派內部派系複雜,泛民雖是反對派內的主流派,但本土派實力膨脹,有野心要在立法會議席上分取更多議席,不讓泛民主流派專美,另勇武派崛起,傾向用武力挑戰政權,不願跟從泛民主流政黨指揮。泛民主流派提出「立會奪權大計」,可借此統合反對派內不同山頭、遏制異議聲音。

泛民圖立會奪權 助爭特首大位

對外,反對派借助立會選舉宣傳,可再次動員黃絲選民,且勝選可以激動人心,鞏固黃絲選民的忠誠;亦是拉攏西方力量的契機,讓西方政府及輿論藉監察立會選舉,為泛民撑腰,對抗北京。

除奪取立法控制權,立法會選舉對泛民的另一重要意義,是乘勢搶佔香港最重要的行政主導大權,攻佔明年底選委會改選,繼而推出反對派人選搶奪2022年3月特首選舉大位,完成整個奪權行動。

既然泛民以立會選舉為重要「突破點」,中央便要防止泛民在立會過半數,更要制止泛民整個奪權計劃,保障國家安全和核心利益。中央的優勢是擁有對香港主權和監督權的法理基礎,可「以法止亂」。

中央在年初調整了對港事務的領導層及架構,委派兩位曾任地方省市一把手的、具有豐富鬥爭經驗的大員,即全國政協秘書長夏寶龍兼掌港澳辦主任,駱惠寧任中聯辦主任。經兩個多月部署,中央自4月中起開啟連串反制泛民行動。

京4月中啟連串行動 反制泛民

先是港澳辦、中聯辦《兩辦》同日發聲明,指摘反對派議員濫用權力阻撓立法會內會主席選舉,癱瘓立法機關運作,是「政治攬炒」,尤其主持選舉的郭榮鏗「有違宣誓誓言」,和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即可被取消議員資格(俗稱DQ),以及被追究刑責;繼而以觸犯非法集會等罪,拘捕黎智英、李柱銘、李卓人等15名泛名頭面人物;然後是港府更換4名問責局長,在選舉、公務員、民政等範疇,強化作戰能力。

中央力保國家安全 以法制亂

其後,港澳辦再一日內發三聲明,其一,表明港澳辦、中聯辦有權代表中央監督香港,並點名批評黎智英、黃之鋒、李柱銘、郭榮鏗乞求外國非法干預香港事務,將香港變成獨立或半獨立;其二,支持警方拘捕黎智英等人,批評西方無視法治;其三,再次狠批郭榮鏗。

中央的反擊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具體落實中央依據《基本法》對港擁有的權力,強化有關「法」力。

有關中央對港的法理權力,近日一個例子可充分說明。對兩辦月中發聲明譴責郭榮鏗,泛民認為內會選主席是香港內部事務,兩辦違反《基本法》22條的「中央各部門不得干預香港特區自行管理事務」,泛民試圖引領公眾相信兩辦違反基本法,並營造中央無權干預香港事務、香港按《基本法》擁有「自治」等印象。

但泛民對香港自治的想像力經常超出《基本法》所賦予的:《基本法》給予香港的並非「自治」,而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香港能保留本身一制,有一個大前提,就是在「一國」的大傘之下;按《基本法》12條香港自治是「高度自治」,即有高度限制,而且香港「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

曾鈺成撰文 《基本法》容中央發聲

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近日撰文就解釋得十分清楚。他指,中央按《基本法》不只擁有香港的國防、外交權,還直接管理香港多項事務,如任命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解釋和修改《基本法》、決定香港立法會制定的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等;至於譴責郭榮鏗的法理基礎,在於立法會的立法權力,是全國人大通過《基本法》賦予的,任何人故意干擾立法會正常運作,就是阻撓中央授予的立法權在香港正當行使。若中央擔憂《基本法》的規定不能落實,「一國兩制」變形走樣,甚至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受到威脅,便會干預,中央授權專責處理香港事務的兩辦亦會發聲。

因此,中央要的不只是「發聲」,更是強化「法」力,採取行動。駱惠寧月中在香港「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發言,就說得很白,將香港問題定位為國家安全問題,他指「港獨」、「黑暴」等激進暴力犯罪行為,已成為侵蝕法治的「蟻穴」,可摧毁國家安全這道「大壩」;要堵塞蟻穴,就要「在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層面下工夫,該制定的制定,該修改的修改,該激活的激活,該執行的執行」。

基本法如金剛箍 官員可念咒

外界猜測這是為基本法23條本地立法開路,但中央要做的相信並不只此,例如若能激活、執行本港已有打擊煽動、顛覆或分裂國家等行為的法例,可遏制恐怖主義式暴力、港獨等行為。又如激活有關立會議員宣誓規定,便可對郭榮鏗DQ、追究失職,而且特首、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等就職時按《基本法》104條,亦必須依法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只要嚴格執行誓言監督,那反對派縱然搶得這些職位,中央都有尚方寶劍,以違反誓言將其DQ。

在強化「法」力下,就有望阻截泛民對中央的挑戰,因泛民要奪權,一些行為就打着擦邊球,以「道德高地」包裝去挑戰法律底綫,經不起法律的敲問,若進而搞港獨,就更可能違反港法、違反《基本法》。那麼,泛民縱是大鬧天宮的孫悟空,《基本法》便是他頭上的金剛箍,而中央官員就是唸咒的唐僧。

過去,中央在實施一國兩制時「隻眼開隻眼閉」,不強硬執行《基本法》賦予中央的權力,讓香港有更多空間發揮,現在中央覺得部分港人大力推動港獨,損害中央的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等核心利益,且在美國刻意圍堵、打壓中國之時,「勾結」美國勢力,可能成為促使國家崩潰的蟻穴,中央絕不能接受,因而要全面行使《基本法》權力,以法止暴、以法制亂。

這場戰爭還剛開打,9月選舉只是其中一場較重要戰役。

泛民既以立會選舉為重要「突破點」,中央便要防止泛民在立會過半數,制止泛民整個奪權計劃,保障國家安全。圖為日前被「兩辦」點名批評的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