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公關以經營簽證移居日本福岡 低調生活融入社會是首要條件

副刊版 2020/04/28

分享:

要移民日本比其他地方都困難,Sally與丈夫於2018年首次踏足日本福岡,對當地一見鍾情,同年10月以「經營簽證」落實居留,隨後更在Facebook開設「香港人在福岡」專頁,目的就是希望以港人身份幫助「自己人」有一個更好的歸宿。

未移居福岡前,曾當公關多年的Sally,說話爽朗健談,當知道要接受訪問,第一句就說到:「用移居兩字比較恰當,我選擇住在福岡的原因,就是買一個長遠和安穩的未來生活。」

對,買一個長遠安穩的生活十分重要,特別是經歷過80、90年代的一群土生土長香港人來說,Sally亦不例外。

「對於香港,我看不見有清晰的未來,移居前盡見社會上出現不公平和光怪陸離的事情,覺得香港已經回不了頭。最簡單的房屋問題,試想如果香港可以落實租務管制,30萬元可以買一層樓,試問哪一位港人會願意離開自己出生和成長的地方?」

站在大丸前

笑言自己是「婆仔投資心態」的Sally,首先經朋友介紹在福岡買入一個住宅單位,直到2018年才首次與丈夫踏足當地。當行經三越和大丸這些曾經在香港出現過的百貨公司,Sally的丈夫突然百感交集跟她訴心聲:「為甚麼我們要那麼辛苦、營營役役在香港生活?我們可否將公司搬來福岡發展?這裏一盒九州雞蛋,十多元有10隻,1公升新鮮牛奶也只是十多元,物價比東京和大阪再便宜15%至20%,而且由國際機場到市中心只需20分鐘。」

回到香港,他倆就立即着手以「經營簽證」申請在當地定居,只花上大半年就正式「落地」。

「福岡只有160萬人口,30萬外來人口,500至600萬日圓(約36至43萬港元)就可以在距離市中心博多區約10分鐘車程的地方,購買一個面積約200呎的大廈單位,單是這方面,香港永遠都做不到。加上港人在當地置業十分容易,只要去民政事務處進行宣誓文件,其餘所有程序就委託予不動產處理,最後由律師進行房地產權利登記(類似香港的樓契),而日後不動產更會代理收租及管理,非常方便。」

或許就是以上這些「簡單手續」,令不少港人以為在日本購買數個單位就可以收租移居,對此,Sally向大家說是錯到不得了的想法。

申請經營簽證

「雖然日本人買樓是不需要首期,但正所謂『供三代』,年輕人都不想承受這沉重的負擔,大多普遍租樓住。留意的是日本是沒有炒樓這回事,因為當地有嚴謹的租務管制,甚至租出後,業主不可以隨便拿回自住,所以當你花數百萬港元買獨立屋,然後再改裝成民宿後,其實未必能夠取得可觀的營業額之餘,往後還有很多的維修費隨之而來。當中還未計算出租時好多後續問題,包括清潔、日常維修水電、出租時或遇上不良分子等問題,都要及時處理、所以奉勸有心人購買民宿前一定要三思。」

話說回頭,「經營簽證」又是怎麼一回事?

「簡單來說就是在日本開公司,意指你要僱用日本人為全職員工,要為日本這一個『萬稅國』來跑數(每年公司營業額必須要有盈利,不可虧蝕才可獲得簽證更新)。最基本的入場費是500萬日圓(約36萬港元),但最終批不批又是另一回事,因為近年批核方面愈來愈收緊。據說去年的拒簽率高達90%,單是申請時要附交一份詳盡的計劃書就叫你頭大如斗。」

在日本做生意,不是有錢對方就一定為你服務,日本人很着重誠信,更加着重關係,所以很多時都要有一些資深人脈介紹和推薦,日本人才敢與一間新公司展開合作關係。你可以說日本人在這方面相當保守,同時也是一個機會,一旦能與日資企業成功合作,就是外資成功融入的基石。現在Sally和丈夫在福岡開設了顧問公司,主要工作是提供市場情報和採購產品等相關服務,Sally已與多間日資企業合作中,辦公室是自置物業,同時公司亦招請了4位日本員工,生意已上了軌道。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

不經不覺在福岡住上了第3年,Sally想起初來到埗,由學習日文到經營自己公司,都凡事親力親為,付出過百分百的努力。這陣子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隨着日本政府於4月10日宣布「緊急事態宣言」,又是另一個人生挑戰。

「現時大部分都安排點對點工作,安全要緊。我做事經常堅守居安思危的宗旨,口罩方面,打從1月從新聞得知已故的中國李文亮醫生警告,指武漢出現人傳人的疫情,我已經立即準備,而且更在日本封關前回港一次,將口罩帶給居港的父母和妹妹。」

「現在全日本接近95%的商店都休業至5月6日,但我好佩服日本人的耐性和不會爭先恐後的態度。不過,可能是以前看得太多荷里活的災難電影,面對疫情,心情有點不安,但都要積極面對,好好發揮香港人堅毅不屈的精神。」

作者:何偉雄

責任編輯:何偉雄、鄺素媚

Sally和丈夫移居日本福岡踏入第4年,她覺得移居外國,勤力兩字很重要,例如她就曾經用手機逐一拍下櫃員機熒幕,再慢慢查字典了解內容。「沒有人幫到你那麼多,有很多事情一定要自己處理。」(被訪者提供)

難得郊外現在比較少人去,Sally和丈夫便到福岡郊外呼吸新鮮空氣(被訪者提供)

4月中是福岡盛開櫻花的日子,以往當地的舞鶴公園車水馬龍,今年空無一人。(被訪者提供)

自從日本「緊急事態宣言」實施後,福岡市中心的天神地下街幾乎沒有行人。(被訪者提供)

Costco行會員制,每人限量購買,但大家毋須搶購廁紙。(被訪者提供)

早前日本四處出現搶糧搶廁紙情況,Sally亦要到距離市區 40 分鐘車程的Costco,購買日常生活用品。(被訪者提供)

早前日本四處出現搶糧搶廁紙情況,Sally亦要到距離市區 40 分鐘車程的Costco,購買日常生活用品。(被訪者提供)

相關文章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