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辦公室 風險管理新模式

評論‧世情 2020/04/30

分享:

分享:

筆者近年來一直關注亞洲家族辦公室的發展與演變,家族辦公室的職能是筆者關注的重點。比起歐美,亞洲家族辦公室的發展尚處於初生階段,但作為全球經濟發展最快的地區,亞洲億萬富翁人數近年持續增加,使亞洲家族辦公室的數目也隨之不斷增加。粗略統計,2017年的數目是十年前的10倍。這些新增的家族辦公室大部分由「新財富」設立。

傳承財富價值 負責家族治理

這些新財富與「舊財富」有別。所謂「舊財富」一般是經過數代積累而來;而「新財富」積累的時間比較短,比如當前的互聯網高科技新貴。

由年輕的新財富設立的家族辦公室,其起始的職能絕大多為財富管理。很多市面上的資產管理公司也「掛羊頭賣狗肉」的自詡為「多家族辦公室」(Multi Family Office),但其實與真正意義上的家族辦公室大相逕庭。不少人因此誤以為家族辦公室的唯一職能就是財富管理。

殊不知,家族辦公室如果設計得當,可以成為家族傳承的強有力的工具,不僅可以實現財富的傳承,還能實現家族和諧關係和家族價值觀的順利傳承。家族辦公室的職能,尤其對於舊財富和即將面臨傳承挑戰的新財富,除了財富管理,還可以負責家族治理,家族慈善等方方面面的事務。

筆者在本文中將介紹家族辦公室的另一重要職能,而往往又易被人忽視的職能——風險管理職能。

法例政治突變 外部風險難控

今年新冠肺炎(COVID-19)這宗「黑天鵝」事件,令全球經濟和投資環境風雲色變,家族辦公室如何識別與防範風險,問題便十分值得討論。事實上,對家族辦公室或家族本身來說,「風險管理」是一個「舊問題」。

家族傳統的風險管理多集中於投資方面之風險管控與防範,以及財富的傳承或轉移風險、成員國籍問題、稅務規劃等。此外還有家族成員婚姻問題,若同配偶離婚,家庭財富如何處置?是否需簽訂婚前協議書,以規避因婚變而出現的問題風險?這些都是家族處理的固有的風險迴避事項。

隨着國內外環境瞬息萬變,種種不確定性,令家族今日面對的風險,往往超出管理「傳統風險」的範疇。

首先討論家族外部風險。很顯然,外部風險是無法自主控制的。譬如,如若國家在法例法規上政策多變,一旦法例突變引起的風險,往往是巨大的。譬如,一家企業過度借貸以進行業務擴張,卻突然遇到國家緊縮信貸政策,由此所帶來立竿見影的經營倒閉風險,可以想像。因此,在一個缺乏「政策可預測性」的外部環境下,擴張步伐需要預留退路。

第二,從目前情況看,地緣政治風險須加以衡量。筆者研究百年老店那些富過三代的成功傳承企業,其成功之道,在於能夠把風險分散,不僅在商業項目的選取上,更加在地區布局上採取「分散化」策略。避免「單一化」形成的風險集中迸發危機。在目前國際政治秩序帶有重塑意味的局勢下,地緣政治風險有升溫的潛在可能,不容忽視。

氣候天災流行病 破壞力亦大

第三個值得留意的,是氣候變化風險。譬如全球暖化,據國際勞工組織(ILO)去年7月發布的《在一個更溫暖的星球上工作,高溫對勞動生產率和體面勞動的影響》報告預測,料到2030年,全球因高溫而損失22%工作時間,相當於8,000萬個全職工作崗位,導致全球經濟損失達2.4萬億美元。

近年,家族辦公室更多考慮以可持續發展的項目,作為投資對象,是明智的選擇。因為此舉不僅對社會有利,而且也考慮到氣候變化對自身企業的影響,冀所作為能利己利人。

第四個是災難風險。當然,天然的災難,包括地震、海嘯等引起的經濟損失風險。災難產生的破壞性,如直接造成的投資設施損失,因災難而造成生產力的折損,包括工時的損失等等。災難風險很大程度上靠保險來作出應對和救濟,但家族的風險管理者也必須有所準備。

第五,流行病災難。目前的新冠狀病毒疫情最能體現這種風險的破壞性。疫情從爆發到目前僅僅數月,已造成全世界國計民生的巨大損失。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於4月底公布,今年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同比下降6.8%。出現季度負增長,是過去40多年裏極為罕見。在微觀經濟層面,不少中小微企業目前仍陷入經營危機的泥潭之中。

記得2003年的非典肺炎(SARS),疫病病毒的宿主源頭來自蝙蝠,後再經野生動物傳染人類,造成疫病流行傳播。箇中關鍵是有人吃這些帶病毒的野生動物。外人染病不在家族辦公室控制範圍,但家庭成員的飲食健康卻是可控的。我們從流行病的探討可引伸至家族辦公室可防控的飲食風險問題。

Kosher食物啟示 關注食品風險

筆者一直在做猶太人與華人家族企業的研究,研究過程中也涉獵猶太文化,其中猶太「Kosher食物」的飲食傳統戒條很值得一談。猶太人只吃Kosher食物(潔淨食物)的規條源自《聖經》,並在猶太教規中得到加強,成為猶太人三千年來所遵守的飲食習慣。

Kosher的希伯來文意義為「適合的」,Kosher食物是指符合教規的「潔淨食物」。大部分猶太律法中所視為不潔的食物,的確是吃了對人類身體不健康的。因此,猶太人絕不會去吃蝙蝠或者污垢的野味食物。

筆者不久前跟一位猶太學者交流聊天,他談到,猶太人的「Kosher食物」包括雞,即雞肉是可以吃的。但約在十五年前,以色列政府規定,在境內不能售賣雞爪,因為雞爪被視為「不淨」的東西。

猶太人在醫學上一直有深湛的研究,歷年諾貝爾醫學獎,不少獲獎者都是猶太籍科學家。從古至今,猶太人都關注和實踐健康飲食文化,這無疑可以規避一些進食不潔食物可能引起的健康風險。華人的家族辦公室也應該多關注食物風險防控問題。

風險管理官 提異議保駕護航

此外,猶太人自古以來鼓勵自由爭辯精神,「三個猶太有四種意見」,這句諺語是猶太人對自己的爭辯精神的概括。家族在作決策時,鼓勵家族成員積極發聲,避免出現由一個人作出「一錘定音」式的決策。任何決策一定要聽到不同的意見,若沒有意見,這項決策就要暫停,以避免忽視重大問題的風險。在華人家族企業,「一錘定音」式的決策方式十分常見也被廣泛接受,很少有人挑戰這樣的方式並對此可造成的風險進行防控。與此相關的還有「關鍵人物風險」。一旦家族或組織內的關鍵人物出事,整個組織出現穩定性動搖,這種風險,也須加以衡量和進行有效管理。

筆者建議家族或家族辦公室設「風險管理官」,系統防控家族內外各種新舊風險。該名「風險管理官」可借鑑猶太人的風控傳統,既對潛在風險有敏銳的風險,又具很強的思辨能力,提出異議,努力成為家族裏面那名「最不受歡迎的人」,才能為家族保駕護航。

家族辦公室如果設計得當,可以成為家族傳承的強有力工具,不僅可以實現財富的傳承,還能實現家族和諧關係及家族價值觀的順利傳承。(法新社圖片)

撰文 : 彭倩 科大商學院陳江和亞洲家族企業與創業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