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3條路 疫情可助逃「一戰」?

評論版 2020/05/02

分享:

哈佛大學的艾利森(Graham Allison)教授曾警告:當雅典或中國這樣的力量崛起,威脅要取代獨領希臘風騷數百年的斯巴達,或美國這樣的統治力量時,基本上,警鐘就要敲響了。

如今,警鐘大鬧,震耳欲聾得甚至正在扼殺所有可讓美國和中國擺脫艾利森教授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即崛起大國與既有霸主或守成大國「必有一戰」的命運)的思維。

中美警鐘響 難逃修昔底德陷阱?

前路有三條:第一條是死路,第二條是毁滅之路,第三條可以帶來全球復甦。第一條路是通往英國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構想的「中美國」(Chimerica)模式:即中國和美國的「經濟聯婚」。這一說法肯定了21世紀的經濟現實,即通過全球價值鏈達成的深度融合。

但「中美國」模式也許已不可行,原因在於其所產生的經濟失衡。全球化和中國受到廣泛,尤其是來自美國的批評,深化中美融合的過程愈來愈難以恢復。相反,全面的「脫鈎」已在成為現實。

第二條路將導致更加對立的局面,中國和美國尋求「互相削弱」。這可能以消極方式發生:當一方經歷困難時,另一方作壁上觀。或者一方或雙方都積極煽動對方的國內亂局,甚至參與蓄意破壞。毫無疑問,選擇這條路既不道德,也很危險。負責任的政治家應該盡力避免這一災難性的逐底競爭。

選擇互相對立 後果災難性

第三條路通往恢復互信,專注於共同利益和對抗共同敵人。回到艾利森的歷史範式,不妨回憶一下,雖然斯巴達是伯羅奔尼撒戰爭的贏家,它其後仍大大地衰落,這給希臘外圍的馬其頓王國在菲利普二世領導下崛起的機會。

在今天的例子中,中國在認定COVID-19是一個嚴重威脅後,做出了巨大的犧牲,控制了病毒,為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爭取了開始準備工作的機會窗口。如今,在本國傳染曲綫平緩之後,中國也向有需要的其他國家輸出醫護人員和設備,彰顯全球團結。

但美國不但不認可中國的果斷,和感謝她的幫助,反而加倍詆毁中國。馬來西亞經濟學家沈聯濤(Andrew Sheng)觀察道:「中國不管做甚麼好意的事情,都會被當成是奪權的陰謀。在西方看來,中國不會做好事。」這種想法太不幸了:格雷厄姆提醒過我們的歷史,不應該被忘卻,特別是當它正在重演的時候。

中美重建關係 全球經濟始有出路

這不是必然。從今天開始,中國和美國可以着手重建關係,雙邊共同領導阻擊COVID-19疫情的全球行動,讓全球經濟回歸可持續增長之路。

盡管中美關係緊張已有一段時間,但兩國其實是有聯合起來對抗共同敵人的歷史。如2001年9月11日美國恐怖襲擊發生後,中國和美國攜手打擊基地組織及其同類所造成的威脅。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中美再次聯手將世界從全球蕭條的邊緣拉了回來。2014年,中國和美國簽署的協議,為巴黎氣候協定掃清了障礙。

COVID-19是一場全球危機,也應該被視為共同的敵人。畢竟,病毒不會理會政治邊境,也不具有種族和國籍。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光靠自己贏得對病毒的戰爭。至少在現在,我們在戰勝COVID-19上的共同利益,遠高於我們的區別。COVID-19危機要求中國和美國採取第三條道路,這是走出修昔底德陷阱的機會。

專注共同敵人 戰勝全球危機

誠然,像中國和美國這樣歷史如此豐富和不同的大國,肯定會有所差異。近幾年來,這些差異加劇了中美關係的緊張。但不可否認,兩國在打擊COVID-19疫情、氣候變化、金融動盪和未來可能出現的其他一切共同敵人方面,有着相同的核心利益。

和中美不同,新興市場與發展中國家缺少在新疫情面前保護自己的資金。中美應該聯手提出果斷方案,通過新發行IMF全球儲備貨幣--特別提款權,提供更多資金,並為窮國提供債務紓困。惟有如此,舉步維艱的政府才有財政空間對抗疫情以及疫後經濟重建。

如果病毒和經濟危機仍在某個地方存在,就會給所有地方都造成風險,包括中國和美國。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中美關係前路有三條:第一條是死路,第二條是毀滅之路,第三條可以帶來全球復甦。圖左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圖右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余永定 中國世界經濟學會前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前所長、前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
Kevin P. Gallagher 波士頓大學Frederick S. Pardee全球研究學院全球發展政策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20.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