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未收斂 反攬炒難單靠警察

評論‧世情 2020/05/02

分享:

03年的「反23條」立法,打開了特區管治的「潘朵拉盒子」,往後助虐於顏色革命,將社會推向歷史新拐點:「一國」與「兩制」的利益共同體怎走?縱暴廢青怎管?國家民族認同怎加強?「兩辦」怎樣助推積極性的一國兩制?

鼓吹疫境示威 延續黑暴淪棋子

在新冠疫情、黑暴餘波和經濟滑坡的三面夾擊下,反對派不但不以社稷為念而收斂,更以西方力量的對華博弈棋子自居,悍然衝擊基本法的憲制底綫,以「政治攬炒」去癱瘓議會,挫削立法的憲制職能;又無視防疫「限聚令」的要求,鼓動市民集會示威,作為延續黑暴的棋子。

事已至此,不能再單靠警方或司法機構孤軍作戰,而需統合管治團隊和各界的支持力量,既平息黑暴,也助鞏固中央對港的全面管治,主動推進積極的一國兩制。

挑釁拉布陰謀論 22條偷換概念

由於事涉基本法,並是實現國家統一的樣辦案例,「兩辦」有責任代表中央跟進和監督港澳事務,不容反對派胡作非為。然而,第一,對於「兩辦」早前的強烈譴責,反對派非但不知所進退,反而挑釁性地連續第16次拉布,更強將基本法第22條套入陰謀論,謬指中央違反基本法。既然善意提醒和嚴詞警告均未見成效,依法檢控和在必要時遞奪議員資格,以及提請中央釋法,便成為後續必然的考慮選項。

第二,反對派一直借立會宣誓去挑戰國家主權、侮辱憲法和基本法,並以拉布去阻礙特區施政,甚至想藉選舉去組織反對中央的領導班子;近年更充當西方勢力的「棋子」,謀劃顏色革命,甘為遏中反華的槓桿。要震懾歪邪,就要凡事都以基本法為綱,不能被所謂「核心價值」所扭曲誤導。

第三,至於「兩辦」是否受制於基本法第22條,不能「干預」特區內部事務,這個爭議不過是反對派的偷換概念:

①「兩辦」並非條文泛指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而是獲中央授權對港「行使監督權」。

②條文提及的「不得干預」是指特區根據基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而非「任何香港事務」。

③「政治攬炒」癱瘓了立法會及其內會的工作,中斷了中央和基本法授予的憲制職責。「兩辦」的參與,有權有責有理有利有節。

令人扼腕的是,反對派不乏法律專業人士,更有曾參與基本法的起草、諮詢和推廣工作,但竟昩於法理事實,拿第22條做文章,曲解基本法,誤導社會輿情,用盡手段求「去中央化」甚至「港獨」,其心可議,令人不齒!

重塑法治新共識 助推一國兩制

第四,香港崇尚法治,但港人特別是新世代的法治觀念薄弱、法治文化缺失,以捍衞法治之名,遂行違法誖暴之亂,因而需在嚴懲之餘,重點查明法治失守的因由,重建維護香港法治的新共識,並要超前地為「後50年」的基本制度作準備,整飭特區管治,實現特區的長治久安。

由於事涉基本法,並是實現國家統一的樣辦案例,「兩辦」有責任代表中央跟進和監督港澳事務,不容反對派胡作非為。(資料圖片)

撰文 : 陳建強 香港專業人士協會會長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