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港航運中心 財政與長策缺一不可

評論版 2020/05/05

分享:

雖然財政司長近日持續吹風,預告今年首季本地生產總值(GDP)將比亞洲金融風暴及全球金融海嘯期間更差,但昨日(4日)公布GDP按年實質跌8.9%這一破紀錄跌幅時,還是讓人大跌眼鏡。

GPD破紀錄跌幅 港航運驚濤駭浪

由於疫情嚴重打擊全球供應鏈,香港首季港口貨櫃量跌4.8%至426.8萬標箱。隨着船公司大幅減少歐美航綫,二季度港口貨櫃量錄得二至三成跌幅也不足為奇。作為國際航運中心,香港海運和物流業這艘「巨輪」無疑正經歷驚濤駭浪。幸而港府早在今年2月公布的《財政預算案》,為鞏固香港作為國際航運中心提供財政支援,希望通過修例,為船舶租賃以及海事保險提供稅務優惠;及為吸引更多國際航運業務經營者和委託人落戶香港,繼續研究其他稅務措施。

但這些其實只是回應了兩年前的2018年《施政報告》中,支持和提升高增值海運服務發展的主要措施。若非延續超過半年社會抗爭事件導致政府無暇他顧,這些減稅措施早在去年就該逐步落實。

當然,逆水行舟的香港航運業在過去一年也取得了驕人成績。11月21日,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國際航運公會在香港設立中國辦事處,成為這個以倫敦為總部且具有百年歷史的全球船東組織的首個海外分支機構。另外,波羅的海航運公會在12月15日明確將香港納入其制定的各項海運標準合同仲裁條款當中,正式確認香港與倫敦、紐約和新加坡齊名的國際海事仲裁中心。此外,海事處已經在上海、倫敦和新加坡成立、並逐步運作了船舶註冊處的海外支援團隊,為香港船舶在這幾個全球最重要航運中心提供支援服務。這些成就的取得,與特區政府近些年轉變角色,在與業界積極合作過程中更多發揮「促成者」和「推廣者」密切相關。

政治衝擊 損高效管治優良法治

但正如《預算案》引言所講,經過連續數月的社會抗爭事件而飽受摧殘的香港,脆弱的社會結構又再次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雪上加霜。雖然疫情下社會運動稍有緩和,但示威乃至暴力衝擊場面隨着疫情緩和而再現,證明社會表象和深層次矛盾很可能在疫情結束後再次爆發。

高效管治和優良法治一直是香港在「一國兩制」下最具優勢的地方,但持續的社會抗爭,無疑打擊甚至削弱了這些優勢。更重要的是,評價一個地區營商環境好壞,最基礎的一項標準其實是社會穩定,而這對於去年6月9日之後的香港來說似乎成了一件「奢侈品」。試想,當一個地方連穩定都難以保障的時候,就算政府給予再多稅務優惠,也很難吸引跨國公司來此投資興業。美國傳統基金會在3月17日公布的「2020年經濟自由度指數」中明確指出,持續的政治和社會動盪,削弱香港作為全球營商最佳地點之一的地位,影響投資流入。因此,盡早透過對話實現互相理解,繼而探索和解決深層次矛盾,早日平息社會事件,香港才能「再出發」。

不過,當前對香港航運業來說更重要且迫切的,就是長期缺乏一個全面且長遠發展策略。這就導致無論是本地還是海外航運企業,都不知道特區政府在航運業的未來發展方向,也就無法務實有效的對香港做長期投資打算。

缺長遠策略 礙業界長期打算

2018年《施政報告》除了一次性提出8項措施,還提出希望鼓勵更多海運業的業務委託人(如船東、營運商、船舶管理者)利用香港作為他們營運海運業務的基地。這無疑是正確且值得鼓勵的。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如果作為「皮」的傳統海運業務委託人與香港漸行漸遠,那麽海運業集群建設就無從談起,而作為「毛」的高增值航運業發展就更是鏡花水月。但讓人遺憾的是,今年《預算案》只是延續過往一貫思路,即通過稅務減免來實現「拆牆鬆綁」,依舊未能着眼香港航運業未來發展,提出任何檢視和討論。

發展策略對於一個行業來說無疑是非常重要的。以新加坡為例,為了建設全球頂尖航運中心,新加坡政府很早就已借助全球航運重心向亞太轉移大做文章,建立了一套完整的航運及海洋海事產業發展規劃,將海洋、海運、金融、保險和法律等產業集中統一規劃。

新加坡完整規劃 地位傲視同儕

在具體產業發展方面,新加坡遵循了先發展海運運輸,之後發展海運保險;先發展航運產業,後發展海工產業;先做大港口吞吐量,後引入人才完善人力要素;先擴大海運業集群,後發展高端服務業。正因有長遠且全面的發展策略,經十數年發展,新加坡在《新華—波羅的海國際航運中心發展指數》中已經連續6年排名第一,超過倫敦、香港、上海等競爭對手。

此外,與新加坡相比,缺乏專門處理海運和港口事務的機構,也成為香港行業發展的一大掣肘。以此次應對新冠疫情為例,新加坡海運港口管理局(MPA)從一開始就迅速反應,採取一系列積極措施來幫助航運企業度過難關。近期,MPA更推出一個價值2,700萬美元名為「MaritimeSG Together」的一攬子財政扶持計劃,為航運公司運營和個人培訓提供財政支持,並為新加坡海員提供經濟和就業支持。相反,從疫情爆發至今,無論是運輸及房屋局轄下的海運港口局、亦或是海事處,幾乎處於缺位狀態,政府推出的多輪紓困措施也未專門施惠航運業。

《財政預算案》以「一起推動香港向前」作為結語,確是點睛之筆。對於香港航運業來說,「高瞻遠航」這個作為連續舉辦四屆的「香港海運周」的口號,就有必要盡早以長遠且全面發展策略的方式予以落實,成為香港航運業乘風破浪向前推進的「羅盤」與「海圖」。同時,一個相對獨立且專業的海運港口機構則需要盡快成立,為推動香港航運向前「定向把舵」。

撰文 : 劉洋 國際航運公會中國辦事處首席代表、香港船東會中國委員會委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