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 將改變世界秩序

評論版 2020/05/06

分享:

美國共和黨元老級謀士基辛格撰文指:疫情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事實是疫情正影響各國內部政治及國際地緣政治的發展趨向。後果為何值得探討。

歐美疫情大爆發,暴露了西方資本主義的一些醜陋真面目及深層問題,且有不少令人意外者,特別是:

疫情揭西方資本主義 深層問題

(一)文明拋諸腦後,回復蠻荒時代。民眾搶購發生打鬥,國家間互相截留醫療物資。美國做得尤為出色,竟可在機場攔截送往他國的貨物。郵輪被禁泊岸,以至漂流海上而成「疫船」。甚麼法治、人道主義、盟友團結互助等全變廢話。

(二)全球化及國際協作理念沉淪,「各家自掃門前雪思維」大漲潮。暫時嚴限人民來往以減交叉感染乃正確選項,但在貨物上設限、囤積,甚至如美國捐出的東西也要拿回,便是走向極端。各國要重組「產業鏈」以提高自供自給度的說法甚囂塵上,國家健衞安全還可成為保護主義的遮掩,反映閉關主義思維膨脹。最為諷刺者是美國「一面封人另一面求人」,特朗普在禁止醫療用品出口同時,又致電韓國文在寅及印度莫迪索取試劑及藥物。

(三)反智之風猛吹。民間流傳新冠病毒只攻擊黃種人不攻白人、5G播毒及蓋茨投資研製疫苗,是為了「滅絕黑人」等荒誕說法卻有信徒。更為驚人者是精英及領導層的無知。特朗普直至3月中都認為可把新冠當流感而不予重視,更教人民注射或飲用消毒劑抗疫。英國政府曾據專家建議推行「群體免疫」策略。連世衞及美國疾控中心專家都質疑戴口罩,直到四月才稍轉口風,而這在大中華地區乃基本動作。

反智之風猛吹 軟硬實力俱損

以上各項打碎了西方文明的先進、卓越光環,暴露了其虛偽及惡劣的內裏,令其軟實力大受打擊。硬實力也將受重創:不少西方評論估計是次歐美經濟損失將超過2008金融海嘯,且或會引致長期衰退,甚至直逼上世紀的大蕭條。相信經濟若嚴重創傷,西方社會及體制將受到衝擊,深層及長期性矛盾將浮出或激化:

其一是分配問題如階級矛盾及貧富懸殊等﹔

其二是身份問題(identity problem),即不同地區、宗教、文化、種族部族及政見群體間的鬥爭,受極端主義煽動日益尖銳。

地緣戰略格局也正瀕臨巨變,經疫情衝擊歐盟的分裂傾向更深,神根條約名存實亡,歐美間的泛大西洋聯盟裂隙擴大,難以彌補。本來西方資本主義正走近百年一遇的關節點,疫情又加快其進程,並將觸發有如上世紀大蕭條時期的深度調整及深度改革,資本主義必須浴火,方有望重生。

與此同時,疫情又加快了世界地緣政局的另一歷史性巨變;中國崛起促成西方主導世界文明時代的完結。

當歐美深陷疫劫而中國成功脫困,將嚴重打擊西方的白人至上、西方政制至上等優越感及唯我獨尊意識:西方的先進性及實力原來是紙老虎,其現代化醫療體系在疫情中不堪一擊,領導無能及政策混亂更暴露無遺,與中國對比下更難遮掩。

經疫情衝擊 歐盟分裂趨深

因此可以想像西方對中國的嫉恨,故自疫情伊始便抹黑詛咒不絕:最初是隔岸觀火幸災樂禍,笑中國是「東亞病夫」,到中國封城則指是專制政治以犧性人民自由來抗疫;到成功控疫說數據造假,到支援外國又說是企圖以「口罩外交」擴增影響力,最後是如特朗普所說「中國隱瞞疫情」令美國未能及早反應,和中國未有把疫情限制在境內等,想「甩鍋」中國。更有甚者,是有建議要中國負責並賠償外國在疫情中的損失。

但最令西方擔心者,是中國顯示出相對歐美的體制優勢。在這關鍵時刻西方的衞道者福山教授又跳了出來,指「抗疫成功與否不在於體制上的民主與專制之別,而主要是看領導的能力和人民對其信任與否」。福山想「甩鍋」給特朗普:即問題是因為「總統不好而非體制不好」,但他忘記了這位總統正是美式民主的產物。

基辛格:政府抗疫低效失信於民

還是基辛格比較客觀,他的文章指政府抗疫低效失信於民,事後必被視為失敗,故建議美國要改善施政。除內部變革外,基辛格還應看到一個國際格局轉變,但卻不能說出來。這就是《外交》雜誌之前有評論指出的:美國將喪失世界領導地位,而中國的地位隨之上升。這個世局巨變將因疫情加快。

半世紀前基辛格促成中美交往,看到今天的新形勢,他定必感慨萬千。

反智之風猛吹,打碎西方文明的先進光環,令其軟實力受損,硬實力也將受創。圖為美國總統特朗普。(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