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店老闆開插花班 為母親節送上歡樂

副刊版 2020/05/07

分享:

這一年的社會事件及疫情帶來的經濟衝擊,相信香港人或多或少都過得不容易。一位在中環開花店的媽媽,面對租金高企,生意淡薄,在逆境之下,想出以本業祝福他人,希望透過鮮花,為社會帶來笑容和希望。

本周日是母親節,Petals花店老闆Irene Ng近日跟將軍澳親子閱讀交流會合作舉辦母親節插花班,讓媽媽找回自己的MeTime。她謂自己的子女已長大,但作為媽媽可以代入到時下很多媽咪們既要顧內又要顧外的辛勞,感到自己也可以付出一點力。

向秘書送小盆栽

其實Irene的花店在疫情下也是飽受衝擊,早於2月時她已考慮是否要續租繼續經營,有信仰的她後來經祈禱後改變思路,由那時候開始,不再問賺多賺少,學習用既有資源祝福社區,教大家學習DIY花束或花盆,送給自己母親或太太,令對方開心一些。「情人節時發現所訂回來的鮮花銷情非常好,很感恩,故4月秘書節當天,我為附近店舖的秘書每人送上一小盆花。踏入5月,因認識社區家長閱讀組織,一拍即合,想用花藝接觸更多媽咪,開班後因跟人有傾有講下,自己心情也好轉。」

因為限聚令及場地所限,Irene每場不能教導太多學員,但活動仍得到不俗的反應。過去的周六、日辦了5場活動,有十多個成品,無論來的是媽媽,抑或是人家的女兒,甚或是爸爸級人士,都快快樂樂地離開。她謂在家長班上見到母親親近植物,透過插好一盆花而建立成功感,令她深受鼓勵。「我從來不感到自己插花幾叻,近日卻聽到許多學員和收花的朋友許多正面回饋,例如有學員女兒看到媽媽的DIY花藝作品,開心到不得了!又有奶奶話好鍾意,第一時間影相放上家族群組。開心就好像漣漪一樣,慢慢擴散開去。」

爸爸感激太太辛勞

她謂因媽媽們多是未學過插花,故她需要由基本教起,包括教她們選花盆、預備花泥、選定及修剪花材;之後依着插花基本步,包括先在花泥正中插入最大朵最漂亮的主花,然後逐個角度四周插上葉子及襯花,期間留意每次插入花材的高度,目標是製作半球體。

上周的一場課,參加的不只女士,還有對DIY花藝感興趣的老師曾先生來學習,他謂重要日子都習慣送花給太太,今年母親節太太特別辛苦,故想札一束她最喜歡的鬱金香。「太太是全職主婦,停課後她由每周只煮5餐,變成每日煮很多餐,並要同時在他和兩名子女網上學習和教學時作不同支援,故感到她實在很辛苦。」他笑言拿着不同的花材一開始不知怎處理,左插右插好幾次也不感悅目,最後老師提示這樣會令花很快熟,未插完花已開盡了。「學插花過程跟老師閒談,學到很多冷知識,並感到老師很無私。我自己會料理家中植物,以我經驗,300元一堂包10枝康乃馨及其他花,其實買花材也不夠,她更同時傳授自己的技能,所以好抵!好開心最後這束花好靚,老師給我99分。」曾先生說。

花不應只是奢侈品

Irene的花店因經營多年,在區內已具名氣,現場一系列3款為領事館設計的花藝,售價1,500元,反映其客路屬中高檔路綫,但她謙稱疫情下社會人士的心態是有了變化。「我不想再只看花店是一盤生意,讓它增值變成一個祝福點更好。日後希望讓其他人用到可以負擔得起的價錢學吓花藝,多欣賞到花的好處,它有顏色、香味、質感,它可以帶來療癒,一般人應該多些接觸,人人都可以做得到。花不應只是奢侈品,有錢人才可接觸。」

她坦言Petals是自己心血,藉花店供養一對子女讀書,今天大女已大學畢業,細仔讀中一。「他很生性,經常會來幫忙執頭執尾。自己實捨不得結束花店,也不大敢想未來會點……只好保持樂觀去想:疫情終會過去的!」她謂正學習把賺蝕看輕!「我要求不高,交租出糧已足夠。見到媽咪們在互相支持,我發現自己也變快樂了。」

作者:胡麗珊

責任編輯:李越樺

Irene說,最初辦這個活動,初衷是和人傾偈,讓人開心一下,以成本價提供鮮花給大人學習,已視賺錢是其次,只想祝福!(湯炳強攝)

最近她為領事館設計的花藝。(湯炳強攝)

在職媽咪Viola說插花很快樂,開心找到自己MeTime。(受訪者提供)

活動發起人將軍澳親子閱讀交流會曾太,送給她奶奶的作品。(受訪者提供)

小學老師曾先生在她指導下慢慢學習插花。(受訪者提供)

有學員女兒看到媽媽的DIY花藝作品,開心到不得了!(受訪者提供)

閱讀組織負責人曾太希望在疫情放緩、限聚令取消後,周六繼續與Petals合作合作舉辦「親子花藝DIY閱讀活動」,除了和小朋友看繪本、認識花店工作和花藝小知識外,還會讓小朋友親手製作DIY花藝。有興趣可致電3753 9113(喜悅文化)查詢。(受訪者提供)

Irene的花店已經營有年,在區內已具名氣,故客路屬中高檔路綫。(湯炳強攝)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