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壓力爆煲 慎防創傷後遺症

評論版 2020/05/07

分享:

新冠肺炎在香港已經開始進入受控的情況,連續17天沒有本地個案,大部分新增個案都是境外輸入,限聚令及公共設施也隨着疫情受控而有所放寬。

但外地疫情仍然嚴峻,直至現時為止,美國疫情仍未有緩和迹象,疫情第三波的印度、俄羅斯及南美個案節節上升,加上醫療系統遠較先進國家落後,個案追蹤亦乏善足陳,每百萬人的檢測病毒數字亦大幅落後,可以肯定這些國家的死亡率及醫療系統不勝負荷,較歐美國家為甚。

隨着疫情已經發展數個月,很多醫護人員連月來的工作量大增,壓力爆煲已經成為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在歐美一些疫情失控的國家,如意大利和美國等已接二連三地有醫護人員自殺的個案出現。

前綫醫護 身心處極不安全環境

作為醫護人員,除了害怕自己上班所穿的防禦衣及裝備不足,而每天提心吊膽之外,亦害怕當自己不幸感染,又或下崗後消毒不足,而誤把病毒傳染給其他的病人及親友。加上長時間輪班及工作量繁重,而封城及隔離等措施亦令他們缺乏減壓及和朋友見面傾訴的機會﹔再者大部分國家由於面對排山倒海的疫情而無暇兼顧這些壓力過大的醫護人員,令這些前綫醫護的身心處於極不安全環境。

如在感染人數重災區的意大利,3月底有一名在深切治療病房照顧新冠患者的34歲護士在確診後自殺,護士組織表示該國愈來愈多護士因治療相關病人而受感染,「害怕感染別人的壓力沉重」。俄羅斯最近亦有三名醫生由於壓力過大,及被控「散播不夠防護裝備謠言」而輕生。

其實,醫護看見患者在隔離中孤單死去,已承受巨大壓力和無助感。更不值的是那些公開透露醫院的處理不善而遭處分的吹哨者所面對的壓力。一些精神健康專家已經警告,疫症大流行所引發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構成了非常迫切的危機。縱然很多政府已開始派遣一些心理輔導專家到醫院提供協助,但遠水不能救近火,單靠醫院提供的心理援助並不足夠,醫院有必要劃一提供前綫醫護充足的保護裝備,同事亦不應在不夠裝備下作「死士式」的上陣。

缺保護裝備 心理專家也難救

確診病人務必有適當的隔離及負氣壓病房,以減低病毒傳播醫護人員機會,醫院人手調配也要懂危機處理,隨時候命調配其他部門的同事,以減輕前綫人員輪班時間,多些勉勵及關心身邊的醫護朋友,及早察覺壓力過大的迹象,如社交平台留言及信息,或舉止行為有別於以往便應主動提供協助。

當然政府有責任配合公共衞生政策盡力打斷傳播鏈及減低傳播率,提供清晰的隔離指引,疫情發展至此,只有失職的政府才會任由個案飈升而藥石亂投。

除了醫護人員之外,其實各位抗疫同路人也面對極大壓力。除了經濟的下滑連帶的失業及生意減少之外,隔離令下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亦減少了。獨自面對疫症的孤獨感及無助感足以令精神病人再病發的機會提升,亦可引發焦慮症及抑鬱症。

老人院重災 長者須家人支援

由於老人院亦是各地疫情的重災區之一,老人院在隔離令下停止了家人探訪,社交活動亦取消。老人家在缺乏家人照顧的孤伶,加上對疫症的惶恐亦令老人面對的很大的壓迫。在這個非常時期,家人的互相支持慰問亦變得相當重要,多撥電話和傳短訊聯繫,以支援長者情緒。

除了維持日常生活作息,適當的室內運動或往戶外人煙稀少的地方走走,亦嘗試不要經常接觸疫症新聞,以免影響心情。對身邊的人和事有同理心,利用科技多找幾個朋友網上聯繫交談,或者自學一些東西如語言或興趣,都是疫情下隔離封城下可以自我提升增值減壓的妙方。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醫護看見患者在隔離中孤單死去,已承受巨大壓力和無助感。更不值的是那些公開透露醫院的處理不善而遭處分的吹哨者所面對的壓力。(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龐朝輝 香港醫學會會董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