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保飯碗 貼身培訓助「後50」轉型

評論‧世情 2020/05/09

分享:

近大半年本港經濟轉差,大量打工仔包括一眾中高齡人士飯碗不保,香港長遠卻仍要面對高齡化和生育率低造成的勞動人口短缺。無論是為目前保就業或是為長遠計,協助50歲或以上年長人士(下稱「後50」)提升個人競爭力,都是社會的挑戰。

智經整理於1998至2018年間的勞動人口參與率(下稱「勞動參與率」)數據,並按年齡及教育程度等人口特徵進行分析,冀助社會重新規劃就業策略。

「後50」學歷愈高 愈有意留職場

在此20年間,本港整體勞動參與率微降一個百分點至59.2%,「後50」勞動參與率卻由31.8%升至43.1%,勞動人口亦增長79.7萬人,成為本港人力主要增長來源。「後50」之中,2018年50至54歲、55至59歲、60至64歲和65歲及以上的勞動參與率,依次為78.3%、67.6%、47%和11.7%。其中60至64歲人士的勞動參與率,更較1998年高17.1個百分點,升幅為各年齡群組之冠。

在2016年,本港不同教育程度的整體勞動參與率,較2011年跌0.6至1.4個百分點。然而,同期不同學歷的「後50」參與率均逆勢上升。具專上教育、中學和小學以下學歷的「後50」,勞動參與率分別增加3.7、1.9和0.1個百分點,反映「後50」學歷愈高,投入職場的意向較以往愈為強烈,就業機會也愈多。

切合市場需求 學新技能助轉型

年長人士勞動參與率上升,可歸因於一系列的因素,例如健康狀況改善和教育水平提升,以及長者對退休金不足的擔憂。惟無論是有意退而不休,還是為了生計,不是每名求職「後50」也能獲聘,其中一個原因,涉及香港人力需求的轉變。

隨着香港轉型為知識型高增值經濟體,本港需要更多掌握新技術和具較高學歷的人才。但部分行將退休的「後50」卻追不上工作要求的轉變,例如仍未掌握辦公室工作所需的電腦應用知識。在平機會研究中,有曾聘用退休人士的僱主表示,缺乏所需技能的通常不獲考慮。

由此可見,要發揮「後50」的職場潛力,幫助他們獲取切合市場需求的專業技能,至為重要。當局在保就業同時,也應持續投放教育及培訓資源,同時增加「後50」進修的誘因,助他們裝備自己。

全球不少已發展經濟體,特別是人口高齡化嚴重的地方,均落實了一系列支持年長人士就業的政策。

德推年長人士就業輔導 堪借鑑

以2018年55至64歲年長人士的勞動參與率達73.6%的德國為例,其專為「後50」而設的就業政策,便值得香港探討。

德國政府於2005至2015年實行Perspective 50 Plus計劃,旨在支援低技能及長期失業的「後50」人士,提供個人化的職場輔導、溝通及求職技巧培訓、工作培訓、實習和工資補貼。計劃直至2010年有近46.7萬人參與,成功協助近13萬名高齡人士重返職場。

該計劃的成功因素之一,是與多方持份者,包括國內幾乎所有就業中心、企業、業界組織、培訓機構等合作。就業中心的顧問會透過幫助僱主撰寫職位招聘簡介,了解其要求,以尋找最適合人選;在聘用期間,又持續為年長僱員提共融入工作的建議。另外,有IT業組織讓失業的IT人才從網上平台獲得訓練機構和專家顧問的支援,以取得專業資格與就業機會。

金錢誘因成效有限 須跟進支援

港府亦推行了多項鼓勵長者重投勞工市場措施,例如中高齡就業計劃,僱主每聘用一名60歲或以上失業年長求職人士,便可獲取每月最高達4,000元的津貼。惟審計報告指出,在2014至2018年間,計劃申請數字偏低,而就業個案留任率亦有下跌趨勢。

觀乎政府網站所介紹,計劃對僱主的誘因只限金錢資助,但未有更多介入,例如就業配對和聘用後幫助長者融入職場的支援。

故此,政府或可考慮針對「後50」人士,提供更多非物質而且持續的支援。勞工處各就業中心均有提供就業諮詢服務,在中高齡就業計劃之中,就業主任可以主動介入提供建議,助「後50」面試一擊即中。

另外,社署亦有委託非政府機構,為健全綜援申領人提供就業支援,包括就業後跟進服務。政府應檢討這類跟進服務的成效,考慮是否值得引進至針對中高齡的就業計劃。

環球經濟疲弱,香港人包括「後50」在內的打工仔,需要適切支援以保住飯碗。而當經濟復甦,經驗豐富的「後50」,長遠也是本港不容忽視的職場生力軍。社會應盡力協助他們保持競爭優勢,為香港經濟注入新動力。

環球經濟疲弱,香港人包括「後50」在內的打工仔,需適切支援保住飯碗。而當經濟復甦,經驗豐富的「後50」,長遠也是本港不容忽視的職場生力軍。圖為僱員再培訓局「後50實習生計劃」簡介會及面試日。(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