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鬧劇背後 泛民成激進派傀儡

評論版 2020/05/11

分享:

立法會法律顧問上周五就「半年過去也未選出內委會主席」,修訂其法律意見,認同「即使未選出新任內委會主席,原主席李慧琼仍然有權主持會議,藉以處理緊急事務」。法律顧問就轉換立場的解釋是「正常情況只得一個,但不正常情況可以是無限」——故在立法年度之初,顧問便只按照一般開會的正常情況提供法律意見。

法律顧問意見改 事出有因

這觀點其實解釋也了建制為何長期未能「擺平」立法會的亂局,以至即使在2017年修改了議事規則,今日仍有「近7個月也未選出內會主席」的荒誕局面:因建制派能防守的,就只有「單一」的正常開會狀況,但泛民要阻撓會議進行,卻可有「無限多」方式,手法層出不窮且無所不用其極。

但立法會法律顧問宣布「認同李慧琼有權主持會議」後,郭榮鏗不同意,並硬要在自己座位(即不在主席台)「扮主持」,既要求議員離場,又叫休會云云。奇怪的是郭榮鏗一直以來稱自己「完全按照立法會法律顧問意見」來舉行內委會主席選舉,可是同一法律顧問指出他開會的方式「不正常」,他便立即反臉不認人,完全不遵其意見!畢竟郭是代表法律界的立法會議員,不尊重立法會之法律意見會為香港社會帶來雙重傷害——一是身為負責立法的公職人員,卻不尊重議會最終採納的法律觀點;二是身為法律界代表,竟視法律、制度、程序如無物,甚至不在主席台仍一意孤行地在自己的「皇座」上作裁決;更反指「跟足程序」並有權主持會議者「不知所謂」?那種傲慢真教人匪夷所思。

注意:上周五的立法會內委會,乃泛民議員自去年的反修例運動以來,首次全軍覆沒:既不能阻止會議開始,亦未能攔截李慧琼進入主席台主持會議,更完全沒有採取任何「有效手段」,阻止建制派通過所有議案。筆者反對一切形式的暴力,但眼見上周一眾議員猶如摔角表演般跳來跳去、爬上爬落,跟一年前泛民議員反修訂《逃犯條例》時,盡全力令石禮謙三次會議也不能行到主席台,確實有天淵之別。

地區樁腳分裂 泛民無年前團結

為何泛民在一年前後的表現會有那麼大落差?本來立法會選舉臨近,理論上整個陣營應更努力嗎,出現新狀況,箇中原因很多,包括:第一,上月港澳辦和中聯辦多次批評內委會還未選出主席以來,已有不少輿論指有泛民議員可能會被取消參選資格(DQ)。難得內委會終於可以開會,他們便索性來一招順水推舟:在鏡頭前擾攘一輪,卻還是讓李慧琼成功開會,令議會要通過的事項得以推展,間接紓緩「泛民令議會不能運作」的壓力,減低自己被DQ之風險。

第二,拖延選內會主席的理由,主打是要阻止通過《國歌法》。可是市民對於這草案的恐懼和反彈,明顯低於《逃犯條例》修訂,且這亦從沒納入過去多個不同版本的「五大訴求」中——由於它一直難引起社會廣泛回響,泛民自然「將貨就價」,毋須全力作戰,主要由郭榮鏗「孤身上路」。

第三,泛民在去年區會選舉大勝後,讓許多政團的年輕一代以至政治素人覺得自己也夠選票,能乘勝狙擊進入立會。這令地區層面的政治出現明顯變化:區議員陸續以更激烈行徑凸顯自己,增加自身勢力在快將舉行的泛民初選之勝算。

像上周中西區區議會便出現大力拍門並用揚聲器叫囂,再強佔民政署辦公室5小時的事件——泛民那種令小職員和秘書也要恐懼他們的手段,固然前所未見,但搞出這場「大龍鳳」卻跟立法會內委會「大戰役」完全無關,只為自己在地區層面壯聲勢,反映各地區樁腳已分裂的自私心態,跟反修例時之團結不可同日而語。當然,建制派對泛民這種「表面努力而實質不作為」的手段,倒是樂見繼續下去——畢竟上周內會會議縱然早段混亂,但在泛民自行宣布「休會」並退場後,其後會議進行得十分順暢,以至最後還能較預定時間提早一小時,便把許多積壓下來的事項做完。

但激進派卻必然不會收貨,並愈來愈不相信泛民有決心在獲得立法會過半數議席(即所謂「35+」)後,真的會盡一切方式癱瘓立法會,再以否決財政預算案來爭取「五大訴求」,這勢令更多政治素人出來參選,挑戰長期表現「有心無力」的泛民。結果,泛民議員為求初選出綫,並繼續獲得地區樁腳支持,很大機會要承諾作更激烈衝擊,因老一輩泛民心知以往的「大中華論述」(以民主香港改變內地狀況)已失去叫座力,卻一直未能提出有力的替代說法,為了選票,便只好與擦邊球港獨和本土主義打交道,卻又怕被DQ,表現自然進退失據。

泛民進退失據 激進派謀上位

年輕一代正是看中這點,順勢把前輩們用作政治傀儡,推他們愈走愈激。對年輕泛民而言,遇上郭榮鏗這種局面最妙:萬一他被取消參選資格,大家為他同聲一哭,便可借群眾對中共的不滿上位,取而代之。

觀乎過去相當溫和的鄭麗琼自當上中西區區議會主席後之激烈表現,上述情況已實際出現,並逐漸擴散至全港各區和功能組別泛民內鬥中。除非泛民願意跟暴力割席,重新定義自己在立法會並非只求破壞而尚有建設,否則下屆「泛民代表暴民」,似是不能逆轉之定局。

拖延不選出內委會主席的理由,主打是阻止通過《國歌法》,可是市民對這草案的恐懼和反彈,明顯低於《逃犯條例》修訂。(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