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經濟圈 煽動「攬炒」代價大

評論版 2020/05/12

分享:

近日,中聯辦和港澳辦連珠炮轟,不但批評泛民政黨搞「政治攬炒」、「預警」暴力示威活動或重臨香江,還點名質疑「黃色經濟圈」罔顧自由市場、人為製造撕裂,引發社會熱議。

連中聯辦也發稿評論,顯然「黃色經濟圈」已成為政治議題。不過,撇開政治,筆者認為「黃色經濟圈(黃圈)」也有一定空間,作客觀的事實討論。

「黃圈」規模千億? 恐言過其實

如當黃圈概念出現時,有指規模可達千億港元。其計算基礎是:根據政府數據,2014/15年度每人每月平均開支約為9,200元,假設有一半為飲食,則人均飲食開支為每年5.5萬元。而據區議會選舉結果,有176萬人支持泛民,由此推算「黃圈核心消費力」每年為977億,是一盤大生意。

作為長期跟進本港經濟數據分析員,上述計算令筆者感到十分有趣。首先,本港食肆在2019年全年的總收益,是1,124億元。若「黃圈」潛力真的達1,000億元,那豈不是「藍營」的市佔率會跌至只得一成?難道藍營的支持者全都不外出用餐?抑或被標籤為「藍店」的餐店將會全部沒有生意?觀乎所謂的「藍店」有不少是大型連鎖集團,這似乎很難成立。

事實上,上述港人「每月平均開支」來自政府統計處每5年進行一次的《住戶開支統計調查》,其主要目的是了解本港家庭的消費模式,以輔助編製「消費者物價指數」所包含的「一籃子貨品」,即如量度通脹。2014/15年度調查顯示,本港家庭每月平均開支為2.76萬元,除以每戶平均3人,便得出9,200元的人均開支。

不過,「假設一半為飲食開支」則似乎太高。事實上,按用途分類,本港家庭的最大消費是住屋,佔34.3%。「食品」是第二大,佔27.3%(表1)。

強行分黃藍 社會經濟難運作

須留意根據「綜合消費物價指數」權重,食品開支分為「外出用膳」和其他食品開支,分別佔整體開支的17.7%及9.6%。換言之,評估主要是餐飲業的「黃店」潛在市場,按上述計算基礎,最多只是346億。300多億元的生意額當然不是小數目。不過,這還是建基於有176萬人,全年不休地光顧「黃店」,一日三餐、永不止息。筆者無法斷言此事「絕不可能」,只是常理推斷,相信難度很大。

只想說,若果連商戶也要強行加上「黃藍」政見的劃分,我們的社會經濟根本不可能正常運作,而這所謂「經濟圈」的可行性也毋庸置疑是零。如撇開飲食,本港家庭最大開支是住屋,到底要怎麼推行「黃圈」?難道業主要租客先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才肯簽約?買家要確認業主支持「香港獨立,唯一出路」才肯付訂金?一手樓就更麻煩,因為茶餐廳、咖啡店或許不乏「黃店」,但不知有哪間發展商「合乎資格」而且願意加入「黃圈」?

去年零售餐飲業 遭削6.5萬職位

正如筆者早前為文,「黃圈」的核心思想,是「只靠香港750萬人中聲稱至少有200萬支持者的本土消費力,根本不用依靠外來人流(當然尤其是內地旅客),已可支撑每年數以百億元計的市場」。

不過,就以零售業為例,根據統計處以及旅發局統計數據,內地旅客消費佔本港零售總額,由2008年的25%,上升至2014年最高的49%,2018年也達44%。事實上,零售總額在過去十年大幅增長接近80%;相比之下,扣除所有旅客貢獻,本地消費額的同期增幅只得約30%。

同樣是歸因於旅客消費的助力,本港的零售、餐飲、酒店業的就業機會,在過去十年(2009年第一季起)增加了8.6萬個;然而,相關行業在2019年第一季至第四季期間,就業人數收縮了6.5萬個,即幾乎把十年的擴張在一年間完全消弭。

相比下,2019年全年整體就業人數也有收縮,但幅度只有4.3萬(表2)。不過,上述為去年數字,即最多只反映下半年反修例風波等事件的影響,而未有包括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

資源勞動力不足 港難自給自足

不少「黃圈」支持者喜歡祭出一個說法:「敵人反對的我支持」,因此若連特區政府、前特首、甚至「兩辦」都發聲批評,那「黃圈」不單管用,而且肯定是威力龐大,大到連政權都要刻意阻撓壓制﹗但這想法是捉錯用神。「黃圈」的「立論」是單靠本港的民主支持者已可以「自給自足」,故此他們不怕「攬炒」,願意用一切手段斷絕香港同內地連繫(如明言不招待講普通話的顧客),甚至不介意有人破壞、搗亂、甚至縱火毁壞中資商業機構、「私了」內地記者等。

在他們的想像中,「攬炒」後的香港,雖然沒有內地旅客、沒有中央政府的優惠政策,卻可以像台灣、日本那樣,享有「國際標準」的民主。而沒有內地旅客「拖篋」的香港市區,會發展出「黃色社區經濟」;「本土小店」會如雨後春筍,取代珠寶首飾店和藥房應運而生。換言之,「攬炒」後的香港,「黃圈」是唯一的經濟出路。

但前述分析已說明,香港不可能自給自足。我城要天然資源沒天然資源、要土地沒土地,未來就連勞動力也將急速老化而收縮,因此只能指望客似雲來。其中,內地是人口最多、文化語言最接近、地理上最方便來港的龐大服務業需求﹗「黃圈」支持者喜歡圍爐取暖,堅持不接待內地顧客(但又會繼續用東江水、內地食材、內地製的口罩),是他們的事;但他們同時不遺餘力地煽動反華思潮,「攬炒」香港各行各業的其中一個最大客源,則不能坐視不理。

攬炒礙生計 政客勿「下巴輕輕」

至於攬炒的真義,更不是舉標語、喊口號,而是大學畢業生寄了幾十封求職信石沉大海,音信全無;是居於「劏房」的單親媽媽失去商場保安工作的機會;是勤勤懇懇的紅色小巴司機,每日開工14個小時只得400元收入,連付車租油錢也不夠……這些都是每月由納稅人支薪、尊貴的代議士們不會明白的境況。

若按泛民的路綫圖,當他們在9月立法會選舉取得過半議席後,將否決一切政府議案和撥款要求,「攬炒」更是公務員無法支薪、綜援金無法發放、產假增加至14周的建議「難產」,就連提升工商大廈防火標準這種攸關人命的條例,議會通通都不會討論,直至「五大訴求」落實為止。

除非泛民的支持者全都是公務員或半公營機構的僱員,生計得以完全不受「攬炒」影響,否則很難想像這種主張能獲得社會的廣泛認同。不過,經過去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我們見證了即使一位無辜市民活活被燒至重傷也無法動搖港人的意向,還有甚麼是不可能的呢?

(作者長期從事宏觀經濟、房地產市場、公共政策等範疇的分析工作。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立場。)

本港零售總額在過去十年大幅增長接近80%;相比之下,扣除所有旅客貢獻,本地消費額的同期增幅只得約30%。(資料圖片)

撰文 : 曾文兼 經濟師、政策分析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