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改變競爭規則 撼動白色巨塔

評論版 2020/05/12

分享:

上篇文章我們分享了教育行業正因為網絡科技而改變(見本欄2020年4月18日「疫情改變生活.數字化新時代」),疫情期間,網絡教育廣泛地被市場和用戶所接受。但除了教育,很多傳統行業,也會被科技所顛覆。

保護主義壟斷 科技勢打破

因此,無論是全球化還是本地化,在今天都已經過時了,科技將本地與全球連接,打破地域和保護主義的壟斷,改變了各行各業的遊戲規則。

未來的貧富差距,也不單是金錢的差距,更是科技應用能力的差距。對消費者來說,不懂得獲取使用高效、優質、低價的科技化產品和服務,就會比別人花更多的金錢,用更多的時間,得到更差的體驗,最終影響到的是自己的生活質素。

而對於從業者來說,科技應用的能力,更是直接關係到個人的職業發展和收入水平。硅谷著名的科技觀察家和預言大師Kevin Kelly在其著作《The Inevitable》中便指出,隨着人工智能在各行各業的應用,與人工智能的合作表現,將決定每個人的薪酬水平。與科技對抗,逃避科技使用,只會讓你,甚至你的孩子,落後於社會的發展。

港醫療業排外扭曲 缺競爭

以醫生行業為例,香港DSE狀元們最喜歡報讀醫科,其中一大原因,自然是賺錢多。給病人看個感冒,幾分鐘,幾瓶藥水,盛惠幾百大洋。這個定價和利潤,皆來源於高度的行業壟斷和排外,完全沒有競爭,不要說引入內地醫生,就是引入外國實習醫生都不行。

記得十多年前,有部日劇《白色巨塔》,情節已不太記得,但醫療行業的種種扭曲和重重壟斷,恐怕連政府都奈何不了。香港的醫療行業也是這樣,以專業為名,行壟斷之實,再加上暴利誘惑,最終引得名校狀元們趨之若鶩。

但無論怎麼包裝,醫生看病的邏輯,連我這個「外行」都知道,大致包括:症狀表徵、數據檢測、病理分析、治療診斷、打針吃藥、開刀手術,然後再重複這個過程。

網絡平台+穿戴檢測 在家能求醫

我想,未來的醫療模式大概就是,人人家中都有編寫穿戴式醫療檢測設備,網絡醫療平台可以在全世界範圍內選擇醫生,可以將常規監測數據上傳給選擇的醫生,醫生診斷後開出處方,通過本地藥房或網絡藥品配送,當日就可以取得藥品,小病小痛足不出戶就得到診治。

家庭設備無法滿足的病理檢測,可以去最近的檢測服務中心,進行檢測並即時上傳數據,選擇在綫的醫生,可同步做出診斷,最快速地得到藥物安排和治療。即使是最複雜的手術部分,隨着遠程和智能手術設備的發展普及,不用再眼巴巴地排隊等醫生,揣測醫德,因為每個手術機器人都是名醫,下刀精準,分毫不差,刀到病除。

創新更重要 專業將被AI替代

我相信等我們80後這代人老的時候,一定能看到我所描述的醫療場景。所以,我告訴孩子,今天他們讀書的目標,不再是要去做專業人士,因為所有有標準、規則和算法的工作,都將被人工智能替代,學習科技,理解和創造未來的社會,是他們的人生之路。

又或者,去做個藝術家,創作家,創意出那些再聰明的機器都做不出來的美好。估計到那個時候,DSE的狀元們不會再搶着要做醫生了吧。

未來的貧富差距,也不單是金錢的差距,更是科技應用能力的差距。(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耿春亞 在港內地畢業生聯合會主席、香港科學園入駐企業東方蜘蛛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欄名 : 新香港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