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再出發 中立調解攻心為上

評論版 2020/05/14

分享:

新冠疫情至今已經持續超過三個月。香港抗疫因昨天再現本地確診病例尚未明朗,但對經濟發展的影響其實才剛剛開始。根據5月4日公布的數據,今年首季本地生產總值(GDP)按年實質跌8.9%,是自有紀錄以來的最大跌幅。

疫情僅疥癬 政治風波是核心

「屋漏偏逢連夜雨」,與其他主要經濟體集中關注疫後重啟經濟不同,香港還要應對社會抗爭「回潮」的風險。這對於那些在疫情打擊中「九死一生」的中小企來說,可謂雪上加霜。

因此,當前的疫情只是香港的疥癬之疾,而由反修例引發的示威浪潮所揭示出的表層和深層次問題,才是肘腋之患。

國務院港澳辦和香港中聯辦發言人近月就香港事務連續發聲,批評反對派在立法會搞「政治攬炒」,在社會上閙「經濟攬炒」,在街頭策動「暴力攬炒」。從政治層面來說,這無疑凸顯新形勢下,中央根據《基本法》在香港撥亂反正,着力落實「全面管治權」和「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的必然嘗試。但無可否認,雖然香港「主權」和「治權」回歸近23年,隨着「本土」、「暴力」、「攬炒」等激進概念在青年和學生群體中不斷滋生增長,證明「人心」回歸遠未成功。

一國兩制初心 保港繁榮穩定

無論全面管治抑或高度自治,實施「一國兩制」的「初心」,是為了讓香港保持繁榮穩定。但近年政治衝突頻發只是表象,真正根源在於深層次結構矛盾,導致社會整體利益未能獲得有效且平衡的保障。因此,要實現香港「再出發」,需要固本培元,攻心為上,發掘社會深層次矛盾,推動大刀闊斧的改革措施,實現政通人和,從而確保擁有平和穩定的社會氛圍。

去年12月,為回應反修例的相關訴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布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寄望以此審視持續動亂成因,建議改善措施,為香港尋找出路。因為疫情所致,原本預計新春假期之後就會公布的委員會人選渺無聲音,而社會對於這個委員會的檢討範圍、方式、方法等也毫無頭緒。趁着疫情緩解的寶貴時間窗口,特區政府應及時把握機會,讓社會看見探究問題根源的勇氣與誠意。

鄭若驊提議 中立調解減分歧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去年8月曾在網誌中建議,面對香港困局,可利用中立調解員進行調解。她表示,這樣做雖然未必能即時解決爭議,但卻能提供溝通平台,有利雙方收窄分歧,或重新檢視自己的處境,有助日後繼續磋商以達到最終和解。由於當時尚處於「完美風暴」形成階段,社會對於這番提議並無太多回響。但作為一名具有民商事調解經驗的律師和調解員,筆者認為這不失為獨立檢討委員會的工作方式指明了一個方向。

調解是目前在民商事法律中愈趨流行的一種另類爭議解決方式,是一個自願、私下且保密的解決爭議程序。

在民商事爭議中,僵局產生的根源往往是因為在履行合同過程中,因為爭議逐漸引致雙方的不信任,繼而對事實和法律問題各執一詞,從而造成溝通僵局,最終需要對簿公堂尋求法官或仲裁員予以解決。

友好坦誠交流 消除「情緒」成分

與法官和仲裁員不同,「中立的調解員」並不在調解過程中對爭議作出決定或判斷,其主要作用就是打破僵局,促成當事各方坦誠交流,鼓勵友好和解。這就需要擁有嫻嫺熟技巧的調解員,能夠在爭議當事方穿針引綫,消除訴求中帶有「情緒化」的成分,使當事人將討論焦點集中在訴求背後、真正想要實現的潛在目標上。

特區政府早前曾舉辦「社區對話」,希望借此緩和氣氛,但無論事前事後都被批成效不彰,「對話」基本變成發言人是對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的批鬥大會。相反,由青年發展委員會副主席劉鳴煒創辦的MWYO智庫,則在去年12月1日成功舉辦「傾城」青年論壇,邀請到從建制到泛民不同光譜,乃至「黑衣」人士參與對話。

筆者通過網絡觀看了當天幾場對話,最大感受就是無論社會地位如何、觀點角度怎樣,參與對話人士都基本可以平等坦誠交流,這其實就是為以「調解」模式探尋問題真相、深挖訴求本質、提出和解方案創造了最基本起點。

當然,「傾城」論壇並非調解,每場對話的主持人也並非調解員,而論壇本身也是公開的。這就難免導致很多人士不願參加論壇,或者雖然參加論壇但在發言時畏首畏尾。

相反,如果以調解模式再次邀請這些對話人士分批出席調解會議,聘請獨立客觀的調解員,通過其調解技巧,引導與會人士陳述觀點,聆聽對方說法,幫助各方探討相關訴求理據的強弱。

無先例可循 不妨打破舊思維

由於調解過程完全保密,無論是調解員還是與會人士都需要嚴格遵守保密義務,不得對外引述討論內容,就更能促使與會人士敞開心扉,坦誠交流。

在調解會議進行時,獨立檢討委員會的成員可以列席會議,與調解員一樣也毋須判斷誰對誰錯,但可以聽到並從中判斷訴求背後的實質利益要求,繼而挖掘真相,尋求可行的解決方案。

無論是泛民要求的「獨立調查委員會」,還是目前特區政府決定成立的「獨立檢討委員會」,抑或是本已運作良久的「監警會」,面對社會動盪和各種訴求紛擾,在調查、檢討抑或監督過程中,其實都是沒有先例可以遵循的。

那就不妨打破舊有思維,嘗試引入民商事調解概念和模式,看看是否能夠成功檢視動亂成因,對症下藥,從而使特區政府可以帶領社會走出困局,重煥生機。

疫情只是香港的疥癬之疾,而由反修例引發的示威浪潮所揭示出的表層和深層次問題,才是肘腋之患。圖為網民發起母親節遊行,大批警察到場戒備。(資料圖片)

撰文 : 劉洋 香港註冊外地律師(英國和中國)香港與內地法律專業聯合會副會長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