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失調持續兩年半 17歲少女:別被食物操控

副刊版 2020/05/20

分享:

踏入青春期,少男少女總特別在意自己的身材、別人的目光。大眾對美的定義一式一樣,久而久之,也像是一種壓迫與捆綁。17歲的Celine亦如是,3年前因追逐世俗標準,先後經歷厭食、暴食及健康食品癡迷症。

從小自信心的來源,Celine指都是來自別人的肯定。久而久之,家人、同學和朋友的說話,反而變成一種壓力,愈迫愈緊。「有人笑說我象腿,開頭都不太介意,但聽多了就覺得煩。有時聽到他們讚其他人,內心總會有些比較。」

為減肥完全斷食

Celine中四開始減肥,愈減愈病態,更變成厭食症。「那時用數字去定義食物,覺得吃得愈少愈好,能避免就不吃。試過一日完全斷食,覺得食物是一切罪惡來源。」一開始會覺肚餓,慢慢連餓感也不覺有,不吃就不餓,進食才會餓。「有時會騙我媽約了人出街,其實出去一個人坐着,回家就說飽、不吃飯。」如果要上學,午餐就選些最低卡路里的食物,完全無營養概念。

遏抑太久致暴食

極端飲食維持3個月後,不知是否因長期遏抑,有日Celine竟突然食慾大開、不受控制。「有次出街,食完一大份韓國餐之後,仍覺得不滿足,瘋狂『掃街』。先吃4個長洲糯米滋,再吃一個日式手卷,還有兩個飯卷。之前我午餐吃一個飯卷已經好飽,那時竟然吃兩份。」這些充滿澱粉質、飽滯型的食物,其實全都是Celine以前嚴格限制自己,絕不可以吃的食物。「最後飽到個胃就快爆。」

從厭食跳至暴食狀態,失常的狀況愈來愈嚴重,早、午、晚都可突然出現。家裏有任何食物都會吃,Celine試過把雪櫃裏的剩菜剩飯都翻出來,躲在廚房、蹲在垃圾堆旁邊吃。「冰了一整晚,飯都變成一粒粒好乾、好硬的米,其實無味又不好吃,根本不享受。但我不能控制自己,好想嘴巴一直動,吞下肚就有滿足感,好病態。」

Celine指暴食的當下,體內像有兩個自己在打架,一方面覺得好內疚,另一方面又有把聲音指自己需要這些食物,頭好痛。「因為太愧疚,所以暴食完會立即去做運動,落街行路、做Gym,燃燒暴食的卡路里。」一行就行3萬多步,龐大的運動量使她吃不消,每日都好累,小腿、腳跟長期都痛。「一有壓力,或臨近考試的時期,此情況就會更密。」

對健康近乎癡迷執着

間歇性暴食的同時,Celine亦由「只追求瘦」變成熱愛歐美式,充滿曲綫的健美身形。因受社交媒體影響,她開始不斷尋找健康食品、營養資訊,Celine形容為「由一個邪教跳往另一個」。厭食時限制食慾,此時開始嚴格要求自己吃得健康,遏抑仍然存在,但變為另一種病態的開端。「因為覺得只追求骨感不太健康,那就追求健康身形,但變了極端地只追求健康。其實追求瘦或健美身材,都是基於對自己的不滿。當時我只注重食物健康,好怕所有加工食品,覺得它們都很髒,非人所吃的,不準自己吃。食物內有反式脂肪、飽和脂肪的話,我會幻想它們把我的血管都塞住,心理好奇怪,把這些食物都妖魔化。」原來這種極致的追求,是健康食品癡迷症的現象。

食飯走汁醬、多吃蛋白質,日日午餐只吃雞胸飯,碳水化合物要低升糖指數,這些指標充斥在Celine的生活當中。但所謂的「追求健康」,只是一個個硬性標準,沒因應自己身體狀況而調節。「我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同學吃餅乾,會覺得:『為甚麼他們可以吃餅乾?長期吃會有心血管病、三高等。』他們也會揶揄我,說我『健康人生』。」日常生活被健康資訊、營養理論控制,平時嚴厲地迫自己吃得健康,抵受不住的時候就會暴食,不斷來來回回。「一暴食就會吃些平時不可吃的食物,吃好多蛋糕,或者買一大桶家庭裝的麵包、餅乾。」試過待放學,同學都走了之後,自己一個躲在課室內吃掉半罐曲奇餅,不想別人看到自己如此病態。

受傷帶來康復想法

飲食失調的情況達兩年半,直至一次腳傷後才慢慢緩解。當時Celine膝蓋受傷、行動不便,無法以運動抵消暴食的內疚感,她索性不再壓迫自己,容許自己的進食分量、種類變多。壓力一減退,她便漸漸重新享受進食,暴食情況亦減輕,不再難以抽離地狂食紓壓。「食得多與暴食的分別,取決於自己的心態。因為情緒失控,所以靠暴食去紓緩情緒,因而控制不了。但那時有個決定,要放棄對體態的執着,也因為受傷,有了想在飲食失調中康復的心。」

至大半年前,Celine終於鼓起勇氣求醫,其後被轉介去見營養師、職業治療師,學正念思考、記錄情緒等。她補充,復康路上最重要的是心態。「我以前只留意身體健康,但其實心理、社交健康都重要,要取平衡。食物健康並不代表身體健康,身、心都重要。我已經沒再定義何謂分量少、何謂健康,如果我身心都喜歡的話,那就是對我好的食物。」她要自己去操控食物,而非讓食物操控。

作者:吳霆俊

責任編輯:周美好、張高翔

踏入青春期,少男少女總特別在意自己的身材、別人的目光。大眾對美的定義一式一樣,久而久之,也像是一種壓迫與捆綁。17歲的Celine亦如是,3年前因追逐世俗標準,先後經歷厭食、暴食及健康食品癡迷症。(黃建輝攝)

斷食減肥時,Celine 會日日起床照鏡看自己有否瘦了,就算知道自己有瘦,但永遠都覺得不夠。(被訪者提供)

別人暴食靠扣喉消除愧疚感,Celine 就用大量運動消耗。(被訪者提供)

曾大手購入營養補充劑,一日不吃都覺得不自在。(被訪者提供)

Celine 曾婉轉地向朋友表示自己或患暴食症,但朋友卻不理解,並說:「只是你意志力不夠。」使她十分受傷。(黃建輝攝)

飲食失調時,Celine 試過一年半沒有月經。(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