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邊的海洋公園 香港旅業縮影

評論版 2020/05/22

分享:

作為旅發局向全球遊客推薦的香港「十大景點」之一,海洋公園的去與留,熱爆全城。各方皆持理據,贊成者大多不捨那一份屬於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反對者則擔心先例一開,從此跌入無底深潭。但是,如果我們跳出來看,海洋公園的輝煌與困境,難道不是香港旅遊業今日現狀的縮影?

筆者認為,當前香港旅遊業正面對三重挑戰。

港旅業3挑戰 「氣泡旅遊」突圍?

第一重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疫情蔓延,各國遊客無不望而卻步,全球旅業就此陷入停頓。疫情之後又如何?無論是官方的分析還是業界自己的研判,都充滿着濃濃的寒意。即使樂觀估計,旅客最快也要第四季起開始外遊,而以往的旅遊方式必定隨之改變,周邊短途旅程可能大行其道。也有很多專家預測,這場疫情很可能會捲土重來,甚至長期與人類共存,那麼全球旅遊業的生態必然會被改變。最近一段時間,媒體熱議的「氣泡旅遊(travel bubble)」(即一些疫情相對緩和的國家聯手結集成「氣泡」,互相開放旅遊,「氣泡」以外的人入境時則須檢疫隔離)就是業界面對新環境的突圍之舉。我相信,疫情常態化也將會迫使業界不得不創新求存。這是業界之危,而危中同樣暗含生機、商機。

周邊競爭激烈 港如逆水行舟

第二重挑戰是周邊激烈的競爭格局。以海洋公園為例,此次被人詬病的「過山車」等「高科技刺激遊樂設施」,即面對着同城迪士尼樂園和鄰近的廣東長隆度假區競爭;而海洋館等傳統遊覽項目,顯然也落後於隔海相望的珠海長隆度假區。長隆海洋王國每年有過千萬人次入場,已是全球最多人去的十大主題樂園之一,且仍然不斷推出多種吸引遊客的舉措,如長隆海洋科學樂園集珍稀海洋生物展覽、環保科普保育、大型演藝節目和互動遊樂設施四大綜合性功能於一體,是目前全球最大規模的室內海洋科普主題樂園。

類似長隆這樣主題樂園,在香港周邊並非孤立的個案。事實上周邊地區無不銳意推動旅遊業發展,加強基建,不斷創新,熱情吸引海內外遊客。香港正如逆流行舟,不進則退。以疫情爆發前的農曆新年為例,內地遊客出遊的短程熱門目的地是芭堤雅、曼谷、東京、大阪及芽莊,長程則為羅馬、巴黎、威尼斯等地,昔日大熱的香港早已跌出熱門榜。

社會事件影響 顛覆好客形象

第三重挑戰是香港自身的社會事件。從口口相傳的「東方之珠」到頻現報端的「暴力之都」,短短半年時間,香港的好客形象已被顛覆。有研究認為,旅遊消費者的心理變化一般會經過認知、情感和意志三個階段。香港的社會事件會令內地遊客的心理過程發生如下變化:先產生負面的認知——有人捱打捱罵,接着催生消極的情感——擔驚受怕,最終意志決定行為——離開或再也不來。在未來的日子裏,一旦社會事件重新升溫,內地遊客又怎會重返香港呢?

疫情改變世界的整個面貌,傳統的旅遊模式正在經歷劇變。周邊地區的旅遊同業不斷創新,各種挑戰來勢兇猛,而香港卻自困於內,街頭又開始躁動不安,着實令人心焦。今時今日,在懸崖邊緣惴惴不安的,不僅僅是海洋公園,而是整個香港旅遊業。

4大支柱產業之一 關乎港未來

旅遊業是香港四大經濟支柱產業之一,對GDP的直接貢獻大約在百分之五左右,但是,它對其他行業有明顯的直接和間接帶動作用,不僅僅是我們所熟知的酒店、旅行社、餐飲、交通等等,還包括物流、廣告、傳媒等等。更重要的是,旅遊業能夠創造大量的就業機會,是就業人口的蓄水池。世界旅遊組織研究報告指出,旅遊業每增加一個從業人員,相關行業就增加五個就業機會。

因此,香港旅遊業的問題,不僅僅是海洋公園去與留的問題,也不僅僅是二十多萬從業人員的生計問題。它關乎你我身邊人的生計,更關乎整個城市的未來。

香港旅遊,未來何去何從?如何重振競爭力?如何重樹好客之道?如何創新發展?這值得每個香港人深思,值得展開一場大辯論。

在中國人的傳統智慧中,危與機從來是相輔相成的。香港又能否浴火重生?

作為旅發局向全球遊客推薦的香港「十大景點」之一,海洋公園的去與留,熱爆全城。(資料圖片)

撰文 : 姚柏良 香港旅行社解困大聯盟召集人中國旅遊集團研究院港澳研究總監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