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主導醫衞 悲慘結局難免

評論版 2020/05/22

分享:

新冠肺炎在全世界肆虐已接近四個多月,不同國家應對疫情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雖然在疫控方面都離不開社交隔離以及加強個人衞生,但不同國家的處事效率以及制度上的限制,使疫情的受控程度大相逕庭。

官民關係低潮 反助港抗疫?

病毒在不同種族的傳播鏈大致上沒有很大的分別,所以每個國家的控疫成與敗,取決於政府以及衞生當局怎樣對待疫情,以及怎樣將疫控的策略「落地」,令公眾明白以及廣泛推廣及執行。如香港、台灣、澳門以及南韓等國家由於採用suppress and lift的方法,在疫情早期的時候已經關閉邊境,嚴格控制人流,以及全民使用口罩,加上信息廣泛流通及高透明度,更重要是大部分市民均對疫情有一定程度的恐懼及危機感,因而選擇持續執行社交距離的措施,故在疫情早期已收到較佳的控制,沒有導致失控,社區廣泛爆發機會也自然減少。

在香港,官民關係處於社會運動後的低潮,故政府官員對控制疫情更加不敢怠慢,團體以及政黨的壓力亦有鞭策政府加緊應對突如其來的變化,這可能是社會運動所帶出的一種「較正面」的影響。

冰島偵探式追蹤接觸史 有效控疫

南韓面對疫情之時,亦剛好和政府換屆相近,文在寅及其政府盡力做了疫情控制而取得民意的讚賞,或多或少亦是令其政府可順利連任的原因。新西蘭的總理在疫情早期亦採取十分嚴謹的疫控政策,一早已經加強社交隔離及呼籲民眾不要外出。冰島亦採用近乎「偵探式」的方法去追蹤每一個病人的接觸史,這些嚴謹的疫控政策證明可將疫情控制在一個政府資源可應付的範圍,而不致令醫療系統崩潰。

相反,其他歐美國家,由於初期對疫情疏忽大意,欠缺嚴謹的部署,又或者輕視疫情所帶來的影響,甚至忽略醫療專家的意見而鑄成大錯,很多地方現在的疫情已弄得一發不可收拾,亦錯過將疫情包圍及控制下來的良機,新冠肺炎自此已成為不能絕迹的風土病。

政治蓋過醫學實證 《刺針》也開腔

美國的疾控方法亦受盡批評,除了成為全世界疫情上最多感染及死亡個案的國家,更悲慘的是,由於美國的醫療保障系統奉行用者自付的原則,並不能充分保障社會低下階層,很多如紐約等疫情重災區,貧窮人口如黑人、拉丁裔、西班牙裔聚居的死亡率,較本土白人可大15倍之多。

種種迹象顯示,美國政府處理疫情的策略,已配不上一個大國人民期望應有的疾控標準,甚至達到「罔顧貧苦大眾死活」的地步。而特朗普的出位言論亦只能繼續瞞騙其忠粉,卻令其他有良知的市民愈感驚訝及不滿,甚至動搖對美國制度的信任。適逢總統換屆,政府固然想盡辦法尋求連任,但特總疫症當前仍堅打經濟牌,當其政治目的大過人民死活,醫護人員捱生捱死卻不敵低劣政策,令人質疑為甚麼一個民主社會竟然容許這樣的一個「與民為敵」的政府執政。

最近,連極有公信力的醫學雜誌《刺針》也抵不住種種「政治蓋過醫學實證」的謬論,一篇題為《重振美國疾控中心》(Reviving the US CDC)的社論表示,美國疾控中心作為負責美國公共衞生的旗艦機構,但角色卻變得可有可無,在這次抗疫中變成無效以及「名義上的顧問」。

醫療衞生政策 應免政治影響

文章又稱「特朗普政府進一步削弱CDC將損害全球在科學和公共衞生領域的合作,正如他試圖停止資助世界衞生組織(WHO)那樣。」

說實在,公共衞生及關乎人民生命健康的事情從來不應由政客主導,一個政治掛帥或旗幟鮮明的政客當上醫療決策職位,其判斷必定不能單純從人民的健康福祉出發,其政治任務亦可能令當權者忽略全盤大局,從而疏忽維護民康的任務。可見,醫療衞生政策的執行及撥備應盡量不受政治形勢影響。一次又一次的忽略客觀醫療數據,以政治主導醫療系統來應戰,換來的悲慘結局大家有目共睹。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由美國情況可見,醫療衞生政策的執行應盡量不受政治形勢影響,一次又一次忽略客觀醫療數據,換來的悲慘結局有目共睹。圖為美國戴着特朗普面具抗議禁制措施的示威者。(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龐朝輝 香港醫學會會董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