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美國疫下破產潮 做好準備

評論版 2020/05/23

分享:

美國的兩家零售巨頭Neiman Marcus和J.C. Penney最近未能為其債務支付利息。我們預計他們其中一家(甚至兩家都)很快會申請破產,而這也預示着一場由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所引發的美國企業倒閉潮即將到來。由於當前大多數美國家庭都缺乏現金儲備來支付未來三個月的各項費用,許多家庭和個人也將宣布破產。

個人企業上市公司 破產三連擊

不久之後,美國可能就要面對數百萬消費者資不抵債、數以千計小型企業倒閉以及多家大型上市公司破產的三連擊,同時許多行業也會面臨破產。

按照歷史經驗,美國的破產申請宗數一般會在失業率激增的幾個月後到達頂峰。而今美國的失業率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長,在過去六周內有超過3,000萬人遞交了失業救濟申請(編按:至昨日9周累計3,860萬人)。如果歷史會在未來幾個月重演的話,那美國法院系統將面臨其成立以來,數量最多的破產案件。

在正常情況下,破產程序能運作良好,且足夠快捷,特別是在重組大型上市公司方面。但如果系統不堪重負,從而導致企業被困在訴訟程序中,它就無法正常運作,經濟也將因此蒙受損失。

破產案增幅 恐達金融海嘯兩倍

如果破產案件像2008至2010年度金融危機之後那樣激增,那麼根據處理每宗案件所需的時間計算,每位美國破產法官必須每周工作近50個小時,才能跟上案件量的增長步伐。事實上,當前經濟的收縮狀況,比2008年金融崩潰時更為劇烈,表明破產案的增長率很可能達到2010年的兩倍。即使這3,000萬新失業者中只有少至0.9%的人申請破產,破產案件的數量也將超過2010年的峰值。

我們無法指望破產法官能每周工作100個小時,因此他們將不得不快刀斬亂麻,並通過司法分流手段去略過一些申請。

政府縱有支援 破產仍激增

美國政府根據《新型冠狀病毒援助、救濟和經濟安全法案》(Coronavirus Aid, Relief, and Economic Security, CARES)所給予的支持,可以讓某些人或者企業免於即時破產,但是許多企業仍將難以履行對其債權人、僱員和供應商的義務。然後他們仍會像上述Neiman Marcus、J.C. Penney以及許多石油企業一樣無力償債。正如盡管政府也在2008年10月的危機中提供了大量經濟援助,但當時的破產案件量也出現了激增。

與許多人的認知相反,破產並不等於着被判「死刑」,尤其是對於那些擁有可靠基礎業務的上市公司而言。對於這些還能賺錢的企業來說,破產並不意味着關閉和清盤。只要有合適的資源,破產法官就可以非常高效地將這類公司改組為具備生存和競爭能力的企業。如在過去的幾十年,大多數美國航空公司都經歷過破產重組並再度實現健康運行。此外,破產允許小企業主(比如倒閉餐館老闆)擺脫原有債務從頭再來。可見維持一個高效的破產制度程序,對美國經濟的健康運行至關重要。

但「人滿為患」的破產法院則會對經濟產生負面影響。首先,破產者需要走過一系列特殊程序,來償還關鍵供應商(有時甚至是僱員)的欠款。如果法院遲遲不做出裁定,這些付款將被延遲,從而導致整個供應鏈陷入混亂。

破產非「死刑」 正常程序助解困

此外,某些破產決定必須即時下達,以便企業獲取並保留足夠的現金以撑到下次支付薪金的時候。本文其中一位作者最近便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當破產法庭變得擁擠時,案件就需要更長的時間來裁定,導致太多的小企業遭清盤,而債權人所能追回的欠款也會更少。

更糟糕的是,從現在起到幾個月後,一直處於破產邊緣的企業將承擔過多債務以致無法有效運營。那些債務纏身的企業通常會拒絕或無力涉足一些前景良好的商業項目,從而進一步減少就業和投資。這類負債纍纍的企業一般可通過破產來迅速重組。但如果法院在從今起六個月內超負荷工作,這一切就不可能實現。

而令事情雪上加霜的是,美國有65%的破產法官年齡大於60歲。出於與新型冠狀病毒相關的健康原因,他們必須遠程工作,因此也無法像以往那樣,召集可以讓債務人和債權人相互商量妥協的「庭內會商」(in-chambers meetings)。

但即使前景黯淡,如歷史按照原來的走向,同時破產申請數量在衰退開始的幾個月後達到頂峰,那麼還存在一個「行動窗口」。但如這次破產的高峰期來得更快,那就真沒有甚麼時間可供揮霍了。

速增破產法官 勿蹈抗疫失誤覆轍

為此,美國國會應當將現有的破產法官和助理人數增加一倍。尤其是議員應設立新的臨時法官職位,重新安排其他聯邦法官的工作內容,並把那些不那麼繁忙法院的破產法官,調派到最需要他們的地方。

上述這些都是一些低成本高回報的措施。盡管司法提名的黨派意味愈來愈濃,可能令一些國會議員有所猶豫,但破產法官是由聯邦上訴法院,而非總統任命的,不需要參議院的批准。黨派關係也不應成為破產法院擴大審判能力的絆腳石。

正如我們從前希望能提前數月增加醫療保健系統,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的能力一樣,審判能力也需要當即得到增強。解決破產案件堆積威脅的最佳方法當然是盡早結束這場公共衞生危機和快速的經濟復甦,但我們目前無法指望這一點。而眼前我們還擁有充足的處理時間,來維護與「病毒檢測試劑盒和呼吸機」同樣重要的商業環境,而我們不應重蹈前者的覆轍,浪費時間。

www.project-syndicate.org

美國可能就要面對數百萬消費者資不抵債、數以千計小型企業倒閉以及多家大型上市公司破產的三連擊,同時許多行業也會面臨破產。(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Ben Iverson 楊百翰大學財政學助理教授
Mark Roe 哈佛大學法學院公司法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20.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