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入港 中美攤牌香港重生?

評論版 2020/05/25

分享:

中國兩會召開,讓香港至為關注者,是中央把國安法在港實施。這無疑是回歸以來,本港政治上最大的震撼,其意義重大影響深遠。這不單是兩地大事,也將是中美、中外關係以至世界的大事,故對其前因後果,必須正確了解。

解法律缺位問題 利平暴制亂

香港回歸逾20年,竟然未為23條立法,令《基本法》全面落實出現大缺口。由於泛民抗拒及林鄭班子的拖延至今,未見有立法計劃,故中央被迫出手。前幾年早有建制派人士提出以國安法在港推行,暫補未有23條立法的法治真空,今次看來中央是採用了類似策略。至此,23條立法已暫無很大緊迫感,今後按《基本法》條文仍應立法,但內容也基本定了。

國安法入港,有利平暴制亂;最近港府雖捉了黎智英等人,卻只能從刑事及非政治化層次入罪,反而最重要的勾結外敵等叛國重罪,卻無從控告。這種法律缺位的問題將可基本解決:「漢奸」是可予入罪了。

香港回歸2.0 可發展真正民主

國安法入港對香港政治及其他方面的前景,均有重大意義,可說是香港歷史上的一個關鍵性轉折點。這將重塑香港的政治生態,並保障了愛國人士治港的基本原則。在這新基礎上,香港的社會及經濟發展也有了新的希望和新的機遇。在政治上對香港及內地來說,有幾點尤為重要:

(一)香港有了真正的回歸。之前的回歸為1.0階段,中央幾乎控制不了大局,外國勢力插手日益囂張,漢奸也可招搖過市。今後的回歸2.0階段,將不會容許上述情景再現。

(二)香港可以真正落實「一國兩制」。本來「兩制」在「一國」下要互相信任、包容,互助並通過協調,並肩發展,共同進步,但這在反對派的搗亂下,根本不可能實現,他們借「兩制」來衝擊「一國」,導致內耗不斷升級。

與反對派所說的「國安法是退回一國一制」相反,如今「一國兩制」獲得了新生命、新活力,終可發揮其應有作用。由此,「一國兩制」的實踐,有了根本性的改革及重大改善,將由「一國兩制」1.0,升級為「一國兩制」2.0。

(三)香港可以發展真正的民主。《基本法》寫明最終有普選,允許香港走一條與內地政制的不同發展之路,而回歸以來,中央亦逐步放寬各種選舉限制,包括曾允許2017年特首普選,按部就班地走向民主化。但泛民人士卻騎劫了民主運動,把其綁在反共戰車上,並做了西方反華的內應,實是對民主的重大褻瀆,更以「假普選」為由,扼殺了普選特首的機會。騎劫者被清除後,香港的民主化可重新上路,為中國及東方民主發展探索。目前西方的資本主義及民主政制已走到末路,東方的新民主道路探索,對人類文明發展將有更重大的意義。

西方必有反彈 不能盲目樂觀

以上三個「真正」,可為香港帶來新生,但卻仍不能盲目樂觀,因為:

(一)國安法入港實施還要經過磨合及適應時期,技術性問題須予解決。

(二)反對派人士必不甘失敗,亦不會輕易罷休,或會發動大規模及血腥的抗爭行動,甚至進行恐怖主義及武裝鬥爭活動。香港警方尤須有所準備。

其實反對派為「奪權」,特別是臨近的立法會選舉,早有計劃大幹一場,這次只是把計劃拉前和加碼,進行最後決戰。中央「引蛇出洞」的好處,是可一網打盡和早點解決矛盾,長痛不如短痛。

(三)西方國家必會有強烈反應,除抗議、譴責外還會有制裁動作。無論如何,中美間的修昔底德鬥爭早晚要來個對決,這很可能就由香港事態啟動。美國遏華的新冷戰已全面鋪開,特朗普還說要全面中止對華關係,因此美國必不放過香港事態,作為全力遏華藉口。長痛不如短痛,中美對決不如就由香港開始。

180年前的庚子年發生了鴉片戰爭失去香港,120年前的庚子年又發生了八國聯軍。冤有頭債有主,如果美國及西方想重演過去的霸道,就看看這個庚子年的中國是甚麼樣的。

牽動地緣政治 中央做足準備

因此,香港國安法事件的地緣政治意義極大:

(一)中美關係要破裂了。觸發的本以為會是台海問題,現在有可能變為香港問題。香港在中國近代史的關鍵時刻,每扮演關鍵角色,這次又中了。

(二)解決台海問題的制約,主要是中國還不想與美國攤牌,但現時在香港攤了,就要看看美國會怎樣?很可能武統台灣的最大障礙美國因素清除了。中央對此似已做足準備,熱戰、核戰都預計在內。總之,未來數月,香港以至世界都不會平靜。

國安法入港,可說是香港歷史上的一個關鍵轉折點,將重塑香港政治生態,香港的社會及經濟發展也有了新的希望和機遇。(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